非人类的性与爱——《性别战争》书评

妙趣横生的一本书。

单看书名的话,会误以为这是一部讲女权的书。再看副标题:《Dr.Tatiana给全球生物的性建议》,又是一头雾水:给谁性建议?为什么要给?性建议和性别战争是什么关系?翻开书从译者序开始看,看到“生物进化”和“有趣”在一句中,我是条件反射地头皮发麻。然而看到译者说自己在翻译时“嘎嘎大笑”,又不由得好奇起了这本似乎讲的是生物行为的书是哪里有趣了。

我通常是喜欢看作者自序或是后记的,作者常常会陈述写作背景、在写作过程中经历的事、对本书内容的概括和导读,有时还会说一说发行背后的故事。有很多时候我会跳过导读(尤其是长篇大论的那种),等看完全书之后再回过头来看。但往往又觉得那些关于书籍内容背后的故事,有时候比书本身还要有趣。

这本书讲述的也正是生物性行为背后的故事:为什么园丁鸟要装修“凉亭”?为什么雄性赤背蜘蛛心甘情愿被吃掉?为什么有些物种会近亲繁殖或者有同性恋行为?

作为一个看到细胞、染色体之类的词汇就想跳过的人,惊奇地发现在看这本书的过程中,我完全没有因为诸如此类的原因合上书,而是一动不动地拿着书坐在沙发上看完,并且与译者一样,发出“嘎嘎大笑”。作者将专业性的知识融会贯通地梳理表达出来,又凭借极佳的讲故事能力让艰涩的部分变得易读性极强——我愿意多看一些这样可靠又有趣的读物。

在Dr.Tatiana的笔下,一个个陌生的物种或是怀疑雌性爱的是蜂蜡而不是它自己(黄腰响蜜鴷),或是在为自己的自慰纵欲感到焦虑(非洲象),又或者是专程来信抗议作者“鼓吹恶心的事”,坚决捍卫家庭价值观(黑鹫)。

每一封短信都好像代表着一个真实的烦恼——当注意到很多烦恼同样或者稍作变动就发生在人类社会中时,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将之代入人类的生活与选择。而这些被人格化的生物在性行为中会发生的事,很多又实际上与人类相差甚远(哪有女性会在交配之后或者之前就将男人吃掉,又哪有男性心甘情愿地作为女性的食物、只为繁衍后代呢——当然,不算比喻)

这种有些血淋淋的差别,又很容易让读者在距离拉近之后蓦地惊醒,想起来自己所观看的其实并非是人类的生活,而属于那些我们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非人生命。

但是,估计不少人在看的过程中,都会因为书中的描写太过人格化而延伸考虑到女权、人类中的男女性关系、繁衍的目的、道德与天性、社会的演变等等话题。我在初读笔记中提出的问题是:非人生物性行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繁衍后代,留存基因。通过物竞天择,使得更优秀的基因传递下去。

而人类的性行为,如果彻底摆脱繁衍的目的,性行为仅仅是出于本身的需要:爱或快感。当这一天到来时,会改变什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