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喷喷的利津水煎包

     

      香喷喷的利津水煎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于土生土长的东营人来说,没有哪一种食物,会如此的芳香诱人,并且绵延近百年而香味不绝;没有哪一种记忆,如犁耕刀刻般植根于我们脑海,让我们虽然远在千里之外的异乡提起它也立马有了共同语言。

这种美食美味就是东营的特产—利津水煎包。

1982年我们家倾尽所有加上东拼西凑终于盖起了七间土坯房。之后整个春天留给我的感觉就是饥饿,常常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父母都去干活了,哥哥出去玩了,我和妹妹坐在家里,家徒四壁的环境象极了我们空空的肚子。妹妹说,哥,我饿。我说,忍忍,咱娘去割荆条(可编篮子和筐的野生植物,俗称红柳)了,下午换点钱付窝集上能给咱们买打包子吃(水煎包的本地叫法)。妹妹说,你一说打包子我更饿了。我说,那就躺下睡觉,不活动就不会饿,象咱哥哥那样疯跑肯定中午会饿得走不回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时候根本睡不着,不由地暗暗恨起付窝“国营饭店”里的“国营”来了。周围叫“国营”的孩子那么多,凭什么就他们家开那么大个饭店?还四九(阴历初四初九)集上卖水煎包?那馋人的美食,出锅时带着热腾腾的香气,松软的面,焦黄的咖,碧绿的韭菜馅,未入口早已垂涎三尺。这个叫“国营”的孩子,岂不天天要吃水煎包!抽空我们叫上几个人好好地教训他一顿,看看是我们吃棒子面窝头的孩子骨头硬还是吃水煎包孩子的骨头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归想,是没有什么用处的。饥饿象讨厌的苍蝇萦绕在身旁,赶也赶不走。每逢付窝集都是我们孩子的重大节日。估计母亲赶集快到家的时候,我们几个都伸长脖子等着,就是为了能够吃到从“国营饭店”买来、用油纸包着的那几个水煎包!周围都传我们一小队的王队长和别人打赌一顿竟然吃了一整锅打包子(那时一锅72个,高中时我能吃20多个,现在充其量也就吃8个)!那岂不要几天不用再吃饭了啊?并且一分钱也没有花,真是做的划算好买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八岁那年秋天,哥哥早晨蒙蒙亮就和小伙伴走着去“大城市”陈庄镇赶庙会去了。吃完早饭,妹妹也缠着要去陈庄赶会,最后母亲给了我五毛钱(给哥哥了一块),让我领着妹妹去。我们家到陈庄镇有25里路,哥哥他们象猴子样绕索镇村走韩南村能近几里路,我根本不认识路,只知道从付窝往西往南就是陈庄庙会。五岁的妹妹才到付窝就走不动了,只好到了“国营饭店”买了10个包子回家,心里充满了巨大的成就感。路上一人吃了两个,回家又各吃一了个,留了四个给爹娘。忍不住馋虫只好盖上锅锁上门出去玩了。爹娘回到家啥也没有说,包子一个也没有吃,好象哭了的样子。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利津水煎包已经成为很大众化的食物,但我依然能够时时嗅出儿时的馨香,有时忍不住掉下眼泪,这种感觉是外地人无法理解的。前几天高中同学聚会,有几个还记得高考之后,我用所有的积蓄在陈庄镇粮所饭店请他们吃的那顿水煎包!

利津水煎包,我眼里永远的贵族!也愿我这篇小文章随你一起飘香四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黄其军

      作于2017年7月13日 (古历六月二十),发表于《东营周刊》2017年第32期。

    文中照片来源于网络,对作者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


近期同类文章链接:

棋语人生

伯乐相马有感(二)

伯乐相马(一)

放羊娃的天空

《简书》初学者的我26天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