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非道篇 风雨三千路,不负少年心!

01

剑非道的出场,绝对是一个三观最正的青年。阳光善良,努力学习,致力于两境和平,是游侠之首。当然,在霹雳缺乏恋爱智商的年代,最重要一点,性取向也正常。

看到他,大多数人都会浮现出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他阳光帅气,善良单纯,正直勇敢,翩翩然好似画中走出的一般。是不是像极了某个时候的自己。

喜欢他的人,抛开长得帅以外,能看到他的善良正直,简单而深情。

不喜欢他的人,有时真想骂他,你他娘都几百岁的人了,怎么还这般天真,别人说什么,你就信。

作为男人,他绝对是令人嫉妒的存在。大部分男人生活的理想状态就是,年少有为不自卑,腰缠万贯有人陪,长得好看,染不染发都无所谓。除了颜值男神水准以外,关键他还拥有霹雳至今唯一一座会飞的不动产——太上府的地契。

可惜我不是流苏晚晴,不然就以身相许!

02

他不擅言辞,也不苟言笑,他从不会比下剪刀手,来个自拍,发下朋友圈;他不会抱怨,也不会认怂,就连你叫他用道剑相忘给你削苹果,他也不会跳起来说:“尼玛,为什么又是我?不让倦胖拿天鞘晨曦给你削。”

倦收天:剑非道,比剑!

他总是尽己所能,一本正经,却也总在不经意间耍帅,能力很强,却也不被很多人接受,也间接诠释了什么是不遭人嫉是庸才。

云古道渊之主崇玉旨说:他那么牛逼,道门不需要那么牛逼的人。

文载龙渊应无骞应总说:他这个同志呀,不搞笑,我这个总裁都已经腹黑冰山脸。他来的话,那不就是冰冰碰面,俗话说,零度以下无基情,而是生存,是你死我活。

释大千说:他谈恋爱太高调,惹得佛门上下动了凡心可不好。都去撩妹泡妞,谁来念经敲钟,反正我不去,谁去谁傻逼。

于是就这样,他虽然志当存高远,但儒道释三教都不中意他,从此他就这么与这个江湖格格不入。

就连和他自己一路奋斗而来的人(那些曾经决定一起勇闯天涯,参加百器决的人),也都不爱和他玩。

一类呢是因为他太正经了,如果给他讲段子,指不定顶你一句:你这流盲,老司机,让你下不了台。

另一类呢,大多心里在想:

为什么他能活出自己所期盼的那样,当着CEO,睡过白富美,朝着人生巅峰而行。人性总有不堪的一面,见不得别人好,私心与生俱来,于是这一类都想要毁了他。

还记得那个火葬金鱼的男孩吗?慢慢的从火葬的初衷变成烤鱼了。

所以我们大多人就是哪个小男孩。走着走着,早已经忘记了原来自己的路,也经受不住鱼香的诱惑,而最后,看见能经受外界诱惑,火葬鱼的男孩时,你我多数人的反应往往不是追思与认同,而先是扔了一地的嘲讽,然后更多的是鸡蛋与不屑,嘴中也许还义正言辞,这个傻帽。

所以他的一路并不平坦,注定了蜿蜒曲折。

我们许多人,都曾经和他一样,一样拥有梦想,一样善良阳光。

可是走着走着,梦想走散了,阳光不见了,善良沉寂了。我们变得事故了,变得不那么想当然了,内心时时感叹:社会好复杂,套路真的深!

不敢扶老太太过马路,不敢热心助人,甚至不敢用真心待人。见过太多失望,拿什么拥抱梦想。


03

谈到他,一定会记得他的爱情,他的爱情,凄美而伤感。

剑非道一向少言,虽然他风姿清卓,珞珞出群。事实证明,长得帅也并没有消除烦恼的功能,该郁闷一样郁闷,忧伤一样忧伤,一样也跑不了。

他的愁绪烦恼,他没有对天极,地限两位师尊说,也没有向他的好友任平生说,却在不知名何时对她说了。

这也许就是爱情,至少是爱情的开始。

一般完美的爱情需要合适的土壤与环境才能滋生。要不是那冰冷的地窖和天山童老,你指望虚大公子能主动泡妞,就算真见到银川公主,顶多一句,阿弥陀佛,就此别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同样,剑非道的爱情环境,先来看看他的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几乎都是老头子,老头子也就算了,全是单身汪,普通单身汪也就认了,还是资深级别,用道友的话就是,以前是单身汪,昨天是哮天犬,如今已成申公豹。在他们眼里,爱情算个屁。所以他们不可能给他感情上的有效建议,更别说撒他一地狗粮。

任平生:怪我没好好恋爱,分享经验

任平生一驴友;毓逍遥,整天调戏我们君奉天,跟在后面跑,而且还时不时一经潇洒,就吃不饱;剑子仙迹,腹黑老头,在你有可能想着520去表白的时候,他内心可能在默念,你去谈恋爱,我上哪找个能干听话又有礼貌的乖宝宝替我分担工作。内心默念三遍,260,260,260祝你回归260。

天极,地限,虽然是合格的父母型人物,但也不是能够分享心事的人。都说吐槽对象不对,烦恼会加倍。所以剑非道身边缺少可以倾诉的对象。

你也许会说,这几人是发生在他恋爱之后结识。但也足以说明,他是孤独的,长时间的孤独于行,他的梦想理念急需要有人共鸣与认同。

在这种情况下,流苏洞天月色撩人,一个三观相合,性格爽朗温柔,和他一样天真的女子渐渐走进他的心,让他就此沉溺。

但是江湖,原来它不光拥有浪漫不羁的夜晚,同样充斥着刀光剑影,勾心斗角的不堪。

04

幽都关前情殉道,仙乡路中松迎雪。

他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难以圆满,他始终与这个江湖格格不入。一个想改变世界而不想被世界改变的人,想温暖一个薄情充满算计的年代,他的结局已然注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所以结果:

"月白流苏向晚晴,不负相思不负卿"誓言依旧,而他的深情终究只能是与岁月终老。

回首从来断肠处,君应有憾在心头。

从古至今哪一段的刻骨铭心,不是伴随遗憾而生。

封魔岩完成之后,复苏的剑非道,却只是寄人间白头的看客,更要带着他与流苏晚晴两个人共同的心愿走下去。

此后人间,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从此天涯远逝,再也回不去有你相伴的岁月。就算在踏上那流苏如故的天地,此心安放何处?归去的路,倩影杳杳不知何期,枫叶翩翩已然无你。

一把玉笛,道不尽我心悠悠;

半生风雪,葬了谁的等候。

道剑相忘,却从未有忘。

我是一株永不凋零的羽松,生长在炽热的南国,等一场飞雪。

南国无雪,可你仍是我所愿等候的那唯一一场飞雪。

万般追寻,只余残梦,愿他生相逢,我依旧善良,你依旧热情。

05

他的简单真诚,有别于邃无端的纯粹,也不同于最光阴的坦然。他心怀宏愿,即使看遍了虚伪冷漠,却仍守着那份纯然天真。

他是幸运的,情不错付,爱不辜负,志存高远,惟愿而已。他拥有红颜,也不缺知己,人生好似不缺什么,唯一缺少,估计就是简单平凡。

他是不幸的,爱他的人与他爱的人一一逝去,枫雪凄艳中,挚友凋零,红颜逝去,师恩难还。历尽千般,而唯一不变的,是他那颗炽热而善良的侠心,风雨路三千,不负少年心。如同他一般,勇敢坚定,从未迷茫。

他谢幕时,毕生所愿,也未能实现。他期望的和平侠义,也终成空谈。一颗少年热忱的心,着实让人心疼。

向道偶题人间事,一笛一剑一昆仑

不知多少年后,沿着岁月轮廓,我们仿佛也能看到那样一个少年,一袭白衣,一把玉笛,伫立在一片白茫茫的飞雪中,身影孤单,眼神却那般坚定从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