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31祈祷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30善意与爱


该前进还是该停止。

人们总是因为这两个选项而困扰,无论选择哪一个,都会感到后悔。

……

真海挣扎着起来换了衣服,然后走到伊堇病房里,沉稳气息对医生说:“请做手术吧医生——时间已经不多了。”

医生惊讶的看向真海:“现在伊堇的这个状态,要怎么进行手术——你自己的情况看起来也需要休息啊。”

真海说:“伊堇不仅患有进行性要素性障碍,还患有嗜睡性脑炎——”

回杉站在旁边出声:“那是什么病?”

医生解释说道:“患有嗜睡性脑炎的人很可能多年沉睡不醒,是直接威胁到人性命安全的疾病。”

真海看向望月和回杉说:“请你们两位世交去说服伊董事长——伊堇手术再不做我担心自己没有时间了。”

真海和望月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好。”

两人便离开了病房驾驶着快速飞行器前往了伊家。

真海看着伊堇沉睡面容想着:她正孤身站在茫茫浓雾之中——如果不管不问,她就会渐渐看不清东西,听不见声音。

岳遥不由得出声喊了一声:“伊堇——”

一位护士推开了病房门,轻轻放低声音柔声问道:“不好意思啊——请问白真海小姐是哪位?”

真海举手示意说:“我是——”

然后护士小姐领着一位优雅端庄的中年女人进了病房——女人正是真海的母亲。

真海母亲走到真海面前,真海没有回头只是自言自语说:“我想有时候人也会想要逃跑吧——但是正是在那里隐藏着活下去的意义。”

……

医院外面的草坪上,真海母亲和真海坐在一棵大榕树下,真海母亲微笑着看着天空,然后笑着说道:“是伊川哭着拜托我来这里的——那孩子在我面前止不住的大滴流着眼泪——果然是很担心你啊。”

真海说:“伊川他——这样啊。”

真海母亲点点头,然后像是有些娇嗔似的对真海说道:“你实在是太任性了——和你父亲一样呢。你们都太自私了。”

真海不由得问道:“我和父亲很自私吗?为什么?”

真海母亲说:“你也是——你父亲也是,总是瞎逞能,做大家眼中的好人。但是——你们总是不考虑身边最亲近的人。你们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家人的心情——为了别人丝毫不考虑自己身体,你父亲居然把肾给了你舅舅,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啊——真是自私啊。”

真海母亲越说情绪越激动:“把最爱的人放在第一位,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难道你们父女俩连这种事情都想不明白吗?!笨蛋!笨蛋父女俩!!!”

真海看着母亲第一次这样对着自己吐露心声,忽然灿烂笑了出来,那一脸开心像是久违了母爱孩子得到了奖励。

真海母亲无奈,伸出手轻柔理了理真海额前乱发,然后闭着眼睛感叹说道:“不要用笑容来敷衍我——就像你爸爸一样让我感到难过啊。”

真海走了两步,还是抑制不住上扬嘴角,只好对着母亲说道:“实在是对不起啊——我确实是一个笨蛋啊。不对——我以前是一个笨蛋啊。我想要母亲你抱抱我,所以一直想要变聪明,因为——你是我最爱的妈妈啊。虽然你问过我,你对我这么过分,我为什么还是想要见你,因为——你是我最爱的妈妈啊。”

真海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母亲说:“对不起——”

真海母亲问:“为什么要道歉——”

真海微笑着看向母亲说:“妈妈其实也想抱抱我吧——或者其实妈妈更想被拥抱吧。”

真海说完轻轻的抱住了母亲,然后在母亲耳边轻声说着:“听我说对不起——以及谢谢您。”

母亲靠在了真海肩膀上忽然泣不成声。真海母亲抱紧了自己的孩子——真海啊妈妈其实很爱你。

真海与母亲坐在榕树下就这样抱在一起,很久很久也不想分开,直到真海幸福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看来时间也许真的不多了。

……

伊帝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贺雪:“我准备给小堇做手术了——由两名专业医师主刀,和真海那孩子一起完成这场手术。”

伊川惊讶的看向伊帝:“父亲——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我为什么不知道?!”

伊帝说:“如果真海救了伊堇,那么也可以看做是F-Megan-β救了小堇,这样我们一开始的研究也就算是勉强成功了吧。”

……

何幸坐在游乐园汉堡店里问老板:“什么啊——老爷爷你真的要关上这家汉堡店啊——明明这么好吃来着啊。”

老爷爷点点头笑着说:“是啊——毕竟我也上年纪了吗。”

何幸嬉皮笑脸摇摇手:“哪有啊——你明明看起来还很年轻嘛!那有什么上年纪了这种不吉利的话啦!”

何幸接过了两个大汉堡和两杯冰可乐,老爷爷很高兴的说:“总之谢谢你一直来光顾啦——听到有人说我年轻我还是很高兴啊哈哈哈——”

何幸放下大汉堡和冰可乐,坐在露天座位上看着天空:“有没有搞错啊——连这个汉堡也是最后一次吃了啊!”

岳遥拿过来自己那份汉堡和可乐,岳遥咬了一口大汉堡,然后吸了一口冰可乐,叹息着:“是啊——”

何幸也大大咬了一口汉堡,惊叹着:“真好吃啊——”

何幸比了一个大拇指给老爷爷:“手艺还是挺好啊——”

何幸看了岳遥一眼:“你也挺那什么——好像对于真海和伊堇事情也变得冷静多了啊——”

岳遥点点头微笑说道:“因为真海紧要关头还是来了啊——我很感谢真海啊。”

何幸点点头表示了解:“我知道你希望真海她能治好伊堇身上疾病——可是如果你要是期望值太高了,说不定反而会给真海造成压力啊——”

岳遥充满自信说:“没事的——因为我十分百分千分万分相信——真海一定可以治好伊堇!”

何幸看了一眼岳遥的充满欣慰的侧脸——想要说的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

何幸只是心中祈祷着:真海也要好好活着——好好渡过难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