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二十六章 藏山深处藏玄机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18 21:36* 字数 3447
第二十六章

文/唐妈

“师父!师父!我是黎丘,我是黎丘!”黎丘睁大了眼睛,盯着出现在暖玉中的师父,激动地脸都红了。

清远本是宿醉未醒,头痛难忍,这会儿看到黎丘,顿时神清气爽了。他想伸手摸摸黎丘的头发,却发现两人隔了何止千里,只能笑着点点头:“黎丘,师父看到了。你这几日在做什么?可已到了京城?”

黎丘趴到床上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着暖玉:“我和蘑菇在临江,住在临江王府里。”黎丘絮絮叨叨地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讲了一遍,说到那件狐裘的时候眸子忽然暗了下来。

“师父,我要替我爹娘报仇。”黎丘咬牙切齿,声音却带着一丝哽咽。

清远心里一阵难受,当年捡来黎丘不过时一时兴起,这么多年过去,这孩子已经成了自己生命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他所有的不开心在自己这里都会放大数倍。可是现在看着黎丘满眼的伤心和痛苦,自己却不在他身边。他忽然有点后悔当初怎么没一掌劈了那东海郡王,也好过今日里让黎丘这般伤心。

黎丘见师父不说话,以为自己太聒噪了,小心翼翼地问:“师父,你在听我说吗?”

“在听。黎丘,此事你不可鲁莽。那临江王与你爹娘该是有一段渊源的,公道自由天断,你切不可莽撞行事,坏了修为。有事一定要同师父说知道吗?这几日师父不在你身边,你要多同墨谷商量,听他安排。”

“哦,我知道了。”黎丘无精打采地趴到床上,嘴巴噘的老高。

清远知道黎丘这是生气了,可是他气鼓鼓的样子又把自己逗的忍俊不禁,不由笑出了声。

黎丘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师父!你太讨厌了!我心情不好你不安慰我,还笑话我。枉我这几天还想你了,不理你了。”

清远连忙忍住笑:“好好好,不笑不笑,师父是为了你好。”

“师父,你多会儿过来找我啊?”

清远沉吟了一声:“我过几日需要去昆仑山一趟,怕是还得耽搁几日。这边事情一完,我就过去找你。”

“哦,那好吧。”

黎丘把暖玉放回胸口,有点气闷。还要多久才能见到师父呢?

自从墨谷和黎丘住下以后,两人就借着为临江王化解血光之灾的机会,将王府内大小房间转了个遍,却未发现临江王造反的蛛丝马迹。几日下来,黎丘就失去了耐心,变得烦躁起来。

这日两人又趁着夜色在王府打探了一圈,已是子时,整个王府静悄悄的,除了偶尔能看到整齐划一的家丁列队走过,连只野猫都看不到。两人又细心地翻找了一遍,一无所获。黎丘泄气地坐在桌边,端起凉茶猛灌了几口:“蘑菇,我们是不是猜错了?这临江王根本就没有谋反之意?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啊?”

墨谷眉头紧锁。难道真是自己猜错了?不可能!抛去坊间传说,单是这王府的吃穿用度就可看出这临江王赵晋的野心,何况这父子俩到处招揽能人异士,若是没有反心,反倒是不正常了呢。

“黎丘,如果你是这赵晋,会把证据放在什么地方?”

黎丘愣了一下:“我肯定不会留下一丝一毫证据啊,我傻啊,留下把柄被人拿。”

黎丘说完,两人均是一愣。对啊,谁会把证据放在那里等人去找呢?

黎丘不耐烦地拍了下桌子:“管他造反与否,我这就去一剑砍了他,为我爹娘报仇!做了鬼,我到要看他如何造反,你也不用为你那皇兄担心了。”

墨谷一把拽住往外冲的黎丘:“黎丘!不许胡闹!”

黎丘眼睛通红:“放开我!让我去!”

墨谷急的满头大汗,这死小孩,怎么这么鲁莽?清远上仙一再交代自己看好了这孩子,可千万不能在自己这里出了差池。

“黎丘,你听我说。咱们刚才的推测是不成立的,你看这王府之内,吃穿用度皆是按照皇家礼制来的,可见赵晋此人也是个猖狂之人。这样的人,不可能不留下痕迹,一定还有咱们没想到的地方。你千万不可以冲动!”

黎丘甩开墨谷的手,气呼呼地坐回了桌边:“那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地方没想到啊?”

墨谷凝神想了一会儿,实在没有头绪。到底在哪儿呢?

两人一夜未睡,天快亮的时候才分头歇下了。刚睡着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墨谷掀起被子下了地,装作早起的样子,伸着懒腰出了房间,伸手拦住了一个跑过来的丫鬟。

“姑娘,不知这王府中大清早的为何这般吵闹?”

丫鬟是赵赫院子里的,只知道世子隔壁这院子住了两位神通广大的活神仙,却不知道是这般年轻的人物,一时红了脸,想也不想地答道:“世子今日要帮王爷去藏山赏雪,路途远了些,所以需要早起。打扰公子休息了。”

墨谷露出个好看的笑容:“没事没事,我本来也起来了。姑娘快去忙吧。”

墨谷朝站在隔壁门口的黎丘露出个灿烂的笑容:“白丘,今日我们也出去逛一逛吧。”西北风刮得人脸生疼,这败家子会在这样的天气去赏雪?狗都不信啊。

赵赫十分对得起纨绔子弟这个称号,不过一个时辰的路程,他就带了数十人的随从,自己则乘的是马车,车上随性的还有四个贴身的丫鬟,就是进京上任的高官也未有过这样的排场。

黎丘和墨谷远远地跟在车队后面,被这小子的穷奢极欲搞得直皱眉头。人数太多,一个时辰的路走了两个时辰才到。这藏山乃是临江附近的一座有名的景点,风景秀丽,而最为出名的则是这里的地形,层峦叠嶂,九曲十八弯,若没有相熟的人领路,必定会迷路。

黎丘和墨谷站在高处看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开进了藏山腹地,对视一眼:这里确实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赵赫的人马走到第一个出现的关卡时就被拦了下来。守卫毕恭毕敬地朝世子赵赫行了礼:“世子,王爷有令,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

赵赫从马车里跳出来,冲身后的人挥了挥手:“你们就在这儿候着吧。”说罢跳上守卫牵来的一匹马,往里行去。

黎丘墨谷二人隐去身形,尾随了进去。一过了关卡,两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条山谷乃是藏山之中一条,从外面看来,与其他山谷并无不一样的地方,进来之后,却别有洞天。山谷是个葫芦形,口小肚大,越往里面空间越大,绝对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第一道关卡设的颇为简陋,往里行了不过百步,迎面就是一座巨大的城楼,城楼之上有重兵把守。那赵赫从怀里掏出一物,守卫仔细验过了,才打开了城门。

巨大的城门打开时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城门之后传出了震天的士兵操练的声音,一队训练有素的兵士站在城门之后,身上的铁甲在惨白的阳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光,墨谷的心沉了下去。

坊间传说,临江王入京后,旧部留在东海郡镇守,并未进京,今日一见,墨谷只剩下一声冷笑。他终于知道为何临江王那般嚣张,敢用九龙照壁,敢情人家有持无恐啊。看来皇兄该是早就知晓了这临江王旧部未老老实实留在东海,所以才会对赵晋如此纵容吧。

领头的将领浓眉阔脸,没有下马,只是为赵赫让开路,做了个请的手势。赵赫看来颇为不满,瞪了那人一眼,率先往城里走去。

城中依山而建了许多建筑,高低起伏,只留下中间的一大片空地作为操练之地。墨谷默默地观察了一下房屋的数量,初步估计这里驻扎不下十万大军。他打了个冷战,如果不是自己来的及时,发现了这个地方,那皇兄怕是真要做个憋屈的亡国之君了吧。

赵赫此行是替父亲验收塞北新买回的战马,直接冲着那边去了。墨谷带着黎丘在这城中转了一圈,越转越心惊。此地不光有军队,还有数不清的武器,墨谷甚至看到了十多门火炮。而地势高的地方则堆满了粮草,可见这赵晋绝对是图谋已久,而起事也就在近日了。看来自己之前想的太简单了,现在即便皇兄有了赵晋要造反的证据,单单是这里的十万大军,怕就不是好相与的。看来得从长计议了。

校场中央,身披坚甲的军士正在操练,校场的右侧却是一片草料场,旁边就是赵赫此行的目的地:军马营。墨谷和黎丘潜行过去,却见赵赫正在趾高气扬地教训人。

赵赫穿了一件深色的貂皮大氅,双手拢在袖口中,倨傲地抬着下巴:“卢俊,胆子不小啊,未经我同意就敢私自调人到这军马营来!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么!”赵赫抬脚把跪在地上的卢俊一脚踹翻在地,大声呵斥道。

那被踹翻的人正是之前在城门口未下马的浓眉大汉,这会儿被如此羞辱,眼中闪过屈辱和愤慨,却依旧还是爬起来重新跪了回去:“末将不敢。实在是这塞北军马金贵,我看人手不够,这才向赵将军借了几人过来。”

赵赫冷笑一声,抬脚又把人踹到了一边,还一脚踩在那卢俊胸口,低下头戏谑地看着躺在地上脸脖子粗的男人:“哟,还敢顶嘴了?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我赵家的一条家犬,见了本世子竟然敢不下马迎接!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罢狠狠在卢俊胸口踩了一脚,直接把人踩出一口血来。

周围围着的大部分都是这卢俊的手下,看自家将军被如此侮辱,都捏紧了拳头,怒目而视。

赵赫轻蔑地看了周围的人一圈,冷哼了一声:“怎么?不服气?别忘了你们吃的是谁家的饭!领的是谁家的军饷!哼!”一扭身甩袖而去。

卢俊被自己的手下扶了起来,咳出几口鲜血,将铠甲染得血红一片,他把扶着自己的人推开,抬手抹了一把嘴边的血迹,朝地上狠狠吐了口血唾沫,望着赵赫离去方向的双目燃烧着刻骨的愤怒和恨意。

墨谷没有跟着赵赫离开,反而看着一脸不甘的卢俊,若有所思。

上一章    目录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