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7)

第七章 雇主夫人

缘定三生封面.jpg

缘定三生目录、简介
转眼数年,山还是那山,佛还是那佛,却未见那破烂衣衫的老道士。我支走了紧跟不放的下人,单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丫鬟,围着寺庙徐徐地走着。今天,我带了块价值连城的玉佩,毕竟有求于人的事情,总要付出些代价的。

转了一圈,依旧没看到人,我又往那没人的后山走去。以前来拜佛时,我和寻常人一样都是去往主峰上的大殿,这后山虽也瞥见过,却没生出丝毫想去的意愿,无非是和主峰简直判若两地的原因罢了。主峰是在在周遭郁郁葱葱之中的一座宏宇高楼,那金光闪闪的寺庙总是人声鼎沸。而这后山,却显得清冷太多了,只有寥寥几颗快要枯死的松树且杂草丛生,山顶唯有一座脱落颜色的小亭子而已,就连上山的石阶也应是多年未有人修缮,爬起来甚是艰难。好不容易到达山顶,我正要去那亭中休息一下,却听见不远传来一阵阵爆喝声……

“打死你这偷吃斋菜的叫花子!”

“天天在门口对来祭拜的施主们胡言乱语!”

“要不是方丈怕出事,早打断你腿了!”

只见一群小沙弥正围成一圈殴打着谁,表情里哪还有平日里的慈眉善目,反倒是似是凶神恶煞般的屠夫一般。勃颈处个个青筋暴露,手上的力道更是没有半点留手的样子,好在看上去这些小沙弥都不是习武之人,不然这哪里叫殴打,分明就是屠杀了。而那被殴打之人却没有半点惨嚎声传出……

“哈哈哈……啊哈哈……酒肉亦可穿肠过,糟糠好比美珍馐。千金嗟来饱私囊,试问佛祖可知羞?”

我一听那熟悉的声音,赶忙上前喝到:“这就是佛门弟子该做的事情吗?请你们方丈来!”

那些个小沙弥停手朝这边看来,定是认出我不是普通草芥之民,赶忙一个个灰溜溜的跑了。而那被殴打之人,待我定睛一看,果然是当年的老道士。

“咳咳……咳咳……”但见那老道士看到小沙弥们跑远了,这才呕出一口黑血,不住地咳嗽起来,看来之前的语气轻松全是嘴硬来着。他起身拍打了些尘土,就要鞠躬道谢,一抬眼看到是我,干裂的嘴角向上一咧,漏出满口的黄牙,嘿嘿一笑道:“我当是哪位救命恩人,原来是你啊!”说完,他居然把鞠到一半的躬给收了回去,不再理会我,而是四处寻觅的找到了被丢在一旁的酒壶,径直靠坐在了一处岩石旁,抹了把嘴上的血,翘着二郎腿喝起酒来。

“哪来的叫花子,我家夫人方才救你一命,却遭你这般态度,当真是讨打!”我身后的丫鬟自然见不得别人对我无理,登时便啐了一口。

“不要无理!”我却是赶忙制止了她,走到那老道士身前,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才语气诚恳的道:“数年之后,又见到老仙人实在有幸,不知可否再帮妾身化解一番?”

“嗯?”那老道士抬眼看了我一眼,放下酒壶,笑嘻嘻的回道:“夫人,你怎知道,我要给你化解?”

“这……”我一时语塞,赶忙掏出提前准备好的玉佩,递过去道:“这是上好的和田玉,我猜老神仙看不上凡物,还请您勉强笑纳……”

“凡物?什么是凡物?有酒有菜最自在不知道吗?”那老道士却没有接过玉佩,用不屑的眼神肆意打量着我,接着说道:“贫道自然知道夫人所为何事而来,可这化解嘛,却是有违天意啊!”说完还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我一看有戏,登时便跪了下来,磕头道:“老神仙莫要推脱了,此番厚颜求您帮忙,自知无以回报,可若是今后有任何事情需要妾身,定愿倾尽所有!”说完,我抬头发现那老道士依旧没有改意的样子,顿时一股子无力感传来,多年积压的抑郁不由爆发出来,眼泪自脸颊滚滚而下,凄凉道:“妾身如今过着未亡人的生活,每日见到夫君却好似陌路人一般,这样的生活心如刀割、如坠油锅、生不如死!还请老神仙救妾身一命啊!”

“哎……罢了,罢了!”那老道士将目光挪到我脸上,定睛看了一阵子,估计是看出我并非装模作样,便长叹一声,放下酒壶盘腿坐正道:“念在你刚才救老朽一命的份上,老朽就给你讲个故事,至于能帮你多少,就看你的造化和天意了!”说完,他居然偷瞟了一眼天空,好似真怕有雷劈下来一般。

我见他这般说话,赶忙竖起了耳朵,暗自打算将内容一字一句的记在脑中。世人皆知,这些个高人说话多是婉转扭捏,需要自己回头好好揣摩。谁想,接下来,那老道士的故事居然如此让人意外。

相传,自牛郎织女相恋的丑事闹出后,玉帝大发雷霆,从此禁止了一般神仙下凡的事情。只留那些道行高深、无欲无求的金仙圣人们下凡办事。可这样一来,圣人们虽然办事效率极高也不会出什么纰漏,却也因圣人本就凤毛菱角,常常无暇分身、顾此失彼。一时人间大乱、战火纷飞、群魔乱舞。焦头烂额的玉帝无奈之下,准许了圣人们可以带着一名弟子一同下凡办事。可圣人们大多是苦修清寡之人,莫说有几个得了真传的弟子了,就连记在名下的都少之又少。期间一位没有弟子的圣人被差去下凡平乱,可没有帮手总是麻烦些,便去了瑶池,找西王母帮忙。西王母平日里与这圣人本就交好,便将那顶替了织女之位的仙子借给了他。

要说这顶替之人,本是一花妖,本体居然是在东方沃土上罕见的蓝百合,自修炼之日起便没有做过一丝一毫的害人之事。待到修炼成人后,她一心礼佛修道,终于是被西王母巡世时发现,便点拨其成了仙子。恰巧那时牛郎织女的不幸事件刚过去,西王母便叫其顶替了织女的仙位,取名蓝心仙子,意为兰心蕙质的意思。

这名圣人见了蓝心仙子,看她知书达理、办事沉稳,自然是喜不自禁,便带着她下凡去了。

自古天上一天,地上千年,这一下凡便是百年过去了。期间那圣人倒是没有出过半点纰漏,蓝心仙子也事事辅佐的用心尽力,两人的关系便在朝夕相处间从上下级变成了朋友。待到凡间事物基本打理完毕,正要重回天庭之时,几个垂死挣扎的小妖竟然无意间引导了仪式,将一封印于地府的魔王给召唤了出来。一时间天地变色、地动山摇。那魔王本是天地灭世的意志所结成,法力自然是毁天灭地,而那圣人虽说比那些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大罗金仙还要道行高深,却也只能拼的一身修为与其硬撼。

良久之后,天地间终于硝烟散去、拔云见月。那圣人在重新封印了魔王后却身负重伤,三魂七魄几欲破碎,而本就法力低微、无力参战的蓝心仙子却在此刻也自折了修为来给圣人疗伤。可圣人的伤势岂是她个普通仙子能够治好的?最终,圣人和蓝心仙子修为大跌,圣人陨落成了九流小仙,蓝心仙子更是变作凡人一般,再无一丝一毫的法力。

九流小仙的法力是上不了天庭的,蓝心仙子更是不可能。前文说道,天上一天,地上千年,在等待天庭知晓此事来救援的日子里,圣人有愧于蓝心仙子的恩情,便整日寻找仙丹灵药给她修补法力,可最终只是能保住容颜、长生不老而已,这倒是后话。

话说,那圣人自从变为九流小仙后,七情六欲便回归原壳。这期间,他与蓝心仙子在那避世的小山谷中生活。蓝心仙子是个温婉又富有知性的女子,而那圣人却因为不懂俗事,反倒是要经常讨教她。每日里,蓝心仙子煮茶、烹饭、插花、缝衣,那圣人则耕田、种草药、炼丹。

转眼间,百年已过,这二人在一来二去间,竟也不能免俗的因日久而生情。又过了百年,那来自天庭的救援仍迟迟未到,两人也好似认命般的不再去想重返天庭之事,居然私定了终生。用那圣人和蓝心仙子的话来说:

成仙早已过云烟,俗人亦可享天年。

化作鸳鸯终生伴,厮守余生不羡仙。

可这样的日子,也只是过了三百多年,那来自天庭的消息终于是传来了,且并不是好消息。玉帝听闻他们二人之事后勃然大怒,甚至比处罚那牛郎织女时还要严重,直接将圣人和蓝心仙子打入轮回之中,欲令他二人永受轮回之苦。

好在圣人为这天地做的善事足够多,轮回后的第一世,他成了一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那蓝心仙子居然又是浑浑噩噩的修成了位名叫紫霞的仙子。天意并不是玉帝能左右的事情,冥冥中自有其定数,于是,至尊宝与紫霞的爱情故事,再次凄婉的流传开来。虽说坊间传闻的版本多有不一,却仍旧没能逃脱天庭的从中作梗,乃至于造化弄人,二人仍是只求能再度轮回,修成正果。

自上一世轮回之后,圣人被有意剥去了所有的法力,前世的齐天大圣也消耗了所有的善缘,这一世他只是个出生低微的书生。而那蓝心仙子,本就没有多少法力,第二世也只是投胎入了一富贵之人门下而已。可仍旧是天意难料,仍旧是冥冥之中的定数。当蓝心仙子男扮女装,去学堂遇到了穷困却不失气节的圣人书生时,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生死相依、化蝶而去便久久成了令世人难忘故事。

“呼……”说到这里,那老道士停了下来,喝了一口酒,摇摇头将沉浸在故事里的我叫醒道:“夫人,老夫本也是一只小妖罢了,当年那圣人和蓝心仙子遇到我,念我只是贪留人间享乐,并无害人之意,便放过了我,还留下道经一本,叫我日日修炼,这才化去了一身的妖气,方能在这灵山佛门之地久留,借助这宝地的灵气得以寻仙悟道。”

“还真是叫人惊讶和叹息的故事啊!”我平静的听完了老道士的话,并没有因为他说自己是妖怪而害怕,毕竟心里早就猜到他不是凡人,可仍旧觉得不对劲儿,便开口问道:“可这故事与我何关?”说完,我心里面却开始忐忑起来,果然那老道士苦笑一声,说出了我最担心的答案……

第三世,那圣人在轮回中,遭到玉帝派人暗算,被撕扯掉两魂四魄,居然投胎成了两个人。其中,含有一魂三魄的人,倒是有幸寻到了蓝心仙子,并与其再次相爱。可蓝心仙子的家里却是看不起圣人,两人虽然早已私定终身,却久久无法成婚。当然并未再经前一世的生死逼迫,只是那蓝心仙子的家里要圣人去考取功名,方才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罢了。

于是,圣人进京去赶考,却在途中被土匪劫持。好在有一王爷路过将其救了回去,却又被种种威胁和谎言所困住,最终成为了那王爷府上的驸马,可他又怎会爱上别人?不说人的情感,单就是这轮回和天意,就让他根本动不了对其他人的爱意,而那得到驱壳却得不到人心的郡主,此刻就站在老夫眼前啊!

“不!这……这不可能!”我虽在心中隐约的才出了些许,却仍旧不敢相信,抱有最后一丝侥幸的问道:“老神仙是拿妾身开玩笑的吧,如此荒诞的故事怎么可能是真的!”

“哎……你已经相信了不是吗?”那老道士见我脸上的惊愕表情,不无叹惋的说道:“要解你的姻缘,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一听居然还有希望,赶忙问道:“无论如何,我愿倾其所有!”

“去寻那另外的一魂四魄之人,他同样是投胎做人,同样是个书生。”老道士喝了口酒,继续道:“找到他,让他去寻那蓝心仙子。这样,可能还有一丝可能,让这生生世世轮回的情人再聚首,让你的夫君能从这轮回中逃脱出来,才能让他恢复一颗常人的心肠,才能让他有机会去爱上别人,而你再去想办法让他真正的爱上你!”

“可是……”听了这话,我虽在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可转念又倍感无力,不由眼眶一热,两行清泪自行顺着脸颊流出,面色凄苦的问道:“这茫茫人海我要上哪里去寻?就算寻到了又该如何做?”

“这你无须担心,”那老道士却是捻着胡子,一副胸有成竹、老神在在的样子道,“你只需心随意动,自有天意相助,届时你就……”可他话还未说完,忽然间,天空之中雷霆炸响,那老道士登时大惊,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不等我再多问,居然腾空而起,朝着远方飞驰而去,只传来阵阵讨饶似的大吼:“我没做错,我只是帮你,老天,我没做错!”却见一道霹雳从晴天而降,闪烁间,那老道士便再无踪影,只留下呆立当场的我。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府中,用了整整三日,我才消化了那天听到的话。终于,我拿定了决心,私下里打听出,那蓝心仙子并未死去,而是心灰意冷的南下去了一座小城,开了间酒楼避世而居了,而我也真的寻到了那个和我夫君的长相有着七分相似的书生,便设计他去了那南方的小城找她……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