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电影,你人生多少有点收获

电影名:步履不停stillWalking


豆瓣评分:8.8

数据截至今日(3W人点评)

剧情/家庭

电影简介:

人生路上步履不停,为何总是慢一拍”。

位于偏远小镇的横山一家,生活平静祥和。父亲恭平(原田芳雄饰)是业已退休的医生,却时时牵挂小镇诊所内的事务。长子纯平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却在15年前为救落水儿童而溺水身亡。次子良多(阿部宽饰)与父亲意见相左,执意前往异地当起了绘画修复师。多年的打拼换来的却是失业,困顿的良多与带着孩子的由香里(夏川结衣饰)结婚,相互扶持,继续生活。

又逢纯平的忌日,良多和姐姐千奈美(YOU饰)带着家人分别赶回家中。平静的横山家再次热闹起来…

短评(剧透)

导演是“海街日记”和“如父如子”的导演是枝裕和。这部作品一如既往的给人很温暖的家感觉。不同的是,这部作品和之前两部跟接近我们的生活,“海街日记”和“如父如子”虽然好但终究离我们生活有点不相符,毕竟不可能每个亲人都会是交换血统(如父如子),也不一定家庭都闹到父亲改嫁多妻生娃的局面(海街日记)

看完这电影,真的感慨万分,其实故事很简单就是家里面大儿子拜祭日,次子和大姐一家人回家看老人。一起拜祭家人一日一夜的事情。但这电影就是用一些细腻的手法,让人觉得电影里的两天感觉看到自己很长很长的人生。

其实生活中很多人和男主一样,一个在外异地拼搏,但终究不得家人的理解,当日走出家门后,我们的样子大概也就在定格在那个瞬间,父母记得的只是那个时候的我们的性格和习惯,所以每次回家的时候,我也会被家人这样那样叨唠以前的习惯,强行用以前的习惯去纠正我们现在。而我们也就成了他们记忆中永远长不大的小孩了。想不到这么简单的道理现在才明白。以前的我还讨厌父母对我这行为看着电影里面老母亲跟次子的妻子说“良多”的习惯和过去家里生活,“良多”回来帮爸妈剥玉米述说自己曾经的拿手本事。眼睛多少有点泪水,是啊,以前的“我”就是那样样子,只是“我”变了,他们的记忆还是以前我还没工作不懂事的样子。

我想,這是许多家庭都会发生电影的状況,父亲难以饰演对子女的失望,子女不想复制父亲走的路,却仍介意自己无法让父亲引以为傲,也介意父母吴将他小時候的回忆继承哥哥的回忆。很多时候及时出来工作也很难理解父亲当初对我自己人生的职业规划,我也有自己的主见去做自己的事情,他也不理解,。就这样双方就有一个很大的间隙,父母

你可以说一些自己无法实现的东西,但你终究还是要给家人一个安慰和语句



家人之间需要的不是开诚布公的「了解」,而是易地而处的「体谅」。所以电影里面当儿子看到老父无能为力救邻居,却又想极力帮忙的年迈背影时,他终于明白父亲毕生的努力,也终于明白父亲对儿子的期望不只是虚荣。

他虽成就不了父亲的期待,但他至少能好好和父亲说话,父子之间何须剑拔弩张?不能退一步,至少能放慢脚步。我喜欢后来父子三代一同步行至海边的那场戏,三人一前一后走着,次子望着父亲拄着拐仗的佝偻背影,眼里突然有了温柔。最终,父子俩一左一右面对广阔的大海,简短却带着暖意的谈话,为他们打开了长久紧闭的心扉。原来,当心不再只装着自己的感受,就算无法完全理解,也能试着体谅,父子之间,至少可以带着信任,好好相待。(这段摘录自豆瓣)


以前我看过一个奥斯卡电影“内布拉斯加”。我看完后无数次想对着自己的家人爷爷说说;“来不如讲一下你已经的故事”。但最终还是没开都到口。每次吃饭都是说一些无关的话题“最近身体怎么样?”“恩“”最近工作怎么样?“”还好“几乎都是套路的回答。


明明都好像想了解对方,却无从着力………看完这次这个电影之后,我发现其实没必要刻意去可以去了解。因为很多东西已经发生,也有很多东西并不可能永远的了解。与其这样不如换个角度,给身边的人一个承诺,一个安慰,一个关怀。就像电影里面的男主良多一样,:当父母收拾杂志的时候,父母会说起姐姐买车回来真方便。良多果断说了以后会买车让带自己父母旅游,或者现在阶段失业真的买不起私家车,但还是给父母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拉进自己与父母的距离,也让父母和家人多一份安慰和话题。

电影中母亲问媳妇会给良多生个孩子吗?媳妇也一一答应。亲人只有一次的缘分,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也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出来工作久了我可能忘了当初的初衷,父母也可能忘记当初的想法,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重要的是无论何时都要给他一份温暖。纵使这份温暖无法实现也不要紧,因为我们生活就像这电影的故事角色一样,总是慢半拍。(“我没有陪他看过一场电影,也没有开车带她去购物,也没有买到汽车陪他们”看到结尾这句话我真的泪目了)



一路上,我們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有的十分美好,有的万分悲痛,每一段路,也各自会有与我們并肩同行的人,伴我們度過不同的生命時刻。而家人,很少與我們並肩同行,总是在一定的距離之外,或前或後,不在圆的核心,卻始终不曾离开这个范围,像是一种莫名的坚持,彷佛只要一同站在圓裡,即使保持沉默,也能给予一束淡淡的光,在我什么都看不見的時候,陪我继续安心向前。(摘录自豆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宁静的夏末,哥哥忌日,横山良多带着刚结婚的妻子由香里和继子小淳回到家乡。在得以相聚的短暂时光里,那些细微的小事,满...
    简福_Jane阅读 2,901评论 0 1
  • “感觉从那之后已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当初若是这么做的话”或是“如果换成现在的我就能做得更......”之类的感伤,...
    浅浅芳菲阅读 209评论 0 2
  • 史某某,男,52岁,十多年前因脑出血至右侧半身不遂伴语言丧失,当时因出血量大,殃及第三、第四脑室,医生说能苏醒已经...
    脑针医生阅读 860评论 0 2
  • 这里是来自柏溪文社的思琪与你. ☞ 他放下手机,轻轻地叹一口气,抬起头望向窗外,天气不错,阳光正好。 —— 他关掉...
    思琪与你等锥来阅读 272评论 0 1
  • 初中时,男孩子都爱打架。同学有什么恩怨,打一架,有可能一笑泯恩仇,成为兄弟。男生之间的情谊总是来的突然。我这里要写...
    瑾夏之絮阅读 6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