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指紧扣

字数 2326阅读 77

在马路口数灯位秒的时候,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紧张,然后快步融入纷纷攘攘的人群中,这个城市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比如学校门口的红绿灯。几年间读书,实习,工作,如今又回来了。尝试忘记了紧张的心跳,但从踏入校园后失败。校园里的味道太好闻,筱茹深深地吸入了一口,青青的草皮和树皮味,红楼的砖块味道,一切都那么亲近又熟悉……

赶课的人给这里的红墙,雕塑,一花一木匆匆行过“瞩目礼”后,来到了阶梯公共课室,坐下来不久,辅导员已经开始点名了。

“都是校友吗?”

“不一定,有老有少,有受邀回来的,也有报名来的”微微发黄的桌子回答着筱茹。她想继续和桌子聊下去,却被旁边的同桌搭上了两句。

“今天人真多啊”

“是啊,好像校庆的时候,有整个系那么多”

“校庆?那很早了,你是几届的?师姐”

“我是06届的环艺”

……前后面的人陆际续续都坐满了

【高阶进修课】第一堂正式开始。

对于筱茹这种工作了再有机会回校学习的人而言,这样的课堂实在是宝贵,满心喜悦。

课程至半,学员起身小休,她前面大概6/7排的位置,一个身形串起。

灰色卫衣外套,经典短发,高,肩宽,背稍驼。

微型喇叭里“请同学们有次序地离开,按规定时间内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其间课室内外不允许大声喧哗,校区为无烟公共环境,请大家自觉遵守……”

他,是他,从背影看来,2秒筱茹便确定了。的确是他,那个安利她看“旺角卡门”而她却看了“旺角黑夜”的男生。

阿旺站起的时候随意地环绕了四周,当他左后转30度后,看到了正起身的筱茹,他们的目光在微型喇叭的伴奏下,定格了。

定 格 了

桌子在叫醒着我,筱茹坐了下来,这是分别多年以后唯一一次遇到他的场合。

桌子“快讲话” 她点点头,向他微笑。

他也向筱茹点个头带着微笑。

感觉他比过去沉稳了?

然后他被一同起身的人顺带着行走,直到消失在筱茹的视线,直到上课安静后又出现在她的视线。

筱茹注视着他的背影,好熟悉的陌生人,这个学校这座城市里有着太多太多彼此的交集,此刻都飘呀飘,飘出到眼前来。

有点目眩的感觉,筱茹仿佛闻到了他曾经的味道,是那个夏至的篮球场边上一起打球,学校隔壁公园的鱼峰山不知道爬过多少次,去过的电影院,踏过的大马路,吃过的大排档,骑着单车采风的郊外…是青春里挥着汗水的味道。

从来就没想过再见到他,用这样的方式来想起曾经的一段时光。

课程结束后人群离去,在楼梯口处,相遇。

其实后来的筱茹忘记了当时是怎么样的一段开场白,聊了一些无聊的问候语,新教堂大楼很高,外露的楼梯结构,阳光充沛又耀眼。

“你不坐电梯吗?”

“我想多走走”

“嗯,我也是好久没回来过了”

“不如…”

“去一趟美术馆”

“好啊”

筱茹站在平台,阿旺站在下两级,这是她过去最喜欢的聊天高度。

踏开步子的时候,他马上伸出手扶了她一小把。

此番温文儒雅的举止,比起过去有太多的细腻。就算只发生在瞬间,感觉不会说谎的。手似乎微湿的,和高饱和度的光线比起来,他的手温更暖一两度。

一路上像极了邻居式拉家常的对话,平平淡淡无波无澜。

筱茹的心情甚至是愉悦的,超出了意料。

那个任性的他不见了,而她也不再是当年的骄纵女孩。

原来任凭你想象一万次再遇到他要百般刁难,甚至想千刀万刮……

原来任凭你将分手的说词在心中演绎无数次,终究没说出口的那些心结。

原来任凭你有多恨一个人。

都能够在一些被认为经意或不经意的日子里,将大大小小的互相伤害磨成砂。

此刻迎面吹来的风,太令人舒服!

风中的他们,从恋人变成了仇人,从仇人变成了朋友的普通朋友,再变成了朋友。

【美术馆——《水彩画展》】

“你还有常画画吗?”

“有时候有,你呢?”

“没在画了吧”

“我记得你画画感觉挺不错的”

“都做设计这么多些年了,画效果图比较多,这样算不算?”

筱茹点点头,微笑。

……还是聊着有的没的,然后中间会沉默一段时间。然后继续,然后沉默,然后还会有几段彼此聊得能笑起来。

“我想了想,还是想要说出来” 筱茹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到画前。

“曾经想象过嫁给你,曾经想象过重逢的时候告诉你,你身上的种种恶习到底让我有多难受,曾经诅咒你一定要过得不好,至少不能比我好过,曾经恨你没有坚持住缠着我不放,甚至后来爱上过的人都是你的模样时,甚至后悔没有了任何留在你身边的机会”

缓缓过了一下,筱茹把注目在画前的视线又切回了他。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

“可是,很神奇,这一切的我执终究在时间里还是磨掉了。生活果然不是一本容易读的书,你看现在的你,现在的我”

他微笑湿润的眼里红血丝多了起来。

筱茹继续缓缓道来“现在的你啊,变成好太多了,或许还是能让我心生倾慕的嘛”

确实是这样觉得的,任他脸上有岁月划过的多少痕迹,而此刻所散发出来的英气仍然会让人,产生偶尔性的怦然心动感。

“你也是,时间过了那么久,还是一样漂亮,一样那么有味道。一样是,我喜欢的女孩”

“这算是对我最高的赞美吗?请问阿旺先生”

哈哈,他们都笑了。

“知道你这些年过好,就行”

“嗯,我也是知道你现在过得好,就可以了”

这就是岁月带给他们的成长,成熟。

他们都有了另一半的陪伴,都已建立了家庭。再相遇时,没有埋怨,没有悔恨,更多的是,对彼此的包容与欣赏。

更幸运的是,再相见的对方,已修炼成那个优秀并足以令你可以再爱上的人……

【水彩画——《务农》】

蓝灰调,平行式分割构图,中景,人物细节弱处理手法,大面积田野在交织,戴帽子的农民或面向地背朝天的劳作,或挑着担子穿梭。

每个人在生活里都是不容易的,都有现在不得不马上去做的事情。谁都要在生活里分担一份角色,扛起那份属于自己的责任。

像画里的人,他们都很辛苦,但,他们也终将会有所收获。

两人站在这幅画前看了好久,大概是都在思考一样的意境吧。

玻璃裱框里,映出了影子,

微笑着的他们,十指紧扣。

——— 后记 ———

从美术馆出来后,他们都奔赴回自己的城市,继续过自己的生活,继续在生活工作家庭中好好修炼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