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了一场戏,骗过所有人

导演以前拍纪录片出身,善于动物风景细节表达,他跟小贝说,我的片子里有过动物发情交配,但是从来没拍过男女接吻。小贝忙说没关系,这个都是相通的。


0

三个人站在电梯里,图书馆闭馆前的最后一班下行电梯。我盯着左上方的跳动的楼层数字,微微仰头,回忆着今天下午的填鸭式内容。

烦闷的天气里看书,一行行公式都模糊成了一条条蚯蚓,在纸面上扭曲。考试周总是和梅雨季同期而至,而这连绵的阴雨之后就是能够把人变成与烤肉只差一把孜然粉的毒辣高温天气。

“同学。”身旁的女生大方又果断开了口,像是胜券在握一般。

我闻声转头,却发现她盯着身后的那个男生。

“我喜欢你。”

男生明亮的双眸,静水深流。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天啊!我这一千瓦的大灯泡!我胡乱的按着电梯,终于,电梯在 2楼停了下来。我慌忙逃出:“你们慢慢聊。”

走出图书馆,我才发现手心全是汗。呵,听人家表白,我紧张什么,不就是……不就是有女生对我最喜欢的男生表白了么。

我站在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里,勾起嘴角,这很正常啊,校草啊,万众瞩目的焦点,又高又帅,玩乐队,跳拉丁,演话剧。

而我,只是一个和他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小透明而已。

1

上大学那会,我有一个不算爱好的爱好,拍鸟。

我们学校面积大,植被多,生态环境一流,所以校园里有很多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鸟,这在城市中是很难得的。

每天清晨,我都拎着简易三脚架带着狗头单反去小树林蹲点。

夏天的清晨弥漫着青草的味道,我躲在香樟树后,调光圈,对焦,然而取景框中那只鸟突然受到惊吓扑着翅膀飞走了。

我暗骂一声,却发现镜头中央多了一个背影。

纸盒里是两只刚睁眼的小黑猫,他拿着奶瓶哄着小猫喂奶,笑弯卧蚕,眼里是不多见的温暖和柔软。侧脸完美的轮廓迷惑了我,我舌头打了结:“……你”

“你也起这么早啊?”他抬头看到我,笑容仍旧含在眼里。

“啊……哦。”我和他很熟么?从大一到现在,三年说话不超过三句,路上见面也形同路人。我和他不熟么?作为同班同学,在一个教室里上了几百节专业课,每天抢着坐在他后面,熟知他听课的样子,打盹的样子,在笔记上涂鸦的样子。

我差一点就用目光看穿他的后脑勺了。

他会知道么?

“这两只小猫蛮可怜的,我发现他们时候,全身毛都被雨淋湿了。”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跟我讲这么长的句子。

我也蹲了下来:“不过现在好可爱,你也喜欢猫?”

“恩,非常喜欢。”他有点不好意思。天啊!我第一次见一个一米八的男生脸红是怎样的画面!

我端起相机,猛按快门:“你邮箱地址是什么?回去修好了图,我传给你。”

他起身看着我:“走,一起吃个早饭去吧。”

2

“你说我们班花什么星座的啊?”我趴在桌子上,无聊地弹着圆珠笔,看着笔杆上的猫咪挂饰跳来跳去。

他停下写字的手,拿笔杆敲了我一下:“无聊,你觉得呢?”

“双鱼吧。情感细腻,我见犹怜。”

他这回换了一本书砸着我脑袋:“你这脑回路是什么星座?”

“这么明显都不知道,双子啊,精分代表。”

他不再理我,把课本翻得哗啦哗啦响。

我觉得我一定在做梦。明明一周前我还只能盯着他的后脑勺,现在我却能在图书馆坐在他的对面正大光明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睛了。

以一个普通同学的身份,我在自习室策划了多起偶遇之后,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在图书馆抢座的“战友”。在没课的午后,我俩窝在书架旁的沙发上,在慵懒的阳光里,捧着书有一搭没一搭地小声聊着。

他喜欢小猫和小狗,我亦然,除此之外,我还向他“吹嘘”我仅有的一些鸟类的知识。

我和他都是二次元中毒上瘾患者,我们吐槽新番,交换资源,有着共同喜欢的声优和漫画老师。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和他有这么多共同话题,为什么,没能更早一点相遇呢?

但我还是不敢去舞蹈教室和音乐教师看他排练。每当他排练的时候,太多的女生找各种各样的接口挤在教室门口,为了他进舞团的女生十只手指加上脚趾都数不完。

他知道她们为什么来看她,她们都喜欢他。

所以我不能去,我不能让他觉得我也那样的肤浅,像是追星一样看待他。实际上,我比他想象的还要肤浅。晨光中,白衣少年满脸宠溺抱起一只猫咪,低头轻吻。这张照片我一直放在钱夹里,幻化成心底的一个秘密。

3

校园音乐节的舞台上,他在灯束追不到的地方,抱着电吉他,疯狂甩头,用身体打着节拍。下面的观众哭着笑着唱着,看着灯光下主唱那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差点昏过去。

我的眼睛却从来没有离开他,没有离开他那双修长零活的十指,没有离开他炽热陶醉的眼神,没有离开那双黑曜石般的瞳。

我挤过一片荧光绿的灯海,挤到后台,跑过去叫他的名字。

他却给我一个后背,没有理我。我又叫了一声,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却依旧不转身。

“喂,下了台翻脸不认人啊?”我害怕,我脑海中无数次闪过的画面,难道就要应验了?他发现了我的秘密,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他缓慢又僵硬地转过整个身子:“刚才太激动,脖子甩脱臼了。”

“噗!”

“你都不可怜我一下,我这个样子下周怎么参加舞台剧?”

“可怜你,编剧这不是来给你开小灶来了?”我松了一口气,松开了身后紧握的拳头。

4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星星。”他躺在草地上,伸出一只手。可惜,够不到那星空。

我坐在他身边,拿着手机滑动:“你到底要不要背台词了?”

除了拍鸟,我还有一个爱好,编故事。为了能够更加接近在社团做学生演员的他,我开始学着写剧本,有幸混进戏剧社团当一名只会三脚猫功夫的编剧。

我审视了自己,身高一般长相一般,没有前凸后翘的身材,也没有傲视群雄的智商。从小到大我的表现都标准的处于正态分布的中间值,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可能摇身一变,成为离群数据而成功吸引他。

那么,就为他写好的剧本吧。从古至今,从架空到科幻,从文艺到悬疑,他温润如玉,他气势如虹,他采菊东篱,他身骑白马。我将对男生所有的幻想都投射在了他的身上,在我的笔下,他既是中二少年,也是世无双的公子,他可以温柔地抱起猫咪,也可以快意地举起刀剑。

“我从来不知道,你的剧本写得这么好。”他僵硬地举起手机,一片光亮照到他的双睫,投下两排阴影。

“承蒙爱意。”我皮笑肉不笑地遮掩:“你以后想做什么?”

“演员吧。不必大红大紫,只要能每天在剧院的舞台上疯一疯,想一想就浑身舒服。你呢?”

“难道一个法律专业的毕业生要去当演员?”我不答反问。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中规中矩出国读研,如果可能,做一名律师”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编剧,只给你一个人写剧本。

“你好狠!就这么离我而去,那我们之间的过往与你而言又算作什么?”

我呆住,大脑一片空白。

这回轮到他大笑:“笨,对台本啊!”

我从来没有这么感谢夜色,遮掩了我所有的羞赧。我故作镇定看着手机,努力平稳气息,才使得突出的每一个字都没有颤抖:“那只是一起度过的光阴,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你手腕处和我手腕处的这一对鸟形纹身呢?”

“那是年少的轻狂。”

“回忆不具有力量,时间不具有意义,那我呢?”他压抑着愤怒,却又夹杂着期盼和哀求低吼出这一句。转而恢复了平静:“诶,你说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我脖子脱臼了,不然就可以加上动作一起演练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剧本,这一段的描述是:他伸出手,想抓住她,却又害怕她的拒绝。每说一句话就逼近她一步,最后她跌进沙发。

5

为什么他脖子脱臼了,却是我来照顾他?

第一次,我上课和他坐在了一排。但是我却感受到了无数愤怒妒忌的目光要将我后背烧成蜘蛛网。

他说低头写字不方便,我就把他的课本拿过来,帮他抄笔记。

“下节课你再帮我抄一下。”他笑嘻嘻的看着前方,小声说。

“没有下一次了。”我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连上厕所都被堵在门口。

“不够意思,下课别走,去食堂帮我打饭。”

“你想的美!”得寸进尺,我怒目圆睁。

“你的字真好看。”他斜着眼睛,转不了头,就那样撇着我的课本。

我一肚子气突然散了。看他这遭罪的样子,突然舍不得骂了。我啐了自己一口,你什么时候对他舍得过,见色忘义的家伙。

这五天,我扮演者书僮和丫鬟的角色,但又遮遮掩掩。我坚持和他分开行动,在食堂不同桌,在校园内不同行。我可以毫无怨言帮他打饭抄笔记,但是我可不愿就此成为校园里茶余饭后风言八卦里的女主角。

我虽痴心,但从不妄想。面对我时,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波动,那个笑容没有深到心底。

校园剧的女主角迟迟找不到合适人选,导演比我还吹毛求疵,宁缺毋滥。用他的话说“需要找到一个内心火热外表高冷的人,要将和男主之间表面决裂却藕断丝连的纠结表现的淋漓尽致。”所有女生看他的眼神都太过炙烈,甚至本校艺术专业的学生,明明面对导演时敬业冷静的样子,只要一站在他面前,就恨不能下一刻就要昏倒般的激动。

“只听说长得太帅找不到女朋友,还没见过长得太帅连女主角都配不到。”我小声揶揄他。

“你要不要试试?”他突然大声问道。那一只戴胜静静立在草丛中,漂亮的冠羽已经展开,我垂涎已久这一画面,却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破坏了。

我暗骂一声,看着戴胜扑着翅膀飞走,没好气的扭头:“你不去看你的猫,这几天跑过来跟着我拍鸟干什么?”

他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一脸茫然。我又说了一遍,他挠挠头,摘下耳机:“你在跟我说话么?”

我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索性收起相机:“你刚叫我试什么?”

“校园剧的女主角啊。”风轻云淡的口气。

我心漏跳一拍:“我不行。”

那出校园剧的女主角也到位了,我认得此时台上正双手环在他胸前的女主角。那天在电梯里,这个女生坚定又果断地宣布,她喜欢他。

俩人在台上彩排,导演在一旁说戏。本该决绝的女主角,此刻眉眼里却都充满着爱慕和柔情。他倒是像要分手的人一样,说着撕心裂肺的挽回感言,却面无表情,头颈僵硬。

女生问他脖子怎么了,他说没什么,睡落枕了。女生关切之心溢于言表,马上跑到楼下药房抱上来一堆膏药贴剂。他嘴角抽动:“没事,两天就好了。”

我偷着乐,怎么不敢把这蠢事告诉人家啊。

可是过了两天,他的脖子真的痊愈了。

6

王子身着华服,优雅深情拉起舞伴的手。两人贴身缠绵,他的五指穿过姑娘的青丝,拂过姑娘雪白笔直的大腿。

“那是工作啊,能有什么反应?”面对我的白痴问题,他不止一次不以为意。

“你真的对配合的女主角都没有日久生情么?”话脱口而出,我就后悔了。他生不生情,我有什么立场去问?

我们是朋友,谈天聊地,五食堂的咸豆浆,二食堂放了糖的番茄炒蛋,高数老师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博士,选修课最抢手的竟然是变态心理学分析……

可是我们不问感情。

“你这脑回路果然清奇,是一朵标准的奇葩。”他从来就没有正面答案。

这个女生敢当着旁人的面仿若无人的告白,也敢为了他一路过关斩将获得校园剧的机会,就更有底气勇往直前地追他。

首映礼演出非常成功,观众的笑点和掌声都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台上的他,在演我写的剧,想到这里,什么酸涩都烟消云散了。

庆功宴过后,大家转战酒吧,男主和女主被灌得最多。姑娘端着一杯 tequila坐在他身边,微醺。姑娘突然把盐撒到他的小臂上,我们开始起哄,剧中 cp剧外绯闻,虽然是校园剧,但是八卦是老少皆宜的游戏。姑娘魅惑的眼神隐在紫色的灯光下,她又在他小臂上挤了一些柠檬汁。

气氛达到高潮,我们所有人盯着他俩,鼓掌加油。我倒想看看,这姑娘胆子达到什么程度。我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一切都是玩笑。

姑娘垂下头,嘴唇真的贴近了他的小臂,他猛然缩回了手,扶住她:“别这样。”

“你真是个好演员,你没有认出我么?”

倒吸声一片。

“别闹了。”

姑娘一把拉过他的小臂,舔了一口混着盐的柠檬汁,然后仰头喝光酒,重重将酒杯砸在桌上:“我为了你复读,为了你考上这所学校,为了你跑到离家 1300公里的这座城市,为了你学拉丁舞,因为我想做你的舞伴,为了你学表演进戏剧社团,因为想和你演对手戏。你说你的梦想是演员,我说那我就努力让自己配得上你,做你一辈子的女主角,这些你都忘了么?!”

姑娘,你才是好演员,这段台词情感太到位了,表情肢体语言都很丰富,我为你点赞!我苦笑着麻痹自己,演的,这都是演戏,假的真不了。

“该说的四年前我就说完了。”

“是,我们完了。所以你就装作不认识我?我和你不同专业不同年级,几乎没有交集,每一次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坐在台下为你鼓掌。”

“我没有,我对待你和对待其他朋友没有差别。”

“那见面后,你为什么不问我这几年过得怎么样,为什么会来这里?”姑娘摊开手心,一条挂着银翅膀吊坠的项链垂下:“你送我的,还记得么?”

我多希望他否认,但是他抿唇沉默了。

“你的名字里有‘飞’字,于是你送我这个项链,希望陪在我身边,你……”他抬手抢过项链,打断了她的话:“我从来没有忘记你。”

人群再次哗然,姑娘眼里闪烁着星光:“你能帮我再戴上一次么?”

他面露难色,几个看好戏的男生早就等不及了,推搡着他,去呀,别让女生下不了台。

“谢谢你。”她怔怔看着他。

我们,包括我在内,终于爆发出了掌声。他迟疑伸出手臂,拨开她的长发,为她戴上项链。她顺势向前紧紧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颈间。

“老板, MENU拿来!今晚我们要再开两瓶红酒!”导演心情大好,振臂高呼。

我这个局外人,倍感狼狈。

原来真的也假不了。

原来这两个人早就认识了,是高中时代的恋人。他们根本不是在演戏,舞台上,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是时间的沉淀。所以,那个姑娘也会看到他藏在发际线里的黑痣么?也会嗅到他身上清朗的味道么?也会发现他手腕上小时候留下的那枚伤疤么?

我以为这些只有近距离接触他的我才知道。

我曾经无数次看到他登台,但那时,我只能远距离膜拜他。这几个月相处下来,我产生了错觉,我以为我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我太天真了,这些怎么可能是我一个人的独享呢?我和他本来就是没有交集的,我和他没有共同的秘密,所以,我能知道的,有什么是别人不知道的呢?

我像是被钉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8

我要变成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我要让你再次认识我,记住我。

在日记本上,我写下誓言。

七月流火,我跟着朋友在不足十平米的公共办公室里吹着电风扇改剧本。

我问小贝:“演员都进组了么?”

小贝一脸愁容,蹲在凳子上一边咬着雪糕一边看电脑:“没有,还差一个。”

“一定不能将就,说不定哪一个今日的无名小卒就是明日巨星,贝编剧你一定要慧眼识珠啊!”

小贝撇了我一眼:“我发现你一直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女编剧和男主角的故事太老梗了,再说我一个已婚妇女已经不想开展第二春了。倒是你,等哪个梦中白马王子呢?”

“没有王子,所以一直单身。”我点击了发送按钮:“新剧本给你了,下周一我请假。”

“干嘛?不跟我挑小鲜肉去啦?”

“我生日。”我潇洒地隔空给了已婚少妇一个飞吻,推门走出。

是啊,白驹过隙,日子飞快,怎么一下子毕业已经两年了呢。我的理想已经喂了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如果当时我没那么任性,或许现在我就是一个律政佳人,要么神采奕奕站在法庭上要么坐在办公室安逸的吹空调读卷宗。

不用和朋友为了这所谓的理想,为了这所谓的“创业”,窝在方寸之间,顶着万年黑眼圈,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改着已经修改了八百次的剧本,只为了满足金主。

做着文字梦的少男少女那么多,每年科班出身的编剧们又抢占着主流市场,我和小贝一路狼狈,爬到如今才卖出第一部剧本,帮着金主制作一个网剧,每集只有五万元预算。

剧组要什么没什么,导演还是小贝原来的臭脸上司,被她厚脸皮请来。导演以前拍纪录片出身,善于动物风景细节表达,跟小贝说,我的片子里有过动物发情交配,但是从来没拍过男女接吻。小贝忙说没关系,这个都是相通的。

我和小贝一合计,这点钱别说三线,四五线演员都请不到,只能找皮相不错的鲜肉们。微博上的照片美颜得亮瞎眼,还是上街蹲点做星探比较靠谱。

我懒洋洋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继续脑洞,那他在干什么呢?当年说断就断,删掉一切联系方式,散伙饭上连一杯酒都没喝,毕业时连一句再见都没道,就这么散了。

呵,不拖泥带水,还真是符合我的性格呢。可是,我为什么还是一厢情愿的在这里写剧本呢?他现在还坚持着当初的梦想么?他还会抱着吉他去地下酒吧唱午夜场么?他还会在努力留在小舞台上每天嬉笑怒骂面对观众么?

那天校园剧结束了最后一场,我和他在后台混乱的人群中不经意目光接触。

他问我:“明早你还去拍鸟么?我想顺便给小猫喂点鱼罐头。”

我摇摇。其实我想告诉他我不仅明天不回去,以后也不会拍鸟了。有可能在上课之外遇见他的机会,我全部封杀了。

“你说在写的那个故事,有空给我看看?”

“不行,你把我的创意盗用了怎么办。”我努努嘴示意他回头,女主角已经在门口等他了。

“最后一个问题。”他仍旧定定站在我面前。

“快走吧,人家等着你呢。”我头也不回从他眼前离开,让他从我的世界中消失。这是我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刚离开剧场,一条微信提示:你说,剧中的男女主角手腕上的那个鸟形图案,会是什么样?

我苦笑着看着几个字,手指滑动着屏幕,最后,点击了删除键。

第二天,我看到了他和女主角一同出现在图书馆的背影。

小贝貌似忘记我正在休假,上午十点电话准时响起。我从被窝里伸手拿起电话,将自己从记忆的深渊里拉回。

“喂,来一趟公司。”贝编剧一口领导范。

“姐,我还在床上呢。”

“送你一个生日礼物,你看着办吧。”

9

“你从哪找来这么一只?”

“我看到他手腕上那只鸟了,和你手腕上的很像。”小贝把我推过去:“这是我们网剧的编剧,我是公司总经理,待会让你见见我们的导演。”

他背对着我坐在高脚椅上,格子外套,破洞牛仔裤,白色运动鞋。他转过身,笑了:“嘿,最近还好么?”

我一把抓住想溜走的小贝:“你到底从哪里把他挖出来的?”

小贝贼溜溜眨着眼睛:“这礼物你还喜欢吧?”

“你……有过什么作品啊?”我有点慌,两年不见,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想看看我的演技是吧。”他跳下高脚椅,一步一步向我逼近,站住。

“我当年演了一场戏,骗过了所有人。”

10

“她喜欢我,每当我有这种直觉的时候,却又感觉到她对我的若即若离。我不确定她的心,于是,我假装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我觉得我演的很成功。”

“何以见得?”小贝饶有兴趣抱着肩膀问道。

“因为……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透我的戏。脖子脱臼是假的,和前女友复合也是假的,不喜欢她也是假的。”

“你当这是对台词啊?问你话呢,有什么作品?”我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他抓起我的手腕,眼睛里闪着星光:“你好狠!就这么离我而去,那我们之间的过往与你而言又算作什么?那么你手腕处和我手腕处的这一对鸟形纹身呢?”

“那是……”我舌头打结。

“回忆不具有力量,时间不具有意义,那我呢?”

看着他越靠越近,我忙闪过身,控制着狂跳的心脏,努力平息声音,对小贝说:“他台词功底挺好的。”

他脸上的表情一秒钟卸下,叹了一口气:“原来你全记得。”

我当然都记得!我记得你躺在草地上告诉我你要做一名演员,所以我立志做一名编剧,我要写一部对你至关重要的剧本,我要让所有人认识你,欣赏你的才华,我想帮助你走上更大的舞台,我想让你成为闪光灯聚焦的主角。

我想让你重新认识我,不再仅仅是坐在一个教室里的同学,而是可以和你一起合作的工作伙伴。

我每天都想更接近你,哪怕一点点,这就是我努力的方向。这一场破碎的盛大的暗恋,不就是经历过青春的最美好证明么?我从未求结果,你是我伸手无法触及的幻想,即使我就在你的身边,但是我仍旧感到我的渺小和你的高大。

我不奢求你是我的,因为你的美好是属于校园的一道风景线,我不独占,也不敢想入非非。

但如今,你就站在我面前,一词一句告诉我,你演了一场骗过所有人的戏?

每当我面对你的时候,你是故意熄灭眼中的火焰么?你可知你眼底的平静多么刺痛我?

你假装脖子脱臼,是为了让我可以陪着你上课抄笔记去食堂打饭么?你假装和前女友复合是为了试探我么?

所以,我们相同部位的那一双鸟形纹身,是有意义的,对么?

所以,我真的可以有所期待,对么?

一时间,所有的字句挤进脑海,但是我张口结舌。

11

我挡住小贝的电脑屏幕:“说清楚,怎么找到他的?”

“你能想到么?一家咖啡馆从里到外都是各种鸟形的装饰,我想,这家店主和你还真是臭味相投呢。刚进去就看到墙上一排舞台剧剧照。帅哥店主说这是当年的爱好,我就问他,还想演戏么?他正犹豫着,我就看到他手腕上那只戴胜了,那么漂亮的冠羽正展开着,和你手腕上的那一只貌离神合!我当时一拍桌子告诉他,演也得演,不演也必须演。”

“神经病。”我小声骂道,嘴角却抿不住了,不自觉上扬。

12

电梯里,我抱着台本,回味着刚刚的那一场戏。透过镜头看去,他的双眸仿若会说话,将人物表现得活灵活现。

“同学。”

我瞪大眼睛转过身,他噙着微笑站在我身后:“我喜欢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听了七彩猫老师的分享让我得到了很多启发,首先要相信我们的产品。其次要相信自己的能力,要有勇气向别人展示我们的产...
    A漂亮宝贝阅读 119评论 0 0
  • 程苏昂阅读 27评论 0 0
  • 最近一直阴雨绵绵️,下个不停,工作、生活都被这么长时间的雨水浇的差透了,但是却始终淋不走人生路上的挫折与失...
    东方渝龙阅读 1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