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经(转)

@岸芷tt 的海妇产经

转share

海妇4.5小时产经(一)

2012-11-22

小小快满双月了。

记录下产经。

结束之后,遗忘之前。

虽然,有些事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

9月23日白天还在院子里转悠和拍孕妇照。

跟老牛开玩笑说巡视的范围越来越大,再不生得去隔壁村子溜达了。

----

24日,凌晨,可能4点左右,有轻微宫缩。

想到之前几天生娃的孕妇朋友们,

有的见红后到医院被医生要求回家等待宫缩,

有的破水后到医院躺了一天。

我躺在床上,并没把宫缩太当回事。

傻傻等着传说中的规律宫缩。

----

5点左右,疼得难受。

把牛叫起来。

还庆幸自己是最不着急的发动状态。

跟牛嚷嚷说要洗个澡再去医院。

----

等待热水器打开的时间,

家里已经闹翻了。

因为牛已经告诉我爸爸妈妈准备去医院的事,

老妈才不管什么规律不规律宫缩,

一听说这个时候我还要洗澡就跟我急了。

婆婆赶紧进来看,一看更不得了,说已经破水了。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回卧室平躺着穿上外衣,让牛联系单位救护车准备出发。

----

老爸和老牛把我平着抬上救护车的单人床,固定好。忘了有没有被子。

婆婆和妈妈坐到床对面的窄条凳上。

当时我还蛮清醒。

提醒家人给我带上我提前准备的随身小包,里面有手机湿巾眼镜盒mp3。

(我以为可以随身带进产房,后来发现都没能带进去。这是后话)

还提醒让爸爸坐牛开的车,方便手机接听和两辆车联系。

----

车开动以后,

规律的宫缩慢慢开始了。

我默默躺在救护床上,透过车窗看黑漆漆的天空、昏黄的路灯、迅速掠过的地标建筑。

对自己说:城区方向……上三环了……北京电视台……

疼痛阵阵袭来。我想起同事跟我说过,疼的时候就忍着,告诉自己马上就不疼了。

不疼的时候赶紧休息,不要用力。

这个还挺管用的。

疼痛的时候,好像被无形的手一点一点拖向地狱。

不疼的时候,平静如常,好像暴风骤雨后难得的片刻宁静。

----

半个小时后,6点前,到了海妇。

车直接开上平台,家人直接用救护车把我推到走廊尽头的急诊室。

老牛去办手续。我按大夫要求挣扎着下了床,躺到检查的小床上。

大夫检查了下,说已经开了两指。让坐轮椅直接到楼上待产房。

----

什么小包手机统统不能带进去。

我稀里糊涂地就按大夫要求往里走。

进待产房换了拖鞋,再换上统一发放的病号裙。

被领到一个房间,此刻起我的代号暂时变成了待13,产一加8。

----

房间里已经躺了好几位产妇。

有情况比我严重,疼得直请求上无痛但是因为胎位不正还得侧睡的准妈妈,

也有后来才进来,还在等宫缩反应,可以坐起身旁观我们的。

----

偶尔有大夫或护士进来作常规检查,

比如一进去就告诉我开了三指,

比如胎心监护,给我一根管子要求塞鼻子里加氧气。

但是都来来往往,批量作业,来去匆匆,

情况特殊才能冲外面喊大夫护士,

比如没有宫缩时有bb的感觉,可能是生娃的前兆,

待产房离产房还有好一段距离,必须第一时间通知大夫好被推过去。

----

我进待产房后,

老牛在外面办了入院手续、买了待产包。

医疗护垫、便盆、水杯、巧克力被护士送了进来。

----

不要觉得便盆什么的不登大雅之堂,

生娃前的时刻,

多吃东西、及时xuxu还蛮重要。

严重的可能需要上导管排尿。

----

进待产房后,没有心情聊天,当然,也没有人跟你聊,

没有胃口吃东西,当然,巧克力暂时也不能吃,因为护士说吃了容易吐。

没有工具喝水,请护士通知家人捎吸管进来,护士说不用通知他们我等会给你。

没有精力喊疼或者嚷嚷别的。有那点力气还不如攒着待会生娃呢。

疼,生娃谁不疼呢,给邻床听?邻床可能比你更疼。给大夫护士听?她们听得多了,而且,很有可能,在楼道或别的屋忙,压根听不见。给自己听?算了,还是等下一个宫缩不疼的间隙吧。

----

疼。

提前见红两天加破水加宫缩。

每次疼痛都特别难受。

把身体蜷起来,用一只手拉住床边的铁环另一只扶住氧气管,

用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反复小声说小小牛帮帮妈妈,小小牛帮帮妈妈。

----

嘘嘘也很不方便,

不会有人陪伴或照顾。

只能自己借助便盆和床上防浸透的医疗护垫解决。

因为已经破水,坐起来时还得特别小心,不能让羊水消耗得太快。

生娃后,yx美女很关心怎么嘘嘘的问题,即使我后孕傻地把她的问题转到了要提前囤医疗护垫上,

她还是执着地问,等等等等,怎么xiaobian,不要告诉我是孕妇们互相搀扶着。

我说当然不是。

----

其实我申请了无痛分娩。

因为之前听过溜达的建议,也和老牛讨论过,

结论是我想上就可以上。

----

后来天不遂人意。

一开始说麻醉师没有上班,汗,夜里生娃的人岂不是都很惨。

等麻醉师终于来了,又在别的病房。

等麻醉师老人家终于到我们病房了,大夫说我因为是急诊入院,刚做的血凝检查要一两个小时才能出结果,出了结果才能判断能不能上无痛。

我顿时。。。无语凝噎了。

一两小时,估计我都生完了。

后来,果然木有机会上无痛,就这样把娃生了。

----

是趁娃睡了补产经的,

夜深了就写到这里吧。

有空继续。

海妇4.5小时产经(二)

2012-11-29

================导乐来了==============

记得一进待产室,就有大夫对我说,

顺利的话,一小时内宫口就能全开了。

但是实际上,我完全不知道在那里待了多久。

没有时钟,没有手机,没有手表。

只知道麻醉师来上班了(可能快8点了吧),

被送了一次早饭,有包子鸡蛋和小米粥。

----

因为一开始就跟大夫说要请导乐。

在麻醉师上班(8点左右)以后,

一位年轻清秀的mm来到我的病床边。

----

她帮我把小米粥喂到嘴边,

又帮我剥开巧克力的糖纸。

----

那时的我,

一手扶住氧气管,一手端着小米粥,

用嘴咬着吸管喝粥,

只能躺着,宫缩袭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小米粥就可能倒衣服或脖子上。

----

就这样,我还努力单手剥了鸡蛋,塞到嘴里。

因为,害怕,等会没有力气生娃。

----

渐渐地,旁边床一位听上去蛮有经验的导乐开始工作了。

说听起来,是因为我不能坐起来、几乎看不到她,

但是听得到她一直在为那位产妇鼓劲:亲爱的……加油……使劲……呼吸……别动了……你真棒……

----

相比之下,

我请的导乐要冷静或者说冷漠一些。

或者因为太年轻,或者因为见过太多分娩,

她简单地跟我讲了步骤:宫缩来时抱住大腿,使劲往自己方向拉,吸气,运气到腹部,往外用力。宫缩结束后,松手,放松。

接下来,就开始旁观,说,宫缩来了你不用告诉我,自己用力就行了。

偶尔评论:“看着头了,劲不够又缩回去了”。或者,“还是不行”。

----

于是我就开始了分娩中最艰难和无助的一段。

本来宫缩就很难受,可能有血液和羊水流出,

还要在最疼的时候,使更大的劲,让自己更紧绷紧张起来。

宫缩——抱腿——吸气——运气——失败——放腿。

因为不太会呼吸,或者说没有力气和技巧吸到足够多的气并坚持把它送到该送的地方,

一次又一次宫缩,一次又一次疼痛,一次又一次无助地放手和等待下一次疼痛。

有时忍不住问导乐:这次好点了吗?导乐说气泄了或者直接沉默地摇摇头。

导乐最后总结说:如果你会使劲的话,娃都生出来了。

----

就这样,痛苦得折腾了很久,

好像有人说宫口差不多全开了,又有人说待产室缺床位,

(记不真切了,据说女性对分娩中痛苦的部分有选择性失忆。)

导乐推来了轮椅,示意我下床准备去产房,她来帮我拿床头的零碎物品(也就是家属送进来的水杯巧克力、医院发的没吃完的早饭)。

----

被推到了产房门口。

产房客满。

只能在门口等待。

----

这时宫缩不能用力,

只能用鼻子吸气、再用嘴慢慢吐出去。

----

为忍住疼痛,

我在轮椅上蜷成一团,

身体前倾。

这时,有位路过的大夫或护士提醒我:小姑娘,别往前了,再往前就要扑出去了。

================老公陪产==============

终于上了产床,

除了氧气又加上输液管,

没有电视里那样的护士医生环绕、耀眼的手术灯……

只有一个房间两张像妇科检查一样的小窄床,中间一条布帘保护隐私,床边一些仪器。

----

这时导乐问我:家属陪产吗。

我说:要的要的。

于是导乐也走了,去通知牛并协助他进来。

----

独自等待了一段,

感觉还挺漫长。

宫缩时自己做姿势,

因为每次宫缩都不能浪费。

----

后来牛就穿着消毒服、戴着消毒帽进来了。

这个男人,开始心疼地握我的手、吻我的额头,

低下头,在我耳边,紧张地重复你很伟大……你好勇敢……我知道你很疼……

----

但是那个时刻,

我忽然觉得,

有些事有些疼痛只能你独自经历。

你的亲人家人爱人,

可以陪伴你,为你加油鼓劲,

但是帮不了你。

就像一条河,你在水里,他却在岸上。

----

我对牛说:好希望这是场噩梦。

梦醒了,娃已经出生了。

隐约觉得牛看着我笑了,笑得很勉强和苦涩。

握我的手更紧了些。

----

后来,我跟牛说,你别说了。

接着随宫缩一遍一遍做动作。

实在忍不住才会说一句:挺疼的.

----

有个大夫,可能是助产士,

对我说,再给你两个小时(好像是,记不真切),你要再生不下来就只能侧切了。

----

又后来,来了个级别更高的大夫,

叫来了刚才那位助产士,说balabalabala,多久多久前已经有这种情况了,怎么不处理。

转身跟我说,每次宫缩用力后娃的心跳都会减弱,只能侧切和产钳了。

还安慰我说她们会好好手术,术后帮我把伤口缝得细一点。

这是我在整个分娩过程,除了导乐主动提出帮我喝小米粥剥巧克力以外,来自医务人员的最贴心的话了。

事到如此,我知道也只能这样了。

因为当时,每次用力都让我更绝望,我自己知道:每用一次力,我的力气都会越小,顺产的希望也就越小。

----

这就进入了手术阶段。

牛也被要求离开产房了。

虽然没能亲眼看到宝宝出生,

牛陪产对我最大的意义,

不在于他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而是,从一怀孕,我就没怀疑过,

他会进产房陪我。

他让我相信,

他会始终在那里。

海妇4.5小时产经(三)

2012-11-29

都到三了。

看来我真是个记性还行的话痨。

刚才看到9楼mm回复:生孩子也太不容易了吧……

偶想说,宫缩加用力的一段,真的是最难熬的一部分,

到后来手术阶段反而变得可以接受和忍受了。

生娃后我跟比我早几天的朋友说很痛苦,一言难尽。

之前一直鼓励我的她对我说:我也是。当时没敢跟你说怕吓到你。我在产床上想的是,今后再也不生孩子了。

而我,当时在产床上,除了琢磨怎么生娃和结束噩梦,想到的一句是:一个女人,必须要很爱一个男人,才可以为他生娃。

呵呵,当然,也是为自己,为孩子哈。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生娃后迟早会忘记当时最真切的痛楚,继续新的生活……新的快乐……和烦恼。

----

接着进入手术状态。

忽然有了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画面。

有人拿了手术什么单要我签字,等我签了还要找牛签字。

来了几位大夫护士,推来了医疗器械。

消毒、局部备皮、局部打针麻醉。

在一片兵荒马乱又井然有序中,

刚才那位说话贴心蛮有气场的大夫开始手术。

我自己觉得手术比之前用力好受多了。

一是有局部麻醉,二是至少一定程度摆脱了那种无能为力越来越绝望的感觉。

手术很快,等手术结束后第一次宫缩来的时候,我听到几个声音喊用力。

这次我几乎用上了所有的力气,因为好害怕都手术了还生不下来,

再转剖腹会受两重罪,甚至影响到宝宝的安全。

还好,随着用力,宝宝被拖拽(好恐怖的词,之后知道是产钳助产,属于顺产和剖腹之外的分娩方式)着出来了。

好像还伴随着哇哇的哭声。

没一会,宝宝被送到我眼前,问男孩女孩?

之前并不知道宝宝的性别,那一刻,我听见自己清晰地说:女孩!

之后,宝宝被简单清洗后放到离我一米左右的小床里。

其他人都走了,留下一位大夫帮我缝合伤口。

局部麻醉的效果渐渐消减,不过我似乎在分娩中萌生出忍受疼痛的更大勇气。

在小小的半间产房,我侧着头静静地看着小小牛。

她小小的身体,小小的脑袋,红红的皮肤,头发浓密,

一时看不出来好不好看,或者更像谁。

她安静地睡着,后来爆发出一阵啼哭。

看着看着,想到之前她那么努力地入盆、穿过宫口、努力来到这个世界和爸爸妈妈见面,

那么勇敢、坚强,

分娩过程始终没掉一滴眼泪的我,眼泪顺着脸流了下来。

----

缝合伤口的过程中我还亲眼目睹了邻床的顺产过程,

看见他们家的小人儿被生了出来,减掉脐带,简单清洗后在妈妈的脸蛋上贴了贴。

----

等大夫缝好的伤口,又交代了我一些注意事项,

比如不要左侧睡(伤口在左边),每天清洗什么的。

我就被转移到另一张床,推出产房,在楼道一侧打着点滴进入产后两个小时的观察期。

----

最开心的是,小小牛也被抱了过来,

在护士的帮助下开始吃奶。

小小的人儿不哭不闹,埋在我的臂弯里用力地吸吮着。

我想,这就是我要的幸福。

之前再多的疼痛、不方便、等待、煎熬,都是值得的。

----

终于被推出了产房楼道,听到叫我的名字,

牛、爸爸妈妈、婆婆都激动地冲上来。

老妈连连向我挥动大拇指说你真棒~真勇敢~我们都没想到你这么勇敢。

老爸拿着关掉闪光灯的相机冲我和小小牛使劲拍照。

连等待在产房门口、夹道而坐的陌生人家属都低头看我和小小牛,

冲我们微笑,夸小小可爱,

彷佛我们彼此认识,彷佛这是他们看到的从里面推出的第一个婴儿。

----

呵呵,就这样,

我和我们开始了人生的新阶段。

从此多了一份甜蜜而沉甸的责任。

----

赶在老妈短暂离京前把产经写完了。

有空再简单补写住院和月子期间的关键词吧。

----

这是送给小小牛的礼物。

希望你,

平安,健康,快乐!

三岁半的牛小小,兔妞发小,希望宝贝们健康成长,永远孩子般的纯真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