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20170627

一直到现在凌晨一点多才查哨回来,却仍没有很大睡意。心中的事情久不能平静,气的是被小人背后挖坑自己还傻逼一样的往里跳,气的是自己对于别人的冒犯敏感性太差忍受惯了不知回击。今天的事情注定会让我记忆深刻,也许会永远留在脑海中,每当懈怠拿出来重新晾晒,没有作为就没有地位,只能被别人笑话。一步步走到今天,居然连这一些道道都摆不明白,血性全失,尊严扫地,耻辱之日。今日之耻辱,必须找回场子,不是为报复,只是为了自己尚存的尊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