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二月相依为命

没在枯萎的墨水河道痛饮烂醉

没给焦灼的褐柏填一曲抚慰的慢词

没坐在钓竿旁智胜一条鱼

没伏在母亲的怀里痛哭一场

没说出准备了好久依然欲说还休的话

没把流沙与拉萨抛到九霄云外

没躺在哈尔盖仰望马群忘记飞翔

没在德令哈找到传说中无情的姐姐

没看到塔尔寺的转世灵童苍老了容颜

没把写了一半的诗做了一半的事拉杂摧烧之

没停下来等待时间漫过额头

没来得及哀叹朱颜辞镜花辞树

你扑面而来,子弹一样击中十二月

日子一朵一朵凋零,岁末花容失色

一些破碎拔地而起自己和自己相依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