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

字数 2379阅读 285
图片来自网络

文/玄宝

顾沁宁挂了电话之后,发了会儿呆,回想起那天在电梯里遇到许家明。

原本偌大的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电梯门已经关了很久了,两人都没有按楼层,也没有跟对方打招呼,僵持了好一会儿,许家明才伸出手去按按钮:“你要去哪层?”

“17楼,谢谢。”

到了今天,顾沁宁不再是那个只会仰望的小姑娘了,办公室的下属们尊称她一声顾经理,很多事情她也可以独当一面,可面对许家明之流,她发现自己仍旧会紧张,以至于声音都不正常。

这是潜意识的自卑,大概是改不掉了。顾沁宁心里也有些发苦,又发恨。

电梯上方的数字在不停地变化,顾沁宁希望电梯快一点,再快一点,里面的气氛不太对,她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最终是许家明打破了沉默,他没有看着她的脸,而是对着镜子里面目不清的顾沁宁说:“顶楼有一家不错的餐厅,一起吃午饭?”连名字也不称呼。

顾沁宁跟许家明的交集并不是很多,在大学的时候只是一起出去了几趟。许家明对她的认识大概也只是陆匀之的一个同学吧?

她对这些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总有一种敬仰之心,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崇拜感。即使现在她自己说话有了些许底气,也总觉得中气不足。

定了定神,刚想开口拒绝。

许家明的电话响起来,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终于转头对着她说:“抱歉,是慕南的电话。”

慕南,周慕南?顾沁宁的手心有些热,汗津津的,身子不自觉往电梯后面靠过去,脑子里警铃大作。

电梯到十楼的时候几个人搬着箱子进来,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什么事情,打破了两人的尴尬气氛。

17楼终于到了,她准备跨出去,在打电话的许家明突然按住电梯门,盯着她,眼神幽深:“中午十二点半,我在餐厅等你。”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顾沁宁鬼使神差地点头说好。

电梯门关了许久,她还在门口发呆,迟迟不向公司走去。

周慕南,她晦暗大学生活中唯一的光亮,这抹光亮让她惦记了这么多年。有时候辗转反侧,她怪天怪地,竟然找不到可以怪下去的落脚点,那种求之不得的不甘别提有多憋屈。好不容易许多情愫淡了下去,结果一遇到旧人,就被提起,太过细腻的感情,更多时候是一场整蛊。

以前她和陆匀之一起看一部电视剧,女主角对男主角告白:他就像是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一直都是他照亮别人,别人只是他的衬托。

陆匀之嫌这句台词普通又肉麻,她却记得非常牢。

那时周慕南就是她的星空里最亮的那颗,他的光芒太强烈,却从来不属于她,她一直在仰望,从未触碰过。

好个许家明,果然是名律师,打蛇打七寸,他就确定她会为了听一丁点关于周慕南的消息就去赴约。

然而很奇怪,中午的午餐居然就像两位许久不见的校友相聚,除了谈论学校景致,说起公共课的老师,顺便问了问对方工作如何,没有提起任何故人。

午餐的氛围不错,轻松有趣得让顾沁宁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小人之心了。

最后午餐差不多结束的时候,许家明喝了口水,拿起餐布擦擦嘴,才开口:“慕南从英国回来了,现在还在北京,过段时间也会回来。大家难得遇到,到时候可以出来聚聚。”

听完这句话之后,顾沁宁才知道这顿饭的意义,大家都是来交换消息的,前面的氛围不过是为了烘托最后的一分钟。

她也拿起水杯,但终究没有喝,有些嘲弄地笑笑:“大家都往前走,唯独匀之回老家,过闲云野鹤的生活去了,真让人羡慕。”

果然,顾沁宁看到许家明的脸色不动声色地暗下去了,不一会儿就结束了午餐,恢复了两人陌生的距离。

顾沁宁自嘲,至少我还吃了顿不错的午饭,至少我还知道过段时间能跟周慕南共同呼吸在同一个城市的雾霾下。

说她长情吗?不一定是这样的。

她不愿意承认自己嫉妒陆匀之,才对许家明说了谎。反正他们不会再有交集,一点小谎,无伤大雅。

许家明怎么也想不到,得到的竟然是陆匀之不在这里的消息。

他三年前从国外回来,先在北京呆了一年,因为不适应天气,加之律所新开分部,他生长于斯,便返回出生地。知道很多同学都有各自的选择,很大一部分的同学都回老家去了,有的考公务或者在家里人的安排下进了不同的机构单位,人生开始按部就班地活下去。

她呢,她也是吗?

有人也提起过陆匀之,是他一直不敢去听这个名字的任何消息。

这些年陆陆续续有同学结婚的消息传来,她是不是也结婚了?她的丈夫好不好?她过得快不快乐?她是否早已经不记得他了?

每一个假设都让他不肯往下想。

他怕她已经结婚生子,从此失去灵气,变得面目模糊,也怕她过得不快乐,但又不想她太快活。

说到底,他就是不甘心。

他甚至想去问问陆匀之,说爱我的时候,你有没有骗我?

这几年他好像在赌一口气恨着谁,可是想到她似乎不会再回来穗城,大家再无相见的可能,好像让他恨的对象一下子消失了,他绵绵不断的恨意打在棉花团上,化为乌有,心里头的失落反而更重了。

周慕南是要回来了没错,但他是带着未婚妻回来的。说起来是他许家明卑鄙,利用顾沁宁曾经的暗恋心理去套取陆匀之的消息。

回头想想,其实她不在穗城也好,也就不会总想着某天能重新遇到她,在某个他们共同去过的地方突然心头一跳,还得费心去想遇到时该说的话。

在设想的千万遍里,最终的画面都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冲上去扼死她,两人才得以解脱。

这种思绪困扰了他整整一个下午,直到林清雨敲门进来,提醒他晚上跟区检察官有个饭局,他才努力让自己从那种莫名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林清雨是他父亲战友的女儿,小他几岁,考了一次司法考试,现在备战第二次,毕业后留在所里,跟着她做律师助理。

大概是女孩子的缘故,林清雨很有些小心思,给他安排日常的饭局跟会议,也帮了他许多忙,甚至还帮他挡了一些不必要的桃花。

作为男人,他很享受这种照顾,既然大家不说穿,你情我愿,一直这样下去,看起来也不错。

只是一旦想起陆匀之,就总觉得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7)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每天更新1-2章,没什么大事情,一般不会断更。

谢谢每一位赞赏和喜爱的朋友们,感恩,感谢,感激!
欢迎大家留言聊天讨论,我一定一定会尽量快速回复!
再次感谢每一个打开文章的你,比心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