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舌头割了吧 | 籍说

(《新阅微草堂笔记》之五《割舌头》,原创首发,大家的关注是对我最大的鼓舞!)


A

我不是网红,也不是名人,但我最讨厌,甚至说,最厌恶的就是狗仔!

不止是厌恶,是恶心。

包括我,我们每个人都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隐私,但我们又对别人的隐私感兴趣。

这是为什么呢?简单的说,本性而已。

路边有人在玩车震,你看还是不看呢?对面阳台有女人光着上身在晾衣服,你看还是不看呢?网络里你心仪多年的某个女明星被捉奸,你看还是不看呢?

不管你看不看,我会装作不在意的从车边经过,偷偷看一眼她们玩车震;我也会在自家阳台隐蔽起来,偷偷看一眼对面的女子够不够大,够不够白。

但,我只看不说。看,无罪;说了,就是对人家的伤害。

真的,我一点都不想做圣人,更不想做坏人,甚至,我一直朝着做一个高尚的人的方向去努力。

但,如果遇到别人在车震,如果不偷偷瞄一眼,那简直是对自己的犯罪!谁没有过偷偷下载小黄片的经历呢?遇到真人秀,干嘛错过?

我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下流呢?根据自己的内心思想,自我鉴定一下,猥琐哥一枚。

B

谁不猥琐?董桥还写过一个叫云姑的女人,他说,“云姑是我小时候的邻居,我读小学她读中学,长发又浓又黑像绸缎,我从小到大,印象深极了,多年前还写过她。”在董桥的眼里,云姑的眼神像夜空中的孤星尽是无字的故事,藏着依恋,藏着叛逆,藏着天涯……董桥说,那年云姑三十七,依然一副微微惹尘的淡菜仕女图,深幽的眼神荡着七分禅念,三分牵挂。

问题是,如此美丽如此令董桥神往的云姑,其实不是董桥的女人,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云姑是他的朋友方仁语的情人。我很想知道,方仁语看没看到董桥的这段文字,我更有一种隐隐的期盼,希望云姑能看到,没有女人不喜欢马屁的,尤其是这种听起来跟真的一样的小肉麻的马屁。

但董桥也不得不承认,再动人的男欢女爱都是私事,别人听了肉麻。

想想也是,两个人的事儿,笑也好疼也好,要么偷着乐要么偷着哭,没必要弄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C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有一则“蔡某”的故事——

沧州瞽者蔡某,每过南山楼下,即有一叟邀之弹唱,且对饮。渐相狎,亦时到蔡家共酌。自云姓蒲,江西人,因贩磁到此。久而觉其为狐,然契分甚深,狐不讳,蔡亦不畏也。会有以闺阃蜚语涉讼者,众议不一。偶与狐言及,曰:“君既通灵,必知其审。”狐艴然曰:“我辈修道人,岂干预人家琐事?夫房帏秘地,男女幽期,暧昧难明,嫌疑易起。一犬吠影,每至于百犬吠声。即使果真,何关外人之事?乃快一时之口,为人子孙数世之羞,斯已伤天地之和,召鬼神之忌矣。况杯弓蛇影,恍惚无凭,而点缀铺张,宛如目睹。使人忍之不可,辨之不能,往往致抑郁难言,含冤毕命。其怨毒之气,尤历劫难消。苟有幽灵,岂无业报?恐刀山剑树之上,不能不为是人设一座也。汝素朴诚,闻此事自当掩耳;乃考求真伪,意欲何为?岂以失明不足,尚欲犁舌乎?”。

意思是,沧州有个盲人蔡某对别人的隐私感兴趣,问之于狐仙。狐仙说,内室秘地,男女幽会,本来是暧昧不明的,容易产生嫌疑。何况杯弓蛇影,毫无凭据,却添油加醋,好像是亲眼目睹一样。你还要查问真伪,你想要干什么?难道还想被割舌头吗?

看来,偷窥别人的隐私还可以原谅,但如果还去添油加醋的传播,会被割舌头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在大约66岁时才开始写的志怪小说集,历时十年乃成,以四库全书总纂官的大手笔,于人...
    以文化蝶阅读 448评论 2 3
  • 乌鲁木齐杂诗 [清]纪昀 余谪乌鲁木齐凡二载,鞅掌簿书,未遑吟咏。庚寅(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恩命赐环,辛卯二月,...
    名可名也阅读 5,787评论 2 2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5,403评论 16 21
  • 今天感恩节哎,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恩相遇!感恩不离不弃。 中午开了第一次的党会,身份的转变要...
    迷月闪星情阅读 7,998评论 0 9
  • 可爱进取,孤独成精。努力飞翔,天堂翱翔。战争美好,孤独进取。胆大飞翔,成就辉煌。努力进取,遥望,和谐家园。可爱游走...
    赵原野阅读 1,505评论 1 1
  • 在妖界我有个名头叫胡百晓,无论是何事,只要找到胡百晓即可有解决的办法。因为是只狐狸大家以讹传讹叫我“倾城百晓”,...
    猫九0110阅读 1,433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