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周瑜之死有多少疑点?读完这篇你就明白了

字数 2107阅读 1178

周郎呼不醒,久立听江声。生平事迹也介绍了,写一写阴谋论吧,当故事看即可,周瑜,字公瑾。

临终奏章

周瑜临终前给孙权写了奏章,有3个版本:

“当今天下,方有事役,是瑜乃心夙夜所忧,愿至尊先虑未然,然后康乐。今既与曹操为敌,刘备近在公安,边境密迩,百姓未附,宜得良将以镇抚之。鲁肃智略足任,乞以代瑜。瑜陨踣bó之日,所怀尽矣。”——《三国志·鲁肃传》

“瑜以凡才,昔受讨逆殊特之遇,委以腹心,遂荷荣任,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规定巴蜀,次取襄阳,凭赖威灵,谓若在握。至以不谨,道遇暴疾,昨自医疗,日加无损。人生有死,修短命矣,诚不足惜,但恨微志未展,不复奉教命耳。方今曹公在北,疆埸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之事,未知终始,此朝士旰gàn食之秋,至尊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傥或可采,瑜死不朽矣。”——《江表传》

“修短命矣,诚不足惜;但恨微志未展,不复奉教命耳。方今曹操在北,疆场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之事,未知终始,此朝士旰食之秋,至尊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傥所言可采,瑜死不朽矣”——《资治通鉴·卷六十六》

就像裴松之在引注《江表传》时所言,“意旨虽同,其辞乖异耳”,意旨虽然相同,言辞却很反常。而司马光在编纂《资治通鉴》时,可能也注意到了这段记载里的异样,并隐去了部分内容

《三国志·鲁肃传》的内容很官方,就是要让鲁肃当自己的继任者。《江表传》和《资治通鉴》的版本很像,或者说司马光只截取了一部分,剩下的其实一模一样。看看被截去的部分吧,一是提及攻巴蜀、取荆襄,这是周瑜“二分天下”的计划,二是周瑜遭遇暴疾,这才药石罔效。

按周瑜本传的说法,孙权是已经答应施行他“二分天下”的战略了,可周瑜却病故在归途上了。而且这个病来势汹汹,仅仅一天的治疗,周瑜就知道自己该交代后事了,并不像是一年前江陵之战的箭伤,若是旧伤一年都过去了,何以发作得如此剧烈?

因而,矛头要指向孙权。再来看看孙权在这段时间里的动向,本来刘备跑来京口求都督荆州时,周瑜是劝孙权软禁刘备的,同时还有吕范在一旁劝,而刘备也对孙权说了一句诛心之言“(公瑾)恐不久为人臣耳。”

“吕范亦劝留之”——《资治通鉴·卷六十六》

在赤壁之战过后,周瑜的声望也一时无二,再加上周瑜近乎一方诸侯的实力,不仅是刘备想离间,曹操也不甘人后,“瑜威声远著,故曹公、刘备咸欲疑谮之”。从《周瑜传》中可以看出,在同一时间,鲁肃也提出了他“借荆州”的构想,而最终结果是,刘备没被软禁,借走了南郡,恰好周瑜挂着南郡太守的职务,恰好周瑜在归途病逝。

先说庞统

提两个人:庞统、甘宁。周瑜担任南郡太守后,就强迫他出仕了,而以周瑜让人“饮醇chún自醉”的体质,也让庞统一展所长,让周瑜乐得清闲。

“周瑜领南郡,以庞士元名重,州里所信,乃逼为功曹,任以大事。瑜垂拱而已”————《荆州先德传》

庞统也是送了周瑜最后一程的人,为周瑜送丧至东吴,然而吴人虽然知晓他的名声,这可是“南州冠冕”,都知道他的本事,却没有一人出言挽留,哪怕是当面交流过的全琮、顾邵、陆绩。他们可个个都是江东世族中人,能让他们不发声的只有更上层,大约在江东已无庞统立足之地了。

接下来,作为南郡功曹的庞统,也随着刘备借南郡归来,一同划入了刘备阵营。刘备还问庞统当年周瑜是不是有软禁他的想法,庞统表示确有其事,这也说明庞统是能接触到周瑜机要事宜的。

“先主与统从容宴语,问曰:‘卿为周公瑾功曹,孤到吴,闻此人密有白事,劝仲谋相留,有之乎?在君为君,卿其无隐。’统对曰:‘有之。’”————《江表传》

周瑜也确实重用了庞统,也许庞统就负责准备入蜀事宜,周瑜、吕范试图软禁刘备也算是前期准备,若能成功施行,刘备势力就不足为虑。后来,刘备入蜀带的就是庞统,且庞统还能提出上中下三策,说不定就是当初为周瑜准备的入蜀计划,只是做了他人嫁衣。

再说甘宁

他是周瑜、鲁肃联手推荐的,当年甘宁还能跟孙权谈谈战略方针,等到吕蒙这对他的评价就变成“斗将”了。而甘宁的战略规划,可是暗合周瑜取蜀计划的,当年连张昭都反驳不了。

以甘宁的勇烈,却没有受到太多重用,只是官至西陵太守、折冲将军,这只是个杂号将军,连凭功封侯都没办到,拿什么跟张辽比呢?人家可是前将军、征东将军、假节、晋阳侯,谥“刚侯”。大抵是抑郁不得志了。

“此即公瑾关蜀之策,宜其识拔推荐也。”————《三国志集解》

再看看后来诸葛瑾、步骘zhì为周胤yìn求情,多半篇都是在谈当年周瑜的功绩,他们对孙权的想法心知肚明,对当年发生了什么也心知肚明,就这样孙权还是拒绝赦免周胤,等到朱然、全琮等人上书后,孙权才勉强应允,然而此时周胤已经病死。

“瑾、骘表比上,朱然及全琮亦俱陈乞,权乃许之。会胤病死”————《周瑜传》

当年越王勾践可以擅杀功臣,那么屈身忍辱,有勾践之奇的孙权呢?至于官方记载,只会留下最官方的说法,一句病卒足矣。

看,选择性使用史料,就是这效果了...在那个连伤寒都不理解的年代里,箭伤感染导致身体日渐衰弱,是很正常的,膝盖中箭的张郃不也跪了,病卒完全是有可能的嘛。

周郎去后赏音稀。为君持酒听,那肯带春归。


看官如感兴趣,三国系列都在这里了
三国流年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