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费斯雨发财记(21)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午开会,一个老板,一个记录员,九大主管。

老板的脸胖,脖子短,像曾志伟。平时笑起来是弥勒佛,现在板着脸像恶夜叉。老板有随时变换情绪的权利,雇员只能根据老板的天气调整心态,费斯雨明白今天得小心伺候。

现在,费斯雨就很小心。老板在长条桌的前端两手握着文件,面无表情,一板一眼,一字一句念咒。费斯雨拿着一模一样的文件听老板朗诵,每个主管人手一份,有眼色的即便手头有文件,也在奋笔疾书,不时点头,忧心忡忡,以示与老板同步。

费斯雨看见周强表情悲壮,很认真做笔记。人事科老张更是鸡啄米似地点头,好像马上就要拍案叫好。其他主管表情不是那么强烈,但都在洗耳恭听。唯有市场部的余佳佳冷着脸,抄着手,像是很不耐烦。

余佳佳今年三十五岁,半老徐娘,犹存风韵。当个市场部主管已是职场生涯的顶峰。职业没有前途,家庭就放在了第一位,她的作息时间跟老公,儿子同步,五点半下班正好买菜做饭。雷打不动。现在要求延后半小时下班,作息时间就乱套了,这是她很不乐意的。

但是她不敢提出反对,进公司第一天就有宣誓,一切以公司利益为主。说白了,就是老板让你站着死,你不能坐着生。一切以老板的意志为转移。

她不敢恨老板,就只有恨“马屁精”周强,“老好人”老张和“惹事精”费斯雨。螺丝壳里做道场,这三个人就没有消停的时候,老是搞得公司风云变幻。特别是费斯雨就像是沙丁鱼中的鲶鱼,总是出状况,很烦人!

余佳佳一点都不喜欢费斯雨。九个主管,就她们两个女人,按说应该惺惺相惜。但费斯雨的野心昭然若揭,做工作喜欢全力以赴。两相对比,老板对她的中庸之道就不是很满意,害得她也放弃得过且过,强打精神,认真工作。

老板声色俱厉地批评了最近一段时间工作上的散漫,又特意强调了主管绝对不允许从事额外兼职。

费斯雨也很郁闷,先不说老板目前对她的态度由赤道变南极,单说几个主管,以前做人事科副科长的时候,大家对她都很好。很好的表现是能聚在一起八卦公司谁谁的花边新闻,小道消息。自从当上后勤部部长以后,除了工作上打打交道,交情就只剩下表面的客气和虚与委蛇。他们故意拉开距离表示敬而远之。

费斯雨知道大家对自己有忌惮,或者妒忌。年纪轻轻就做到主管位置,铁定跟老板有暧昧。你能力再超强,又怎么样?只要还在同一个圈子里,就会自动把你当丑小鸭。

费斯雨一直大大咧咧,以为清者自清。没想到大家同声同气,一律把她挡在他们的地盘之外。潜规则不重要,但潜规则影响到别人的饭碗时,那就另说了。费斯雨在公司里成了最不得人心的主管。现在老板也嫌她锋芒毕露,竭力打压。

难道我一直很嚣张吗?费斯雨在心里愤怒,“你老板杀鸡儆猴,卸磨杀驴吧?你是代表大家来声讨我呢?还是真正要什么规章制度?我的工作干得不好吗?以前的后勤部部长怎么干的,乱七八糟,还贪污,财务被他的混乱搞得头大。自己接手以后,条理清楚,账目细致,节约了不少开支,特别是那个量化表格,非常好用,员工每天上线一看,就很清楚该干什么。整个部门有条有理,有章可循。

费斯雨想到表格,猛然醒悟到自从有了量化表格,自己几乎没有用处了,部门已经脱离她自转。

她恍然大悟,后悔不迭,怎么不留一手呢?底牌翻给人家了,当然要出局啦!难怪老板最近老是是阴阳怪气,用不着我啦,是吧?

费斯雨还在暗自嗟叹,老板阴沉沉的眼睛望了过来,脸上阴晴不定。费斯雨收回遐思,老板的视线已经回到桌上的文件,嘴里却向费斯雨发话:“费主管,现在请你谈谈对这份文件的看法。

七个主管埋头看文件,眼角带着不屑。余佳佳面子上为了女性支持女性的原理,微笑着认真地看向她,貌似春风满面,骨子里却冷漠如杀。费斯雨吐一口气,字正腔圆,寥寥数语,“是的,我们要坚决执行老板下达的一一零号文件,加强纪律建设。”

“完了,就这个?”老板不满意,他要亲口听到她发自内心的忏悔。

费斯雨装疯卖傻,“老板,关键是执行。我现在就想马上回到部门,立即带领员工认真学习文件。”

周强站起来,“老板,我认为这个制度非常好。公司是什么,又不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去就去,把公司的前途放在哪里?一个公司起码要有灵魂,有思想,有道德,有情操,有纪律。很多公司怎么垮掉的,就是管理人员知法犯法,以身试险,带头破坏公司制度。以后我们要互相监督,为公司的欣欣向荣加油。”

除了费斯雨,其他七个主管都皮笑肉不笑拍手赞好。谁都不高兴多上半个小时,除了“马屁精”周强。费斯雨更是一股邪火在腹部绕啊绕啊,很想一拍桌子,“老娘不受你这窝囊气!”

想归想,她还是盯着纸上白纸黑字的“明年要买房子”计划。这六个字刺激得她毫无雄风。开会前,她列了几项必须忍声吞气的原因,写在纸上,阻止自己临场发飙。其中,买房子是重中之重。

其他主管纷纷表示要整顿部门内部问题,人事科老张谄媚地加一句,“不聪明不要紧,但是要努力学习,虽然跑得慢,但我们跑得远哪!”

不只是世态炎凉,落井下石。原来还有你辛苦地爬呀爬,爬到一个高度,虽然风光无限好,却是悬崖峭壁。面积不大,人却多。站在这个高度的人害怕你把她(他)挤下去,只有拼命挤兑你,踩你。

职场如战场,到处是刀光剑影,哪里有女人一说,更别提漂亮女人,每个人捂紧自己的饭碗,防贼一样盯着后来者,像原配防小三一样严防死守。

费斯雨很想鄙夷不屑地转身就走,高傲地昂着头,她的心里大小念头像麻雀开会叽叽喳喳,最后乌鸦把麻雀赶跑:绝对不能走,忍下去!

她很辛苦地忍着脾气,面色如常地看着文件,不置一词。

讨论的结果,文件坚决执行,绝对不会辜负老板的期望。

开完会,已到下班时间半小时以后,纪国进按点来接她,已经多等了她半小时。费斯雨窝着一肚子火发牢骚。纪国进开着车,两人回到茶楼叫上费小通,白达云已经在“火之箪”隔壁海鲜楼点了菜。费小通看到纪国进,很腼腆地笑,觉得姐姐真能干,男朋友一个比一个帅,一个比一个棒。

纪国进安慰暴躁的费斯雨,职场就是这样,你要么庸庸碌碌,什么都不争,对谁都好,一辈子做个小职员,大家夸你是个老好人;要么就得忍受流言蜚语,把心蒙住,脸皮罩起来,全身笼上盔甲,忍住别人丢过来的刀,剑,戟,叉,踩着他们往前走。

三人坐定,费斯雨给彼此做了介绍。白达云的男朋友顶着黑眼圈也在,眼风从手机上跳出来,瞄了纪国进跟小通一眼,算是打过招呼。白达云却夸装,惊呼纪国进好帅,跟费小通拥抱着不撒手,搞得半大小子红着脸,手足无措。

费斯雨仍是一脸怒气,嘴里拉拉杂杂。纪国进夹了一只牡蛎放进费斯雨碗里,“海上都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虫子。你愿意做吃小鱼的大鱼还是做吃虫子的小鱼呢?”

费斯雨不假思索,“那还用说,肯定是最大的鱼呀?”

纪国进继续引导,“那你还在乎小鱼的牢骚吗?再说,你都要吃掉他们了,你还不允许他们发点牢骚吗?”

费斯雨心里稍微顺畅:倒也是!既然要做事情,自然是不拘小节啦!凡事瞻前顾后,那还做什么,自己好像有点婆妈了。

举了白葡萄酒笑道,“纪老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白达云看费斯雨脸色不好,一直没敢插话,此时笑嘻嘻地要跟纪国进碰杯,“纪妹夫,我可认下你这个妹夫了,我们斯雨,我看哪,只有你hold住,一物降一物,在你面前,爪子也不亮了,乖得像小猫。”

纪国进一笑,“谢谢谬赞,不过是职场经验多一点,分享一下。”

费小通安静地对付一只大螃蟹,白达云看他长得粉糯可爱,不由伸手捏他面颊,费小通脸红得像盘子里面的虾,白达云俯身望着他,“弟弟,你做我的弟弟好不好?我要是逛商场带着你,保证比带我们家懵懵拉风。”说着拍拍沉默着边玩游戏边喝海鲜汤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头发剪得极短,脸酷似谢霆锋,脾气也像,全程黑着脸,我行我素,大冬天的,穿一海军蓝休闲夹克,破洞裤子,露脚跟的休闲鞋,拽得遗世独立。

白达云拍他,他也只是偏偏头,继续打游戏,喝汤,旁若无人。

费斯雨羡慕,“改天我有钱了,我也会这么牛的,想说话才说话,不想说话,就是美国总统跟我讲话,我也不带搭理。”

一番话讲得大家都笑了,白达云酷酷的男朋友嘴角扬一下,惊鸿一瞥,浮光掠影。

费斯雨元神归位了,食欲大增。要求白达云加螃蟹,说自己得多吃螃蟹,多长钳子,好参与残酷的战斗。白达云白她一眼,“想吃螃蟹,找点像样的理由,这个理由不行。”

“我弟弟爱吃!”

“哦!我弟弟呀!好说!老板,把螃蟹都煮了端上来!”

…………

半小时以后,一桌人看着费斯雨面前小山似的螃蟹壳,无语。连白达云酷酷的男朋友都停了游戏,迷迷蒙蒙失神地望着费斯雨,表情很复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