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不是之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学校上完最后一节课后匆匆忙忙地赶到校门口的公交车站,等着去看昨天电影院放映的最后一场《你好,之华》,很多时候我都更倾向于单独行动,比如去听演唱会,比如去看电影,我喜欢坐在最后一排或者是最角落,我喜欢在看电影的时候去观察别人看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在想什么,当他们在想这些的时候,为什么我却没有想到。

电影放映结束后我去卫生间,在里面听到了两个女孩子的对话,她们和我看得是同一场电影。

一个女孩子说,其实我是一个泪点很高笑点很低的人,但是刚刚睦睦对尹川说‘我始终相信这个用我妈妈的名字写书的男人,总有一天会来这里带我们离开’的时候我是真的崩不住了。

另外一个女孩子说,我也是。

尹川是电影中的男主角,睦睦是女主角袁之南的女儿,女主角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电影的一开始就是她的葬礼,她的存在,只是在人们的记忆里,在那本名为《之南》的小说里。

又是一个爱情悲剧,两个相爱并且曾经在一起过的人最后还是没有走一起,而你却是我全部信仰。

从卫生间出来后碰到了在那里值班的室友,她问我怎么样,我说,还行,爱情,悲剧,但是我没哭。

她笑我,你连爱情都还没有,你哭个屁。

对, 我连爱情都还没有,我哭个屁。

他们都说听过那么多大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而我耳闻了那么多的爱情故事依然不懂得爱情。

就像《你好,之华》里面一样,不仅仅讲述的是之南和尹川的爱恋,还有妹妹之华在年少时对尹川的倾慕和中年后二人相视而坐的闲谈,她对他仍有年少时的欢喜,但是她现在更有着自己的家庭,那份记忆埋藏在心底,以书信往来,不僭越,也不破坏。还有之华的婆婆,老年人挽手相依的夕阳恋,之华的女儿,年轻少女对于爱情的懵懂。一段三代人命脉相连的爱情罗曼史,在一点一点地呵护着观众心中向往的那个纯。

但是爱情这种东西实在太玄乎,让人捉摸不透。

想起自己笔下曾经写过的那几段爱情故事,或者是说写得根本不像爱情故事,文笔和心智还有经历的限制,我在这个方面纯粹是一个小白,很多故事我都想着重新来写,因为它们曾经都那么真实,那么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眼前,那么记忆深刻,锥心刺骨,只不过一不小心被我写毁了,实在是对不起故事里的主人公。

有一个故事曾经被我修改了八遍,现在才时隔一年,仍然会觉得当初自己笔下的文字原来是那么的不堪,那是一场身处异乡关于对友情和爱情之间的考验,如果让我重新来过,我会这样叙述那段故事:

想起那晚她坐在那里掩面哭泣的样子,我竟有些不知所措,那是凌晨十二点的大街,路上早已没了太多的游客,景区的店铺大多都关门打烊,在她身边的,只有一个我,我掏出兜里所有的纸巾却止不住她的眼泪,我想买瓶水给她解渴,却找不到还在营业商店,我对她说话,她听不见,我拍拍她的肩膀,她不要,她低着头看着被自己紧握在手里的手机,一直亮着屏幕,她在等着那个男生发来的消息,等着他为自己下达最后的判决书,其实更希望的发来的不是判决书。

我多想抱抱她给她安慰,可是该死的是我又不是那个男生。

手机一响,消息来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眼泪喷涌而出,我老老实实地坐在她的身旁不敢吭一声,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想起在此之前的第二十一个小时里,我还是一个在小酒吧里喝懵了酒回客栈之后借着酒劲儿对着她撒泼的疯子,因为她的执拗,推翻了我精心策划了两个多月的旅行计划,因为她的倔强,一下打乱了四个人的行程,她要回来找的这个人,只不过是个仅仅才相识几个小时的民谣歌手,而我和她相识的时间却早已经可以用“年”来计数。

那个男生此刻距离我们有七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是昨天下午六点到的这里,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她居然在这里跟我说她要赶明天早上最早的班车的回去, 她给我的理由是,她想她,一刻不停地想见到他……

后来有人对我说,其实你们当时完全是可以分开旅行的。但是我不想,我不想那是一场不欢而散地旅行,虽然当时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曾有太多的欢快,但现在细细一想,那场旅行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值得,那是一场爱情和友情的考验,我们选择在第二天全部回程都是因为我们互相之间的妥协,我对她的妥协,我另外的朋友对我的妥协,喜欢我这个朋友的男孩子对我这个朋友的妥协,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人的执拗,三个人的妥协。

喜欢我这个朋友的男孩子也是我们在那个听民谣的小屋认识的,只不过他不里面的民谣歌手,他和我们一样是听众,一见钟情,喜欢上的我的这个朋友,退掉了第二天飞成都的机票,不远万里地跟着我们从大理跟到了香格里拉,那时的他和我这个朋友一样,都是刚高考完的学生,他为了我的这个朋友,回去就改了自己的志愿,从中国的中部改到了中国的西南部,改到和她同一所大学。

两段只有在电影里出现的狗血式剧情,竟在同一时间发生我的面前,你问我爱情是什么,那时候我所认为的爱情,就是一见钟情,和不顾一切。

那个晚上,坐在大理古城下哭泣的女孩子很久才收到了那个唱民谣的男生的微信,微信还是她两个晚上前她鼓起勇气找他要的, 他给了,她兴奋地一晚上没睡觉,还无限憧憬地说不和我们回去了,要留在大理陪他。

男生在微信上说,是的,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准备领证的那种。

女孩在微信上回,那我以后就不能喜欢你的人,只能喜欢你的歌啦,你要加油,我会永远支持你的!

女孩打字的同时,泪水早已沾满屏幕,模糊不清。

旅游回去后,这个说好放下的人始终没有放下,没日没夜地想,撕心裂肺的痛,那时的她说,心里再也容不下别人。而那个改志愿的男孩跟着我的朋友去了同一所大学,一开始的时候我总能时不时在朋友圈里被塞得一碗好狗粮,但后来,甜蜜变成负担,负担变成争吵,争吵变得隔阂,男孩离开了那个大学,回到该属于他的地方,他们像是两个不曾碰面的陌生人,从此再无交集。

那时的我在想,爱情是什么,爱情也许就是遇见和错过。

就像之华对于尹川的感情,我爱过你,但同时我也错过了你。

现在的我喜欢时不时去一些声音直播间,去听听陌生人的故事,感受着不一样的人生,而对于那个喜欢着民谣歌手的女孩后来怎么样了,我不知道,也许在有些时候友情和爱情会是一样的,会闹别扭,会和好,会在回首往事时心如止水,而且一边在回忆的时候也会挂上浅浅的笑意。

某个晚上,我在某一个直播间听到她在讲自己的故事,那是时隔六个月后再次与她取得联系,我像直播间下面所有的听众一样在默默地听着她讲着那段她和那个民谣歌手的故事,虽然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但我还是能够感受得到她内心深处的遗憾,现在的她,有了一个新的爱情故事,或者更准确地说,前面的,只能说是经历,不能说是爱情。现在的这段爱情,男孩是爱她的,她对男孩说,她需要一段时间去忘记一个人,男孩说,没关系,我等,等你爱上我。

那个晚上,直播间里面有几百号人,女孩用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讲完了那段让她记忆深刻的故事,我静静地听,只听见她最后说了一句“好吧!我承认,我承认我是重色轻友。”我一不小心在这边笑了出来,我知道那句话是对我说的,她可能看到了我进直播间。

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也似乎想通,爱情前面,哪有什么重色轻友,友情愿意为爱情让路,陪他们去追逐他们想要的幸福,就像很多人在下面评论的一样,那是一场关于对友情和爱情的考验。

女孩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晚上她在直播间讲完故事后,一个男孩就抓狂了,一大把的信息对着我狂轰滥炸,为什么,为什么她还在讲他的故事,为什么她不讲我和他之间的感情!

我对着手机屏幕,打出了一段自己都不曾想到过的话。

你放心,她现在是你的,不然她也不会答应和你在一起,我了解她的性格,如果你爱她,就让她保留着那段记忆,她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讲出来那段记忆,不是抓住紧紧不放,而是放下了许多……

男孩听了我的长篇大论才安下心来,那时的我在想,爱情是什么,爱情还会是在乎和吃醋,虽然我不曾有拥有,但我看着她们的故事,我就学会了很多,尽管这些“很多”我不曾去实践。

那个和男朋友分手的朋友并没有因此而沉沦,新的感情总会有新的开始,我原来那种“一心一意,守一人终老”的观念也终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打破,在没走进婚姻之前,多经历几段感情未尝不是自己好事,他们在不断的在遇见和错过之间找到最合适的彼此。而我,就像是一个偷听故事的孩子,很多时候,我都喜欢把自己比作成一个孩子,因为只有孩子眼中的世界,才是最纯美的。

你好,之华,可是之华没有和年少时她喜欢的那个男孩走在一起,之南也没有和她的尹川走到最后,谁的爱情不曾留有遗憾呢,但是留有遗憾的爱情不一定就是不美丽的对吗。

就像你们一直在说听了那么多大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而我听了那么多的爱情故事,仍然读不懂爱情的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