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午夜时分,武汉街道口一个不知名的路口,一个叫做回春的酒楼,昏黄的灯光,照着几个淡黄色的木制桌子,几个窸窸窣窣的大妈,还有几个坦胸露背的中年男人在哪里忙着照顾客人,酒肉穿肠过,谁知情意浓,坤哥拉着我的手让我陪他喝酒,他把他的理发店的同事都请过来了,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就在那里寒暄了一阵儿,桌上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老板娘,还有坤哥朋友,其实这些人根本就不咋重要,因为同事一场,因为工作才相聚在一起,这个坐在我旁边的男生,九五年,和我一般大,留着帅气的黄色的头发,身穿白T恤,其实是来买醉的,顺便让我陪他开导一下,其实就是上一段情感问题,久久不能放下,那个好了三年的女朋友跟别人跑了,我擦,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强吻了爸爸的唇,还在此期间给我灌了酒,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蹭吃蹭喝,而他的目的就是花钱买开心,中间还占了我的便宜,看在这顿饭的面子上,我就不会太计较啥,人各有所图,每个人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行,这个就是人类社交的基本法则。

        酒后,那些其余的人就纷纷散去,因为他强吻了我,别人也会看眼色,自觉的离开了,他的小学同学在我之前最后一个离开,连一句叮嘱都没有,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扮演自己的角色,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之后,他妈的,我看了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