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 | 宝玉的“意淫”是怎么回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走到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意味渐浓,值得细细品咂。

因东边宁府梅花盛开,贾母并宝玉等一行人至此赏花,宝玉酒后犯困,秦氏可卿带他去自己房间短憩。宝玉在其房间里无数“性”象征物品的刺激下,潜意识跑出,惚惚然意乱情迷,与梦里可卿缠绵悱恻,开启青春期第一道闸口。

此中,警幻仙子说:“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绔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污。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并说宝玉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宝玉吓得不轻,忙不迭推脱解释,警幻却道:“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

至此,“意淫”两字,如石破天惊,在封建社会尘土里横亘而出,把我给惊到了。要知道,这个词要多现代就有多现代,要多大胆就有多大胆。

我们头脑里对“意淫”两字是有抵触的,因其与性有关,显得私密与具有道统压力。但仔细研读,发现曹雪芹说的“意淫”,有别于我们现在字义。

淫,过度,无节制;意者,心的指向,意志、情感等诸种心理及精神现象。肉欲无节制是“皮肤滥淫”,情感无节制,则是“意淫”。

宝玉的情感丰富无边,天生是情痴一枚。无论允许与否,只要是美的,合他心意的,他便倾注情感。脂砚斋曾批“情不情”三字与他,即说他对本不应该产生感情的人或事产生感情,这与“意淫”有相同或重叠之意。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大观园里的女子,舞台上的戏子,不管他们身份阶层如何,统统怀有爱护之意,对自然界的花草树木,同样有怜惜同情之感。

有两个例子,可见其“意淫”一斑。

六十二回里,香菱和几个女孩斗草,说自己有夫妻惠草,众人不服,笑闹间把她推到在一洼子水里,刚上身的裙子湿了半扇。

宝玉正跑过来,边可惜她的裙子,边建议她换上袭人的同款裙子,还屁颠颠跑回去,与袭人一起拿来了裙子,乖乖地背转身去等她替换。最后还不忘将香菱的夫妻惠与自己的并蒂菱一起放土里掩埋了。

四十四回里,平儿遭贾琏夫妻踢打,宝玉把她带到怡红院来,急急劝道:“好姐姐,别伤心,我替他两个陪不是罢。”这事与他何干,可他不管,只顾安慰伤心欲绝的俏平儿。然后,又张罗着替她恢复妆容,并亲自在平儿鬓间簪上一枝并蒂秋蕙。

按理,香菱和平儿,一个是呆霸王薛蟠的妾,一个是哥哥贾琏的通房大丫鬟,他都不该去亲近的,可他又那么自然而然地靠近了,安抚了。此间没有情欲联想,只有人与人之间美好的交往。

宝玉的“意淫”,因其自然而干净,因其广博而产生平等与尊重。

而宝玉之所以能在等级森然、礼法重重的封建社会让“意淫”大行其道,又不能不感谢这些给与他的锦衣玉食的生活。“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这得有雄厚的生活底气。

且不说原因,纵观历史,像宝玉这种“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之人,不乏少数。

佛陀太子出身,本可以登上权力巅峰,但在外出时发现“生老病死”苦相,毅然放弃一切,遁入佛门,普度众生。从以后宝玉参透悲苦,出家为僧来看,说“意淫”是佛教慧根的一部分,又有谁能反驳?

还有李煜,纳兰性德,柳永之流,养尊处优之时,对人间疾苦更生出无穷尽同情与深厚情感,也正是“意淫”的表现。

回到大观园。宝玉的博爱与对黛玉的专一,似乎是矛盾的存在,但细思量,若没有丰富的情感为基础,又怎可能产生专注的感情?专一之人,必然是情感细腻饱满之人,很难想象,一个冰冷之躯,有哪会有激光般的炽热聚焦的情感迸发?

古今第一淫人,或许稍有夸张,但阳光普照般“意淫”之人,在封建礼教里实属珍品,故宝玉得此头衔,值得褒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