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一曲优美且凄婉的歌

人生苦短,生命无常。

最近再读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如同细读了人生的一首长诗。

小说描写了一个玉器世家,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形态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这部五十余万字的长篇,荣获了中国文学最高奖——第三届茅盾文学奖。它以真挚的情感,冷峻的文笔,深情回望了中国穆斯林漫长而艰难的足迹,揭示了他们在华夏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的撞击和融合的心路历程,文中塑造了梁亦清、韩子奇、梁君壁、梁冰玉、韩新月、楚雁潮等人物形象,血肉丰满,栩栩如生。作者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弦,让人爱不释手。

1.为了诗和远方,只能屈服于眼前的苟且。

春秋时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西汉有韩信受胯下之辱。

在梁亦清猝然惨死后,韩子奇忍辱归仇人蒲寿昌门下,饱受辛苦。他不仅琢玉,而且在留心汇远斋的买卖,账房和师兄在汇远斋厮混多年修炼出来的“生意经”,被他在递茶送水,无意交谈之间偷偷学去了。蒲寿昌本来并不想教给他,他已经耳濡目染,无师自通,而且磨刀不误砍柴工,他提前完成了那件宝船,重新回到奇珍斋。十年以后,奇珍斋名冠北京玉器行。而韩子奇,也成为玉王,是同行中的佼佼者。

2.用艺术的手法塑造出一个个丰满的典型人物。

在《穆斯林的葬礼》这部作品中,梁君壁是作者塑造得最丰满的一个典型形象。一言一行,一频一笑,活脱脱一个《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再现。她精明能干,气势压人,惯运用计谋。暗自拆散了天星与容桂芳,然后巧妙地促成天星与陈淑彦的婚事。等天星知道真相时,一切都已晚了。

韩子奇这个人物的性格难以捉摸,他在国外可以和牛津大学就读的妹妹梁冰玉相爱、结合,他可以让奇珍斋重现往日辉煌。但同时他很懦弱,让梁冰玉愤而离去,令新月屡次受到“妈妈”的伤害。直到后来,新月故去,他思念女儿新月而病倒,写信给梁冰玉,想见最后一面,而天星把信撕毁,让他终生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

梁冰玉是个新潮的知识女性,她追求人的权利,爱的权利。可怜她用错了情,爱上不该爱的人。梁冰玉是可悲的,她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伤害了亲姐姐,也伤害了一个家庭。

韩新月,清新可爱,是那种不施粉黛便能使人神清气爽的女孩。

楚老师,谈吐文雅,又积极上进。表面上文静,内心刚强炽热。

看完这部作品,总感觉韩新月、楚雁潮这两个人物都太理想化了,浑身没有缺陷,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这两个人的“师生恋”,起初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位老师对生病的学生的安慰和同情,但越往后看,越能感觉到年轻人对爱情的执着与追求。

3.爱情是盔甲,也是软肋。

望着这个纯真的少女,楚雁潮的心在颤抖:“新月,”他说,“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感情,当两颗心经历了长久的跋涉而终于走到了一起,像镜子一样互相映照,彼此如一,毫无猜疑,当它们的每一声跳动都是在向对方说:我永远也不离开你!那么,爱情就已经悄悄地来临,没有任何力量能把它们分开了!”

这是楚雁潮对韩新月表白所说的话。当爱情扣动少女心扉的时候,她是何等的激动和迷茫,“老师,这就是……爱情吗?我们之间是爱情吗?”

爱情,究竟带给人什么?是伤害,还是愉悦?

楚雁潮的爱情带给新月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也带给新月不能长久相伴的悲伤。

新月终于烟消玉损,带着人间的情爱与谎言,带着没与生母相见的遗憾,被黄土掩埋。韩新月与楚雁潮情投意合,却抵不过阴阳两隔。也许,除却生死,还有千千万万的问题阻隔着相爱的两个人,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穆斯林的葬礼》这本书虽然读过两遍了,但每读到高潮时,还是忍不住为楚雁潮与韩新月的凄美的爱情故事而感动得掩卷而泣。

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爱的人离开人世,然而生命无常,事与愿违。活着的人,努力保存着,她们留下的最后一抹记忆。不要担心,无论多久,爱你的人都记得,依旧还记得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