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开心果一颗,也是小棉袄一件。

字数 1488阅读 65

     

      神经病友G为他感情的事烦恼,因为他不想跟他妈妈讲这些然后昨天跑来问我,哈哈哈我摸不着头脑我又不是他妈,我说好啊请我大餐。席间他可是有冗长的事要讲给我听,但我并不想知道这事里谁谁谁怎样怎样,就事论事,让他直接讲无关别人他自己的重点,他想了想:我不想另将就,但前路看不清。我没往下问,差不多懂他意思了,只是告诉他呗将就也有将就的代价,你既然自己说的眼下是将就,你自己想好就可以了。他说,他还是不想将就,我无语,你门儿清还来问我,那一刻他笑的像隔壁家二狗。

     

      当然,有些话还是没和他说,他不明白,其实这不是个他是有缝无缝的蛋的问题,是你会发现,苍蝇什么地方都会落的问题。什么备胎不备胎,原本就是两个人的事哪有那么复杂,什么曾经多长多好多深的爱情基础,你如果让她非要到对你彻底无感那个地步了你就是去和别人在一起她也不会就又爱你了,更何况现在还是个将就。这些话现在适用,以后也适用。

     

      昨天他还来了这么一句,“阿姨真伟大。” 他说的阿姨是我妈,其实这话不是一个人说过,我也不知道他是因为点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但想想,也真是。所以今天分享一个我妈和我之间的故事,并祝所有伟大的母亲节日快乐。



      大学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女,为此这帮人对我深有感悟,现在想起来还有一堆等着吐槽我的帮我套了四年被罩都成梗了拿这事群嘲我幼小心灵,还有我那只兔子,我给她起名叫屁股是希望她长的像屁股一样又大又圆,但不是又大又圆到撑死啊,结果她的死冥冥之中也打击了我幼小心灵。学习好归学习好,吃喝玩乐没闲着,市政府奖学金刚到手第二天就被我花的比脸都干净,生活费其实挺多但经常不够,然后我就混蛋了,打电话骗我妈今天教书费明天交学费,今天同学的狗死了下葬随份子明天脑袋疼牙疼胸口疼要就医,后天堂食吃了没熟的豆角食物中毒了,理由天花乱坠,无所不用其极。我妈呢,还真就每次都给,但神奇的是我俩都深沉,事实上她和我是这样的:我妈知道我在骗她,我也知道她知道我在骗她,她也知道我知道她知道我在骗她,我也知道她知道我知道她知道我在骗她,但是这层纸谁也没捅破,她在给我台阶下,我心里清楚得很。



      大学毕业那天,我跟我妈说,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花你一分钱了妈妈!要知道,从败家不给自己过程直接三百六十度霹雳大转变,得需要多大的决心,又会有多少人能真的保持做到。但是后来,我还真就做到了,并且不提不易,不谈委屈。

     


      我总嫌弃我妈笨,其实她一点也不笨,她只是情商高,不和我一般见识。但是我也和我妈说了,在啃老族依然盛行的今天,你也要感谢你有个我这么个值得骄傲的姑娘,如果我不是我,你不是你,换个人,都没这故事,都不会成立,不光彩,不精彩。你如果当时揭穿我,这件事就不是这件事,同样,我如果毕业了还得寸进尺,这件事也不会是这件事。




      现在的我们依然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但我已经不会去和我妈争论短长,她从来也没希望我功成名就多有钱,永远只关心那些在我看来微不足道但在她看来却老生常谈的问题,她只会不厌其烦嘘寒问暖我的健康和我的安全,吃什么了吃的好不好营不营养,我烧个水怕我烫着,我出个门怕我撞着,还经常抱怨我从来不给她主动发个微信。作为一个高职人民教师英语教授,她从来没逼迫我要多么出人头地学业一定要多么好,我不是也依然活成了“别人家孩子”吗。但其实如果不是什么专业课什么学习成绩特别好这些,我可没把自己当好学生,从来没有。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妈只是把我当成赚钱机器,势利并市侩,只注重我荣华富贵少想着我死活的那种,这样我就能理所应当放宽心把自己当孤儿了,我跟我妈说过,我妈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是的,不会实现了。因为她在乎我的本身大于一切,因为她无比坚定那些都没有我重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