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安故事】离人归/佳冉悦

离人归

文/佳冉悦

等到来年春,我就会回来

1

斜阳西下,古道瘦马。

吟霜布衣荆钗,围庐卖酒,此刻正是店中生意最好的时候。

她眸含笑容,忙得脚不沾地,一转身,却直直撞上了一个人,手中的酒飞溅而出,洒了那人满脸。

吟霜吓了一跳,赶紧掏出手帕,那人却向后一避,伸手沾了脸上的酒水,往唇边送去。

湿漉漉的剑眉星目,带着怔然与遥思,喃喃道:

“离人归,离人归……是青州的离人归……”

离人归是青州本地一种特产的烈酒,因青州男儿多豪迈,常上沙场建功立业,每到出征前,家中的慈母娇妻就会来到渡口,为他们鸣响鞭炮,开酒饯行。

酒的名字就叫作离人归,包含了家人们美好的祈盼,祈盼在外的游子平平安安,早日归乡。

吟霜一听到男子念出了这个名字,眼眸立刻一亮,正要开口询问时,男子却忽然一把抱住了她,嚎啕大哭,哭得像个孩子,嘶哑悲恸的声音响彻酒庐:

“回去,回去,回家乡……”

2

男子叫青黎,穿着破旧的铠甲,浑身泥土,发髻散落,手臂上伤痕累累,就像刚打完仗一般。

除了名字以外,吟霜问他什么他也不答,只抱着酒坛,拉住吟霜的袖子,不停念着要回青州。

痴痴傻傻的模样就像个疯子,旁人都叫吟霜莫管闲事,吟霜却被青黎眼中的泪光灼得心头一酸,有什么融化开来。

酒庐就开在边境处,天朝与异族战火不断,吟霜见青黎的打扮,心中琢磨开来,又特意出去打听一番后,才知道前段时日两方才打了一场仗,青黎约摸是战场上幸存下来的士兵,九死一生,却失了记忆,神志也不太清醒。

但当吟霜将青黎送到军营,军中却说没这号人物,怎么也不肯收下青黎。

几番周折后,吟霜只得带着青黎回了酒庐。

青黎还是那副模样,拉着吟霜的袖子,声音嘶哑:“回家……”

吟霜将他散乱的发丝别到耳后,若有所思:“既然是这样……”深吸了口气,她终是下定了决心,拉起青黎的手:“好吧,我送你回家。”

3

关了酒庐,点了盘缠,两人就此踏上归乡之路。

一路风餐露宿,不可谓不苦,但每当吟霜倚靠着青黎宽广的肩膀时,思绪就会飞得很远很远……

唇角微扬,噙着一抹笑,她想,送他归乡时,正是青州开满梨花的季节,她可以采花酿酒,与他树下对饮,看斜阳照水,风吹河岸。

她还愿意留下来照顾他,就近开个小酒馆,和他说许多许多话……

抿唇一笑,吟霜几不可察地握紧了青黎的手,眸光流转间,一时柔情万千。

而这些,青黎却是懵懂不知的,他只是望着满天星斗,执着地辨认着家乡的方向。

当他们日夜兼程,终于再次踏上故土时,青黎迫不及待地跳下了船,看着记忆中熟悉的渡口,身子颤抖起来。

吟霜还来不及开口,青黎便撒开腿朝着一个方向奔去,破旧的铠甲在夕阳中染了层金边,长发随风飞扬,背影被拖得很长很长。

当吟霜气喘吁吁地跟着青黎拐到一处小院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布满蛛网的小院落,木门吱呀,庭前衰败,空无一人。

青黎风一样地奔进院中,一间间草屋寻找着,神似癫狂,吟霜吓得不行,却根本拉不住青黎,直到他踉踉跄跄地奔到小院的后山处,发现了一座孤坟——

坟上长满了青草,墓碑陈旧,伶仃地刻着一行字:

青州洛氏,葬于承平十七年。

青黎身子一震,一下跪倒在地,双双深深陷进了泥土中,放声大哭。

像是光阴陡转,前尘往事扑面而来,他霎那间想起了一切,哭得声嘶力竭: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身后的吟霜瞳孔皱缩,脸色一变,如今是永宣十三年,掐指算来,这座坟竟已立了百余年!

4

洛青黎,青州人士,承平四年出征,死于承平六年的渝庆关一战。

泣不成声的哭诉中,掩埋已久的真相就这样被揭开,凛冽地直逼人心。

战死异乡的士兵,不灭的执念汇聚成了一缕战魂,游荡在世间,向着家乡的方向眺望,一心想要归家。

杯中雪,手中蝶,唇边话,那些曾经开到盛大的繁华,到头不过万事俱空,灿如烟花,短如流星,在百余年的岁月长河中,湮灭了无。

唯有那份执念,刻骨铭心,是他永恒的支撑。

坟里埋葬的是他的妻子,直到病亡的最后一刻,都在念着尚未归家的丈夫。

梨花开满时,她在渡口送别他,那些话仿佛犹在耳边:“等到来年春,我就会回来。”

可他再也没有回来。

嘶声恸哭中,青黎的身体渐渐透明,了却执念的战魂一点点消散如烟,吟霜满面是泪地想上前抱住他,指缝间却只抓住一阵风。

山里似乎响起了狼鸣,漫天梨花纷飞,声声长啸中,凄厉得不忍耳闻。

吟霜跌坐在墓前,泪如雨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