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行记(五十二)十天 七

      这些天确勒师父每天带我们去这里那里看唐卡、看寺庙。 在比较远的一个地方看传说中穷卓仁波切修行的山洞。在山洞里师父询问:“我打坐一会儿,你们等等我。”我们点头,安静地坐下来,等师父。打坐诵经的师父,在小小的山洞里,胖胖的师父呀,很帅、很庄严。

      师父指着一个树根跟我说:“那个看起来很像一个虎头。”我一脸懵地直接问师父:“师父呀,我没看出来哪里像斧头啊。”我手里比划着砍树的动作。师父摸摸我的笨猪头:“是虎头,老虎的头。”我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我说呢,确实不像斧头啊。

     在猴庙的山顶,师父指着远处问:“你看看宝塔在哪里?”我开心地喊师父:“师父你快看,这边有个美女呀!”师父说:“她不是美女。”我惆怅地问师父:“师父,哪个才是美女呀?”

      师父喊我吃西瓜,我跳起脚:“师父我想去厕所啊,刚刚喝了很多水呀,好急呀!”师父摸摸我的笨猪头:“走,我告诉你厕所在哪里。”

     好吧,我就是想说,师父就是很朋友的师父呀,很暖男的师父呀。

     那么范老师呢?他擅长自污,把自己说的很糟糕,很差劲,很惹人嫌。吓得我以为这是一个酒色财气满满有文化的老流氓。才不是呢,就是一个喜欢晚上睡觉前喝二两,积极拼搏知识渊博,搞笑温和的大光头。我脾气不好,说话又过于直接,都是他在包容我。

      范老师的嚓嚓也许你慢慢会知道,也许你已经知道。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很不容易,用心做好一件事情更加不容易。他做了很多事情吧,只是自污的范老师让人好怕怕,哈哈!

     采访结束,范老师也匆忙地赶着要回国了,大约十一天的时间,我们大家为了实现一些梦想尽心尽力地努力着,不管这个梦想是谁的,我们尽力去帮忙实现。

       我想起来,为什么范老师说起他的名字,我觉得耳熟。几年前,我和羽芊聊天的时候,她说起过范老师:一个致力于嚓嚓的男人。如今,他也是一个致力于苯教的男人。或许我们都不信仰什么宗教,我们知道为一些事情去做什么。

       或许,你信仰了什么不重要,你做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紧赶慢赶,抓紧时间拍摄好能够找到的各种唐卡。盛大的法会:“聂朗德吉”垛仪式,刚刚好开始,范老师说,要拍个有头有...
    七七_择一城而居阅读 28评论 0 0
  • 很多事情我记不住,也有很多事情,其实不懂。每天听着他们聊天,讲各种,也很好玩儿。不同的唐卡也有着不同的故事。我...
    七七_择一城而居阅读 51评论 0 0
  • 场景: 当你的iwatch开启了密码,你需要使用的时候需要输入密码,小小的屏幕,特别麻烦。 解决办法: ...
    junhui阅读 4,085评论 0 0
  • 再次看到这张牌,没有太喜欢,也没有多讨厌,不知道自己在不在里面。如果在,可能那个蒙头坐在那的人是我,一定是在想什么...
    上辈子一定是女侠阅读 23评论 0 0
  • 风在笨拙地吹着 吹倒了不愿想起的往事 在薄如纸的小村庄 很想上路了 趁着春天还没老去前 去实现心里渐瘦的心愿 人生...
    会疼这思念阅读 59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