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呀,i love u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才知道母亲节,然后又过了很久会记住这个日子给母亲一声祝贺,然后一份小礼物。从前的时候少年淘,没少干让父母着急上火的捣蛋事,曾经的我迷茫过冲动过,也让父母操心担心。现在我一点点平静下来,宽容的对待一切,找到让自己更快乐的方式与生活共处。

我的母亲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女人,也被某人称作白羊座嘛就这样,她乐于助人,她心直口快,她还有一些唠叨,她总是那么擅长忍耐,可是我一开始总觉着这世上,很多事情,是不应该忍耐和顺从的。面对不顺意的事情,你从不反抗,只是顺从和妥协,有人把它叫作“命运”。可我觉得,这不是命运,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选择了认命。

以前我很强硬,也很脆弱。她很柔软,却有着一种韧性。

也许水至刚至柔这词用在她身上很合适,她几次上过手术台,但儿从军无法全孝膝下,她一一挺过难关,万幸没酿成狗血剧里终生憾事。我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说的最多的最近几年总是对不起。可能依然不好意思面对面说,于是写下来吧。

从前我以为固守自己的方不让自己被各种社会洗刷成圆就是莫大勇气,现在我意识到,违抗命运需要勇气,而接受命运需要更大的勇气。就像拒绝一个人靠近比接受一个人的靠近简单得多。

鲁迅先生讲真的猛士的时候大抵也不是在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说的就是这样看上去柔柔,内心却充满对生活的态度的普通凡人。

或许,没有孰对孰错,只是各有各的选择,我们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所幸,我学会这一点,并身体力行。

母亲和我是不一样的人。我倔强,她柔软;我不信命,她深信命运。但我们也一样,一样善意、一样直率。这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人,也没有人能完全理解另一个人。朝夕相处,不可能毫无摩擦。我们有过不和,有过大大小小的争吵,但还是会在气消了以后,心无芥蒂地相互理解。无数鸡汤文里会说珍惜那个肯花岁月对你静好如一的人。实则我想无论是至亲还是挚爱,可以笑着互黑,可以黑着脸一同向前,不同的人,一样对生活的追求才能让之成为一句最长情无言的告白。p.s 如此说下来,伴侣更难,父母至少先有十月之苦的血缘等待,从本质上就是认同接受孩子的,而伴侣是在我们成为一个区别于他人的人后,进入生活,按照人的排他性,本应筑起防卫墙的双方一点点坦开心扉,互相靠近,这样的概率应当是低的。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每次我回家,她总一边嫌弃我长胖了,一边又给我准备各种美食,一个劲儿地往我碗里夹菜,叫着我这个多吃点那个多吃点。而我不在,她总是和父亲粗茶淡饭了了收桌子。

这像是对我们关系的一种隐喻:她有时候会嫌弃我,更多更多时候深爱着我。

愿我们懂得珍惜一直在我们生命中爱我们甚过自己的父母,也懂珍惜那个已经出现或者定会出现的对我们好甚过对自己的另一半。与君共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苏小北的瓶子 文/宋雨霜 地上的银杏叶,一片叠着一片,它们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睡在那里。银杏叶睡着的时候,苏小北回来...
    土家霜妹阅读 115评论 0 0
  • (原创首发,不得转载) 太阳睡了, 星星醒了, 我也醒了, 月亮你睡了吗?
    财道阅读 141评论 7 10
  • 小时候,不喜欢别人说自己是个小孩子,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很想成为大人,觉得时间怎么过得这样慢。长大后,又觉得不想长...
    繁心闪闪阅读 2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