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喻 - 青春期后遗症

伊凡深深怀疑自己患上了青春期后遗症!

伊凡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于时间完全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里的时间主要包括昨天今天明天,也就是本山大叔所说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对于昨天,伊凡完全无法解释。

每当忆及昨天,他总是陷入一种半混沌的状态,过往种种,在他头脑里纷沓而至,但却没有一个清晰的脉络。那些过往的时光,依然保持鲜活的只有那些残存的细节,而主干则完全茫然无知。

比如伊凡常常会回想起和M一起飙夜的日子,但是对于飙夜的核心过程,也就是飙夜具体做了些什么,伊凡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伊凡能记得的只有两人翻过男生院琉璃瓦墙、翻过操场铁栅栏、翻过厕所围墙这一系列过程和这一系列过程中发生的轶事,伊凡能记得的只有5点下机后到6点学校开门之前两人打着呵欠在寂静无声的街道上闲逛的情形和那时候醉人的风,伊凡能记得的只有办公室里听着班主任吆喝低着头瞄着对方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

翻墙、吹风、闲聊、静夜、瞌睡、偷笑等等这些细节才是铭刻在那些岁月里的雕文,至于彪夜做了什么、班主任讲了什么,这些占据篇幅最广的反而迷失了。

这导致伊凡对那段岁月完全无法解释,当他年老的时候孙子问他:“爷爷,你高中的时候都在干什么呀?”他将无法回答,因为他不能说是在翻墙和吹风,于是他只能涨红着老脸说:“屁都没干。”

同样的例子还有,和岩头同窗了三年,对于这个过程伊凡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伊凡能记得的只有在教室的最角落看漫画书的时候因为开着后门被佘亚林没收了后来是岩头帮忙要回来的,伊凡能记得的只有在高考前的模拟考试岩头给他传英语答案结果纸团掉落在旁边那人的桌子下,伊凡能记得的只有读大学第一年回去的时候一中校门口岩头热情的拥抱。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但全是一些芝麻大小的不可信的事儿,这些证据一点可信力都没有。以至于伊凡的孙子完全无法相信拿了专利的旗帜人物也会看漫画书和协助他人作弊,于是伊凡只能像祥林嫂那样一遍遍的重复:“他是我的兄弟,他真的是我的兄弟。”

总而言之,对于昨天,伊凡完全无法解释。

对于明天,伊凡完全无法解释。

每当思及明天,他总是陷入一种半虚无的状态,未来种种,在他头脑里幻象横生,但却无法捕捉到一个清晰的影像。那些即将来到的时光,究竟会发生什么,伊凡无从得知,但他知道同样也无法解释。

比如后来伊凡常常会被别人问到一个问题:“为什么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宅,不出来玩?”这个问题伊凡就无法解释,事实上,他和小姑娘也并非一整天都如胶似漆。很多时候,两人也只是平静的呆在一起,除此之外,他也没有躲在家里研究大内密探零零发的那套家庭法宝。于是,面对别人的询问,他也只能呐呐着回答道:“家有娇妻。”

又比如说,别人还会问他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弟弟这么像你。”这个问题伊凡也无法解释,按说,他和弟弟的生活环境完全不同,两人的人生经历也有着天壤之别,性格更是千差万别。于是,每当别人抛出这个问题,他也只有微笑着说:“有其哥必有其弟。”

五花八门的问题还有很多,不管怎样,对于明天,伊凡完全无法解释。

对于今天,伊凡完全无法解释。

每当面对今天,他总是陷入一种半迷茫的状态,现在种种,在他头脑里左突右撞,但却无法寻找到一个光明的出口。

我现在在干什么?每当念及这个问题,伊凡总是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因为他不能给出终极的解释。

比如他现在在上班的路上,对于他现在在干什么这个问题,他就无法给出终极的解释。他可以回答说是在去上班的路上,那为什么要去上班,因为要赚钱买房子,为什么要买房子,因为要结婚,为什么要结婚,因为想和小姑娘在一起。说到这里,问题就很明显了,如果不用理智做思考,他现在就可以和小姑娘在一起。

从本质上说,饶了一大圈,只是为了回到原点。这听上去似乎很合逻辑,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无法解释。

又比如说他和他在意的人交谈的时候,双方的沟通状况,伊凡就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似乎越是在意的人,反而沟通起来越是显得笨拙,纰漏百出。这里面包括伊凡的父亲、兄弟姐妹、朋友等等所有他在意的人,唯三的例外是小姑娘、母亲和婷妹。

越在意的人就越发在意所说内容的意义?越在意的人就越拘束自我言语的感官?听上去是很合理,但却不是一个有效的解释。

现在包含的事物太广泛,比如为什么会一直觉得很累,比如为什么灵魂会进入虚空,又比如为什么怀念不能相见,所有一切,对于今天,伊凡都无法解释。

昨天今天明天,伊凡对这所有的时间都无法解释。

按照爱因斯坦相对论的观点,在狭义相对论中,时间和空间是相互依托的,就是在广义相对论中,时间和空间相互独立的情况也只有可能存在于黑洞或者宇宙的无限边缘,我们生存的环境不存在没有时间的静止空间,也不存在没有空间的虚无时间,而且时间和空间不能脱离物质独自存在,也即没有绝对时空。

这样,伊凡只能无奈的发现,对于时间、空间和物质他一样都不能解释。直白点说,他对这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解释。

幸运的是,这一切就和量子力学的基石普朗克常数一样,丝毫没有解释的必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