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ch one belongs to us?

我们的心就是一个圆形,因为它的离心率永远是零。

       我对你的思念就是一个循环小数,一遍一遍,执迷不悟。

       我们就是抛物线,你是焦点,我是准线,你想我有多深,我念你便有多真。

零向量可以有很多方向,却只有一个长度,

就像我,可以有很多朋友,却只有一个你,值得我来守护。

       生活,可以是甜的,也可以是苦的,但却不能没有你,枯燥平平, 就像分母,可以是正的,也可以是负的,却不能没有意义,取值为零。

       有了你,我的世界才有无穷大,因为任何实数,都无法表达,我对你深深的love。

我对你的感情,就像以自然对数e为底的指数函数,不论经过多少求导的风雨,依然不改本色,真情永驻。

不论我们前面是怎样的随机变量,不论未来有多大的方差,相信波谷过了,波峰还会远吗?

你的生活就是我的定义域,你的思想就是我的对应法则,你的微笑肯定,就是我存在于此的充要条件。

       如果你的心是x轴,那我就是个正弦函数,围你转动,有收有放。

       如果我的心是x轴,那你就是开口向上、Δ为负的抛物线,永远都在我的心上。

       我每天带给你的惊喜和希望,就像一个无穷集合里的每个元素,虽然取之不尽,却又各不一样。

       如果我们有一天身处地球的两侧,咫尺天涯,那我一定顺着通过地心的大圆来到你的身边,哪怕是用爬。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居异面直线的两头,那我一定穿越时空的阻隔,划条公垂线向你冲来,一刻也不愿逗留。

       但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幸被上帝扔到数轴的两端,正负无穷,生死相断, 那我一定顺着通过地心的大圆来到你的身边,哪怕是用爬。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居异面直线的两头,那我一定穿越时空的阻隔,划条公垂线向你冲来,一刻也不愿逗留。

       但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幸被上帝扔到数轴的两端,正负无穷,生死相断,没有关系,只要求个倒数,我们就能心心相依,永远相伴。

       只是人们都看见了上面美好的部分,遗忘了下面的这些。

       我们像正负无穷,你在这头我在那头。虽然有时也说正负无穷其实很近,就像圆的起点与终点,相差一点,可是我们中间的距离有多远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很远很远。

       我们像直线和圆上的点,直线和圆上的点相比,圆比直线多一点,作比较时,圆上有一点找不到对应点。我们谁是直线谁是圆?

       我们像一个分数,你是分子,你的爱固定,我对你的爱的期望就是分母,期望越大,值越小。

       我们像数学造诣很高时数学天才想突破的密码学。每个需解密的题,只要方法对了,思维对了,就可以解密。只是有时没有找到方法,就算找到方法,思维不对走入分歧,进入死胡同而解不出,一直延续,成为后人的大boss。我们也就此结束。

       我们像双曲线的两支,看见的永远都是背影,越走越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