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薇简丹】第二十四章 程序失常

图片来自网络

前情回顾:第二十三章

街上很安静,两人的脚步像久未充电的麦克风,声卡驱动程序失常,唱得杂乱无章毫无节奏可言。

唯一默契的是,一前一后来到了一个地方。

“原来这棵柳树还在。”杂乱无章中,简丹总算抓住了重点。

就是这棵柳树见证了当年他们的初吻。

尹薇摸了摸老柳,有点心疼。老柳皮肤粗糙,伤痕累累,深沉地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完全看不出多年前的意气风发。

“树老了,人也会变老。”她说。

“是会老,可青涩的回忆都在心里。”

“那又怎样?只有回忆罢了。”

“薇儿,在你面前我不想再虚伪。”黎明的光透过树影映在他脸上,有些斑驳,“我有个烦恼跟你说,我爸和婉婉搅在一起了。”

“什么?不是你俩……吗?”她的表情十分夸张,因为真的很意外。

“不然,你以为呢?”他打断了她的话,面部显示了五个字:你误会我了。

“这怎么可能?她又不缺乏父爱。”有种什么东西堵在花花嗓子眼,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她觉得憋得不行。

“本来不想说,可是再不说,我恐怕要永远失去你。”他狠狠折断一根树枝,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牙疼,喝了不止一瓶醋像是真的,“看样子你的雨轩哥哥最近追你追得很紧啊!”

“他……”尹薇无语,话虽酸,但他说的都是事实。

可恶的歉疚感有事没事就来刷刷纯在感,刷着刷着它就赢了。

看着他肿得像蛤蟆一样的脸,她甚至有点心疼:“你,伤口怎么样?疼不疼?”

“你是关心我吗?好假,心里想的是那个纨绔子弟吧?”谈到疼,他突然龇牙咧嘴起来,样子极其滑稽。

这句话提醒了尹薇,她想给宋雨轩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这几天为了我,宋雨轩可真没休息好,这个时候他应该睡得正香,暂时还是不要打扰他。”尹薇心想。

“如果吃醋能让你心情好点,我可以到附近超市给你去买。事先声明,本人没有陪别人喝醋的习惯。”她说。

“薇儿,那天你为什么见了我那么大反应?”

“哪天?嗯,我以为……是你和婉婉在……”她想起来听到的那一幕就觉得难以启齿,不愿再提。

他的眼里泛起了泪光,不知因为委屈还是耻辱:“所以,你就可以理直气壮害我在你酒店大门口淋了一夜雨。”他咳嗽了几声,“所以,你就可以另寻新欢,害我……”

“害你挨打是吧?”她最讨厌别人说半截话。

他赶紧解释:“该打,如果能让你回到我身边。”

“我说那天夜里好像听见有人喊我呢!傻瓜,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哦,对了……”她说不下去了,他不仅打电话,还发信息,可都被她删除了。

“打了,还发了好多信息。没见你回一个字,我以为你手机没电或丢了呢!”

“淋了雨后呢?身体还好吗?”

“…吭咔……”他的咳说来就来,声音有些嘶哑,“目前处于发病状态。”

“病得真不轻。神经病?”

“发烧,打了几天的点滴。”

她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同病相怜,好吗?”

“怎么,你也病了?”

“不然怎么麻烦人家宋雨轩?几天没休息好不说,居然莫名其妙挨了你一顿狠揍!你说大半夜你不在你的大上海家中睡觉,跑这里干什么?”

“想你了,薇儿。立刻想见你。”他搂住她瘦弱的肩膀,声音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

“我以为,我就是个傻逼。”她没有躲闪,顺势紧紧靠在他怀里。

幸好,一切都是误会。幸好,在她犹豫不决时,不管路程多远,他及时出现。幸好,这个人对她的爱从未改变,坚实的胸怀,依然属于她。

即使让她做傻逼,她也心甘情愿。

“没文化,不许这么说自己。咱改一个字,傻瓜,好吗?”他再也忍不住,深深地向她吻去。

有人说爱情像手中的沙子,攥得越紧,流失越快。可不攥紧,沙子的细软和温度,你永远感受不到。

这一次,她就想抓紧他,哪怕松手后他就会从眼前消失。

人生大抵如此,刚恋爱时以为爱是永不动摇,此刻才明白,两个在一起多年还分不开的人,中间走走停停,可能有过犹豫,有过退缩,有过心猿意马,但幸亏还在继续往前走着,不管路途遥远,存在什么险阻艰难。

这就是所谓的坚持。

情到深处,他们的拥抱格外卖力。简丹忘却了疼痛,热吻也和以往不同,略带歉疚和微微的心酸,两个人吻得纠结努力,小心翼翼,痛并快乐着。

因为失而复得,所以格外珍惜。

“答应我,以后咱俩别再互相猜忌了好吗?”他认真地说。

她点了点头。

时光如果永远停滞在此时此刻该多么美好。

然而现实毕竟是现实,生活的点点滴滴,未必都由欢乐聚集,有些问题总得去正视,通过沟通去解决。

她开始认真面对:“恕我搞不懂,婉婉是昏了头吧,想钱想迷了还是咋地?靠这种方式敛财,未免太不光明正大。”没等他搭话,她认为自己说得太过仓促,很快否决了自己,“可能我的看法太片面,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价值观。婉婉的世界太复杂,我不懂,其实也不想懂。”

“那天我本来是出差,电脑忘在了办公室里间。”他顿了一下,好久不见,他有太多的话想一股脑地向她诉说,“薇儿,这段时间我频繁出差就是为了躲他俩,看见他俩在一起我有种窒息感。我感觉我爸这次是认真的,他老在我面前夸婉婉温柔可人。为了躲开他俩,是我忽略和冷落了你,原谅我的自私。”

“能理解你的心情。对了,这事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她自己说的,开始我并不相信。但看到我爸一笔笔的支出都是给她买奢侈品,而她一次次堂而皇之穿着各种名牌在办公室晃晃悠悠,我爸还单独带她出去参加各种酒会,所以我信了。”

“年龄差距这么大,这事传出去别人会嚼舌头吧。瞒都瞒不住,她为什么主动对你说?”

“不清楚她的意图。”

“简丹,”她说,“其实婉婉上学时很喜欢你。”

“我知道,她跟我说过。”

“她跟你说过?我怎么不知道?”

“我没在意,心里只有你,就没当回事。”

“你是没当回事,可她好像对你情深义重。”

“情深意重的是我爸。”他说,“关键是我爸投入了真感情,想纳她为妾。这么多年,围着他转的女人不少,婉婉却是他第一个想结婚的对象。”

“你和叔叔谈了吗?”

“谈了多次,吵了多次。对了,那天你去店里干嘛?”

“那天是叔叔约我去的,你不知道?”

他摇了摇头:“想一出是一出,找你当说客?”

“不知道。反正婉婉知道我在上海。”

他接着刚开始的话题:“他们不知道我回去拿电脑。快到点时我怕误了飞机,尴尬也得出来,结果就看到两个赤身裸体……”

“然后呢?”

“然后我就甩了婉婉一个耳光,因为我想起了九泉之下的我妈。但我保证生平第一次打女人,也是最后一次。”他摸了摸脸,傻傻地笑了,“你看,纨绔子弟给的现世报,也是五个手指头印。”

原来,那天婉婉急急慌慌出去,脸上若隐若现的手指头印,出自简丹的手笔。

“婉婉真是为了钱?可钱能买到奢侈品,能买到爱情吗?莫非……”

“莫非什么?”

“纯粹报复。对,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能做出来这种事。”

“报复谁?不会吧,她看上去蛮随和的。”

“也许是我,也许是你。我要抽个时间跟她好好聊聊。”

“你是说为了我,你们姐妹之间的情分丢了吗?”

“是呀,当两个美女为你明抢暗夺纷争之际,你自然而然成了个角儿啊!”她打心眼里讽刺道,“回家吧大明星,我累了。正好回去给你伤口上点药,不易感染。”

“一个大男人,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绕了这么一圈,你还走得动吗?”

“难不成你要背我?学韩剧里男女主角的玩意儿?”

“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说着他飞快地朝远处跑去。

大概一刻钟,他满头大汗,不知从什么地方搞到一辆自行车。

“哪儿找的?”

“这你别管,坐上就是。”他还挺神秘。

带着她,他慢慢骑着车。

他们回忆了上学时的种种趣事。

“你还记得有次我骑单车带你出去玩,因为太卖力,自行车的链条在半路上断了,结果漫天地里修车的人无影无踪。”他说。

“怎么不记得?你是扛着自行车回到城里的。所以这次要骑慢些哦,可别再掉链子了。”

“链条断了,我才不傻,不会扛着走。”

“为什么?”

“想背你……”

“真的?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关键是你太沉,我怕背不动。”说罢他哈哈大笑。

尹薇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后背上。

“哎呀,轻点,我可是个伤病员。”

如果快乐需要损失一点睡眠,那就少睡一点。但是瞌睡虫这东西顽皮的时候你是说服教育不了的。它深入骨髓,你想拦住,就会受到惩罚,像欠债一样,早晚要还。

不知不觉,两人在房间里依偎着睡着了。

醒来,已是中午11:45,看一看身旁的简丹,酣睡如泥。打开门,尹薇闻到了饭香,惊喜万分,小伙趁她睡着把饭做好,然后再睡,周到得很呀!

妈妈从厨房出来了,看见尹薇一愣:“薇儿你在家?没去店里?我正想给你打电话让你回来吃饭呢。”

“坏了,要穿帮。这下可怎么办?”尹薇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关于她和简丹之间,她曾想找个机会和妈妈好好沟通。如果她不同意,她会把简丹直接带到她身边,正式通知妈妈,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恋爱了。

这种情况是她没有设想到的。

她强作镇定,把门随手一带,笑得像哭一样:“是的妈,我这几天感冒了,在家养病,店里去得少。”

房间断断续续传出了扯呼声,此起彼伏,一声响过一声。

妈妈警觉起来:“什么声音?”

尹薇搪塞:“没有没有,你们这么早到家,该累了,爸爸睡觉了吧?”

“你爸根本就没回来,我回来拿几件衣服就走。”

妈妈说罢朝尹薇房间走去。

“妈——”

“干嘛?谁在你房间?”尹薇并没停止脚步。

尹薇眼一闭,事已至此,听天由命,知道拦也拦不住老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