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房屋出租记

房屋出租,就是一场人性的考验

(一)

范家宾在一张A4纸上写上了“此房出租1352*******”几个大家,贴在窗户上。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不住这里了,嘈杂的老旧小区,房子在一楼,又吵又味。

大城市生活不易,孩子上学了,离家远,每天早出晚归,耽误不起这个时间,范家宾只好把自己的房租了出去,在学校附近租了这个房,现在孩子小学毕业,索性就把这房退了,又到中学附近租了房住。

和房东签了一年合同,还有三个月,房东倒是好说话,咱们都找下家,找好后把剩下的房钱退给你。

(二)

一连几天,范家宾的电话不断,却都是房屋中介的,他懒得和这些人联系,几年租房生活,范家宾实在对这些人没好感了。

那天,电话又响,范家宾听了不是中介,是个人自己找房的,就热情了许多,答应在房里见一面。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小伙子,瘦瘦的,黑T恤,牛仔裤,看着很忠厚,左手五个手指伸不直,小伙子说,以前在老家出过车祸,落下的毛病,那次车祸,是自己刚买了一辆车,带着怀孕的老婆,结果就自己一个人活着爬出来了,伤心欲绝,就来到了北京,再没回过老家。

小伙子说话絮叨,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却很满意,掩饰不住的兴奋,对范家宾说,我叫杨帆,是个厨师,老板要开新店,谁也没看上,就看我忠厚老实,让我和他一块干。我也要当小老板了,不能再住那脏兮兮的员工宿舍了,你说是吧?况且我还要让老家的表哥一块过来,跟着我干呢,得有个像样的住的地方……

范家宾听得头大,他不关心杨帆的老板事业,瞅了个说话的当,忙把房子的情况和杨帆说了,还有租金,杨帆一口答应,没问题。范家宾说,要不你交个定金,这房就给你留着了,我也不让别人看了,再约个时间和房东一块把合同签了。

杨帆摸了摸口袋,说,范哥,我今天没带钱,明天吧,我给你个定金。

范家宾看小伙子挺实诚,就答应了。

(三)第二天,直到快下班,杨帆也没给范家宾来电话。范家宾直觉杨帆不会骗他,就主动打了过去。

杨帆一接电话,范哥,对不住啊,实在忙,在外面跑着看转让的饭店呢,明天吧,明天一定给你定金,今天看了好几个店,真有一个不错的,正谈呢……

一听杨帆又打不住了,范家宾只好说,那就明天吧,就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下起了雨,范家宾上班也没了心情,电话不断,不是中介就是个人租房的,可答应了杨帆,范家宾就把人家都回绝了。

中午,杨帆电话打了过来,范哥,我就在你们单位门口,你出来吧。

范家宾打着伞,一出门就看见瘦瘦的杨帆打着伞四处张望呢。

杨帆拿出五百块钱,说,这是定金,您给我留着房子,过几天就把合同签了,把一年房钱给房东。

范家宾心里踏实了,拿了钱,又怕杨帆说起来没问,就赶紧点头答应,转身回单位了。

(四)

过了三天,杨帆来电话,范哥,你约房东吧,我明天中午去房那,咱签合同。

范家宾很高兴,行,就撂了电话。

第二天,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范家宾就奔房那了,他想着提前去,把房再打扫一下,毕竟住了好几年,给人家收拾利落了。

一进楼道,范家宾吓了一跳,杨帆头顶着门,一条腿支撑着地,另一条腿使不上劲,打着弯蜷缩着。

范家宾说,怎么了这是?杨帆抬起头,头发凌乱,眼睛通红,范哥,昨晚上我们谈好了饭店转让,哥几个心里高兴,就喝了点酒,谁知过马路上让车给撞了,我表哥还躺医院里,我还行能走动。范哥,今天给不了你钱了,我得先救我哥啊。你放心,这房我是要租的,你再给我几天时间。

范家宾一听,你可真够倒霉的,赶紧给房东打电话,先别过来了,改天吧。

(五)

杨帆过两天来了电话,说他又准备了两万块钱,想先给房东半年的房钱,把合同签了,可他怕丢了,就把钱包了一个包,在他进厨房操作间前,特意放在了收银台里面的抽屉里,可等他出来拿时,钱不见了,问谁谁也说不知道……杨帆都快哭出来了。

范家宾听得难受,又出车祸又丢钱,出门打拼的人在外不容易,就说别急,房子我给你留着,你再想办法。

(六)

杨帆不时来个电话,说,范哥,我手头的钱给老板了,新店要装修,我得出一部分啊,再过几天就给你房钱啊。

范家宾听了,心里有一丝不痛快,可转念一想,这个小老板正在兴奋头上,要干事业呢,再说,五百定金在自己手上,不会骗自己的。

过两天又来电话,这次带着哭音,范哥,老板把我的钱卷跑了,给了他钱,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范家宾心里一惊,杨帆这是被人骗了,马上指点他,你跟他这么多年,肯定知根知底,快去报案,这不是小事儿。

杨帆说,范哥,我听你的,我这就去报案。我这几年攒下的二十万,都给他了,对了,我知道他还有一个家,肯定在那躲着……

范家宾听了也里也急躁,说,快去,先报案。

(七)

一晃一个星期,杨帆再没来过电话。

范家宾心里有点没底,毕竟耽误一天,就是一百多块的房租呢。

范家宾忍不住打了电话,却没人接听,范家宾心里一凉,这是杨帆骗我?想放我鸽子?

过了一会儿,杨帆打了过来,范家宾一看是杨帆的电话,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脸红,为什么就这么不相信人呢?接了电话,杨帆说,范哥,公安局把老板找到了,我要和他打官司呢。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争口气,我自己也要把盘下店干起来,我哥还在医院里呢,我还得带着他一块干事呢。

范家宾忙问,房子的事儿?杨帆说,范哥,我住,一定住,这样吧,租期就从今天开始算,老板一还我钱,我就找你和房东签合同。

范家宾心里挺高兴,说,行,那你配合公安局尽快把钱要回来吧,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不能太相信人了,做事慎重点啊。

杨帆说,范哥你是个好人,谢谢你。

(八)

杨帆不时发条短信过来,老板家里有人,钱只还了一半,另一半找了个理由要不回来了;新店要装修,先预付了装修款;表哥在医院里,又要付一笔押金;新店装修得差不多了,原来的老板又反悔了,不想转让了……

范家宾头越看越大,这杨帆怎么这么倒霉,都让他赶上了。转念又一想,这房子的事儿怎么办啊?

(九)

范家宾在一个傍晚打通过了杨帆的电话,杨帆一听是范家宾,说,范哥,对不住啊,我正一个人喝酒呢,晚上都没地去了,只能去一个小旅馆凑和一宿了。范哥,昨天我表哥出院了,表哥埋怨我把他从老家骗了出来,我好伤心,和他吵了一通,表哥回家了;那个新店的老板,装修款也不还我,范哥,我还想租你那房,我知道你是好人,一直为我留着那房,我明天就回老家,我家里有我妈给我留的一套房,我处理了,带钱回来,我一定要干出个名堂来,我一定……

范家宾听着从电话里传出咕通一声,像是人摔在了地上,忙对着电话喊,小杨你别喝了,赶紧找地方休息去。

范家宾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十)

从此,杨帆再没了音信,手机再也没拨通。

范家宾对房东说,他不相信杨帆会骗他的,肯定是事情大得超过了杨帆的控制能力,他无能无力了。房东说,你太天真了,赶紧找别人把房租出去吧。

范家宾无奈,一个星期后,把房租给了别人。

范家宾在日记中写下了一句话:“这段时间,就当是作了一次人性试验,可是,我不知道,这试验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偶而,范家宾会想起杨帆,那五百块钱一直在抽屉里放着,范家宾无奈地摇了摇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