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流萤国

1

少年跳下了骆驼,于是,他便落在这支商队的最后面。倘若靠近一点,你可以看得到他那有点瘦削但棱角分明的脸,以及他那湛蓝并且明亮的眸子。他的目光像是这沙漠里的一泓清泉,每一个见到的人都会喜欢,尤其,是住在这大漠里的人。

“泷少爷,快跟上。”泷的二伯回头叫了泷一声,现在沙漠上正刮着尘暴,假如走得再远一点,二伯就看不到泷的身影了。

“知道了!”泷把沙子里半埋着的那块墨绿色的玉佩捡了起来,顺手挂在了身上,然后骑上了骆驼,跟上了商队。

泷虽然年轻,但他却天生擅长在沙漠中旅行,早在十一岁,他就可以随着父亲的商队一起,去大陆最西边的绿洲上的流萤国了。十三岁那年,一场铺天盖地的大尘暴冲散了父亲的商队,所有的人都以为泷将永远的葬身在这片无情的沙漠里,但他却带着托运商品的骆驼走了回来。从那以后,人们都叫泷为沙之子,示意没有一片沙漠能够吞没他。

“二伯。”你说今年能够看得到流萤国的飞莹吗?泷靠近了二伯的骆驼,很是期待的问道。

“看不到咯!估计以后也都看不到了。”二伯厚厚的胡子盖着上嘴唇,话语里有些惋惜的意味。

“是吗?”泷眼神暗淡了许多,这是他第六次去流萤国了,每一次,他都想去流萤国的明河边看飞莹,可却从来没有看到过。

“流萤国的明河飞莹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夜景。”每一个看过这个景观的人都会这么说,可如今,这番景色却只能从以前的人们的言语中,以及他们闪着光的眼里看到了。

“前面有个废墟,今晚就在那里休息一下吧!”泷的父亲走在商队的最前端,他停了下来,回头对所有人说道。“记得要小心蛇蝎之类的东西,晚上要把骆驼都围起来。”

“知道了。”泷和众人一起回复了他父亲。他进入废墟后,先是检查了一下周围,清楚掉一些毒物,随后他便和商队里的人一起生起了篝火。

坐在篝火边吃上一些东西后,所有人都解去了随身的物件,躺倒在地上,静静地等待着夜幕降临。

只有在沙漠才能见到最为纯粹的夜空,泷双手枕着头,靠在骆驼身上,看着天边那几颗寂寥的星星,不觉便睡了过去。

沙漠里的旅行其实很是乏味,泷和父亲的商队一起,要走上七天才能到流萤国。他们身上带着许多货物,其中最多的便是用来照明用的油脂以及太阳石。

其实,这些东西是近几年来才被流萤国需要的,在泷的父亲那一辈的眼中,以前的流萤国,根本不需要在晚上点灯。

飞莹就是流萤国的灯。

正像它名字所描述的那样,每当夜幕降临时,从前的流萤国的明河里,便会飞起无数只萤火虫。这些萤火虫会自觉的飞到街上,停在空中、道路两旁的树上、以及每户人家准备的灯台上。那副场景,仿佛就是天上的群星徘徊在了人间,整个流萤国都是一个梦幻的国度,这番美景,吸引了无数人前往。

可从六年前开始,这番场景便再也看不到了,在那一年,流萤国发生了很多事,可没有人知道是哪件事情让明河的飞莹消失的。所有的人都为此感到很惋惜,尤其是流萤国里的人。

2

经历了七天的沙漠旅行后,泷他们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流萤国,在从前,流萤国是大陆西边最繁华的国度,可自从流萤消失后,这个国家也变得冷清衰败了起来。只有那王宫里还是从前的样子,彻夜灯火通明,里面总是欢声笑语,歌舞升平。

“科密老爷,您可算来了。”接待泷他们的是国王的一个亲信,商队一年才会来一次,每一次都带来了许多必需品,可这些东西基本上皇室才能用得着。所以,商队在流萤国的人眼里,就是富贵的象征。每当泷走过街道时,别人注视他的眼光总是有些怪异,那是一种嫉妒与向往之中杂糅了一些困顿的神情,泷一点也不喜欢。

泷喜欢的是那几个小孩的笑脸。

“泷哥哥,你来了啊。”

走过几脸破房子后,泷看到了几个小孩,其中一个小女孩快步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泷。女孩脸有点脏,手里拿着一串美丽的黄色花藤,光着脚丫子踩在地上,头顶扎了两个翘翘的羊角辫。

“你是小葱头吧。”泷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带我去见你们石头哥哥。”

“泷哥哥,这个给你。”

女孩将花藤织成花环,戴在了泷的头上,拉着泷的一根手指头走在了前面。泷看着小葱头那瘦瘦的手臂,有些心疼。

“石头哥哥!泷哥哥来了!”比小葱头还要快的是小花生,他老远看到了泷,马上回头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听到小花生的声音后,越来越多的小孩从小房子里钻了出来。

“泷少爷,你来啦!”孩子们口中的石头哥哥走了出来,他比大部分的孩子都要高大很多,头发短短的,额头上有一道醒目的疤。

泷知道这道疤痕的来由,那是在泷十二岁那年,他从一个贵族的手里救下了遍体鳞伤的石头,从那以后,泷每年都会到这里来,看望石头与他照顾的一群孩子。这些孩子大都是六年前那次叛乱战争后留下的孤儿。

“不要叫我少爷啦,叫我名字泷就好。”

泷走了过去,和石头拥抱了一个。石头比泷要大上一岁,他照顾的小孩大部分是他们村里流亡出来的,还有一些是别的地方的孤儿。

“今年还好吗?”

泷走进屋子里,坐在了石头那张破旧的木板床上,那其实是一张用几块大石头支起来的木门,泷手撑着的地方已经被摩擦得光滑了一些。

“不算太差吧,那就足够了。”

从石头的语气里可以听出来,这一年里,应该是经历了一些不是很太平的事情,但石头早早地就已经学会了承担这一些艰辛。

“嗯,其实我父亲挺支持我来帮助你们的。今年,我还带来了这个。”

泷拿出了一个银色的袋子,拿出了一块像蛋黄的石头。

“太阳石?”石头哥有些惊奇,“这个很贵的啊!只有贵族再能用得起。”

看到太阳石,很多小孩都凑了过来,他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很多人都没有见过这种石头。太阳石来自于大陆最东边的那个国度,在太阳最先起的那片阳光海滩上可以找到这种石头。它会自己在晚上发出光来,一间房子里装上一枚太阳石,晚上的时候就能够像白天一样的亮堂。

“嗯,我以后每年都带一枚石头给你吧!有些孩子还小,晚上会怕黑。”

泷许下了一个承诺,把太阳石给了石头哥,石头哥又把太阳石给了几个围过来的孩子,眼里满是温柔与疼爱。

“今天在这里吃晚饭吧!”

石头招呼了几个孩子,要他们去弄上一些新鲜的食材来。石头哥和孩子们种了一些菜,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在平时做一些事情来换取食物。

“好。”

泷给了小葱头两个银币,再把一些金币给了石头哥。

吃过饭,小孩们和泷,石头哥一起烧起了篝火,这些胡杨的枝条是小孩们收集了一年才弄来的,他们都在盼望着泷哥哥,听他说一些沙漠外面的故事。

3

沙漠里的夜晚凉得很快,篝火烧完后,泷和石头哥一起将孩子们抱进了屋子。有些孩子其实没有睡着,只是装作睡着了,用小手紧紧地抱着泷,很是不舍。

“乖,睡吧!”泷捏了捏小葱头的脸蛋,把她放在了床上,走出门去。

“谁!”

泷看到了一个黑影从石头哥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向着河边跑去。泷不想打扰这些安然入梦的孩子,便独自追了出去。

黑影跑得很快,步伐很是灵活,泷紧紧地跟着他,心里却对这个神秘人的背影很是熟悉。泷觉得他应该是来偷太阳石的人,这种石头不该在贫民区出现,并且每一块都可以卖很好的价钱。

穿过了一片矮矮的胡杨小树林,黑影的速度慢了一些,他身影很是灵活,体力却似乎不是很好,看得出,他应该是曾经受到过训练。

“咔擦。”

泷追上了前去,手里的弯刀割断了神秘人斗篷的系带,并横在了神秘人脖子前。

“流萤?怎么会是你?”斗篷落地后,女孩的长发垂了下来,泷放下了刀,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瘦削的背影。流萤只是低着头,身体有些发抖。

流萤比泷小上一岁,她没有和石头哥他们住在一起,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但却会对泷很是听从。泷是在四年前遇到的流萤,她也是一个贫苦的孩子,四年前,她偷了泷他商队的东西,泷也是这样追了出去。但那次,泷却没有把她抓回去,而是和她约定好,泷每年都来看她

,而流萤再也不能偷东西。

在流萤国,名字叫流萤的女孩很多,但她却生有一副难以掩盖的美丽面容,精致得不像是贫民的孩子。

“你不是答应过我吗?你不能再偷人东西。”泷端起了流萤的脸,而流萤紧紧的攥着一件东西,眼里满是泪光。

“你拿了什么呢?”泷拉起了流萤的手,她冷冰冰手指头缓缓张开了,手心里躺着一块墨绿色的玉佩。

“你为什么想要它呢?”泷问过流萤,注视着她的眼光有些焦灼。

“它,不是你的,对吗?”流萤说完话便咬着牙,低下了头,任凭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脸庞。

“是我的又怎样呢?你也不能偷偷拿走它啊。”泷对流萤的行为很是费解。

“为什么?你也要和那群人有关系?”流萤拿着匕首向泷刺去,却被泷紧紧抓住了手腕。

“你疯了吗?”泷看着流萤那狰狞的表情,心里又是疑惑,又是愤怒。

“那块玉佩不是我的,是我在沙漠中捡到的。不过,这块玉佩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泷有些疑惑,他并不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他不过是在沙漠里捡起了它。流萤听完话后放弃了抵抗,趴在泷怀里哭了起来。

“我真的,好怕…好怕失去你。”

“能和我说说你的从前吗?”流萤虽然听从泷的话,却从未和她提起过去,每次泷问的时候,流萤都只会咬着嘴唇,侧着头。但泷从未见过,流萤像今天一样的失态

“不了。”流萤摇了摇头,“但我以后会和你说的。”

“嗯,玉佩给你吧,如果,它真的很重要的话。”泷看着流萤月光下吗那浸润着泪水的脸庞,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伸出手去擦干了她的眼角。

“你知道吗?我曾路过了南方的春城,那里有最美丽的天使花,五彩的河流,一年四季都是春天。传说,只有内心纯洁而美丽的人才能住在那里。”泷陪着流萤走过明河之边,空中有寥寥几只萤火虫在飞着,明月高悬,明河的水面发着淡淡的银色的光。

“五彩河要比明河还要美丽吗?”流萤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泷的话题上来,没有再哭了。

“嗯,会要比这没有飞莹的明河还要美丽。”泷不曾见过明河飞莹,但却见过春城那荆棘之间的五彩河。

流萤抬头看了看星空,然后看向了泷。

“你知道吗?小时候,我会脱掉鞋子,在明河的飞莹之间跳舞,所有的飞莹都会和我一起飞舞,那场景,一定会要比春城里的五彩河流还要美丽。”

流萤脱掉了鞋子,把那块墨绿的玉佩捧在了手心,泷看到了那玉佩中有一个闪烁的绿色光点。流萤轻轻的把玉佩放在了明河的水面上,那块玉佩居然没有沉下去,玉佩中的光点闪烁着,像冒着气泡一样钻进了水里,随后明河上便浮现了越来越多的萤火虫。

“一二三,一二三……”流萤轻轻的喊着节奏,光着脚丫踩在有些湿润的河岸上,她没有长长的裙子,也没有缤纷的头饰,她就是这样开心的跳着舞,脸上的笑容泛着皎洁的光彩。明河上飞起了越来越多的的莹火虫,它们都加入了流萤的舞蹈中,像是明亮的光带,像是一阵围绕着流萤的发着光的风,流萤的舞蹈越跳越投入,笑意美得迷醉了天上的月亮。

“呵呵……”不知道跳了多久后,流萤笑了起来,双手打开,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所有的萤火虫围绕着她,像是一大片浅绿色的星空向她拥抱了过去。

“流萤。”泷走过去抱起了她,流萤脸红红的,像是喝醉了一样。

“泷,你知道吗?我听有人说过,如果说你要是很是想念一个人,你可以带着想念去看夜空。这样,你的想念就可以变成一颗星星。”

流萤把下巴靠在泷的肩膀上,说着一些幼稚而又纯真的话。

“可当你满怀期待的抬头看去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正在想念的人儿实在太多了,你都看不到你变成的那颗星星,也不知道,你想念的人儿是否也在想念你。”

泷将流萤放了下来,深情的朝她看去,流萤眼中分明就是住了一片星空。

4

“你还会再回来吧!”流萤靠着泷的肩膀,静静的看着夜空,“等以后,你能带我走吗?”

“嗯,我会回来的,我也会带你走。”泷认真的向流萤作了承诺,他向来说到做到。

“好,你一定要回到这里。”泷感受到了流萤身体轻轻的抽动着,泪水却透过了泷的衣服。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到底经历过什么,但他现在已经把她装在了心脏最坚固的地方,并且向自己发誓,以后一定要让这个女孩忘掉所有的苦难。

泷终于见到了明河飞莹,它就住在了流萤的眼里,伴随着一支华美动人的舞蹈。

“你一定还要来。”泷离开时,流萤拉着他的手不肯放。

“嗯,我一定会回来。”泷郑重的回答了流萤。

“以后你还要带我去春城看天使花!”

“嗯,我相信你,内心纯洁而又美丽。”

“我还想要去最东边的沙滩上脱掉鞋子跳舞,我想光着脚踩在温热的太阳石上。”

“嗯,你的笑要比太阳还要光芒万丈。”

“我还想要一双红舞鞋,穿上它,我一定可以跳出世上最美丽的舞蹈。”

“嗯,我一定让最有资历的工匠为你量身定做一双。”

“我……我爱你。”

“我也爱你。”

流萤看着泷远去的背影,没有让泪水留出来,因为她不想让泪水挡住了自己看向泷的视线。

可泷第二年没有来,他父亲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商队乱得不成样子,再没人愿意陪同泷去穿过那片危险的沙漠。而泷整整努力了三年,终于成长为了让人信服的商队领袖,在第四年,他终于回到了流萤国。

石头哥和孩子们还在那里,可流萤却不在了。

流萤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是流萤在明河的河畔等了一个人三年。她后来被军队抓走了,因为她的舞蹈聚集起了流萤,人们认出了她就是当年的反叛军的领袖的女儿,也是流萤国国王的弟弟的女儿。

流萤国从古至今一直都用一块玉佩来选择君王,直到六年前,现在的国王发动叛乱,取得了独裁,而那块玉佩也就遗失了。

支烟玉佩在流萤国的君王手里时,明河才会有萤火虫飞出来,现在,明河上再无飞莹,绿洲的夜晚只剩下寂寥。

流萤也在叛乱后来开始了流亡,她一直躲着所有人独自生存,也不再会在明河边跳舞,直到她遇见了泷。

流萤后来被关在了牢房里,而她却逃了出去。没人知道她怎么逃出去的,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

泷回到这里时,只能坐在明河的河畔,静静地看着那几只孤零零的萤火虫,任凭心里感慨万千。

“泷哥哥,给你这个。”小葱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现在,她已经有十来岁了,懂事了很多。

“这个玉佩,怎么会在你这里?”泷看着玉佩中那个闪烁的光点,眼中的光景仿佛穿过了几年的时光,他抬头看了看天空。

“流萤姐姐要我给你的。”小葱头坐下来,看到了泷有些暗淡的眼神。“她把玉佩给我后就跟着一个带着蓝色尖帽子的人走了,她说,把这个给你,你就一定可以找到她。”

泷听了这番话,看着玉佩发起呆来。

“你很想念流萤姐姐,是吗?”小葱头一眼便看穿了泷的心。

“泷哥哥,你知道吗?流萤姐姐当年也是这样子看着玉佩,想着你的啊。”

“是吗?”泷回头看了看小葱头。

“流萤姐姐这样说过啊:如果说你要是很是想念一个人,你可以带着想念去看夜空,这样,你的想念就可以变成一颗星星。泷哥哥,你现在,也应该变成了一颗星星吧。”小葱头捧着下巴,看着天空。

“是啊,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正在想念的人儿实在太多了啊,这夜空星星那么多,流萤姐姐都看不到我变成的哪颗星星了。”泷向小葱头这样的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些悲伤的味道。

“可流萤姐姐不是这样想的啊,她说:

每次我想念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很认真,很认真的多想念一点。这样的话,在我想念那个人时,我想念的他如果刚好抬起头来,就可以看到一片最最繁华而美丽的星空了。或许这样,他就会开心一点吧!

泷笑了笑,抬头像天空看去,此刻,星河璀璨,他爱的人一定也正站在这样的夜空下。

“我去找她!”泷摸了摸小葱头的头发,站了起来,脸上有了一些向往的神情。

“哈哈,是吗?那泷哥哥,你准备去哪里找她呢?”

“去最东边的阳光海滩,去五彩河流穿过的春城。”泷想起了流萤那天的笑脸,记起了自己曾向她许诺过的那些约定。

“泷哥哥,你一定能找到流萤姐姐,对吗?”

“嗯,一定!”

泷向着远方的远方看去,目光炽热得像是正在注视着千里万里外的那个人儿的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