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扑街,为什么我们还是喜欢深夜?

1

黄磊版《深夜食堂》开播了一段时间,口碑和收视率双双扑街。

豆瓣评分惨跌至2.4,连黄磊这位文艺大叔的人设都几乎要因此崩塌。

有人说是植入太多,广告强奸了观众的视觉和智商。

有道理。

不过在小歪看来, 更主要的原因是不像中国人夜里干的事。

2

深夜食堂。

深夜适合干什么?

多是不可描述的事。

林忆莲的《夜太黑》里唱到,

告别白昼的灰

夜色轻轻包围

这世界正如你想要的那么黑

霓虹里人影如鬼魅

这城市隐约有种堕落的美

如果谁看来颓废

他只是累

要是谁跌碎了酒杯

别理会

当夜幕降临,拖着一天的疲累和不堪,我们想做的,又是什么呢?

把精致和面具留给白天,让放松和放纵拥抱黑夜。

很多年前,我在广州上大学,我们学校侧门出去就是极旺的夜市一条街石牌东。

每当夜幕降临,贩夫走卒、烧烤小炒齐齐出动,开始摆档。

我很喜欢出去逛,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

在“十men十men”(粤语十元)的叫卖声中,在烟熏火燎的烤鸡翅的香味中穿行。

感觉这才是真实的人间。

男同学能买到满意的毛片,女同学能买到喜欢的打口碟。

那些独在异乡的孤寂和忧愁,那些青春年纪莫名的烦恼,都被石牌东的黑夜抚慰。

记得有两家叫“实惠坚”和“平又靓”的粤菜馆,是我们同乡会的据点。

每到节庆日和谁生日,都会去大吃一顿,大喝一场。

所有的愤怒和忧伤,都在宣泄中得到平复。

出门在外,朋友之间的关照,情同手足,那时的友谊也延续至今。

毕业前夕,一帮同学在石牌东的烧烤档前吃了通宵,一家一家挨着换,一边大笑,一边泪流满面。

从此各奔东西,却从此不能忘记。

工作之后,我几乎吃遍了北上广著名五星级酒店的大餐,精致有余,美味非常,却再也找不到其中的情。

可能这就是周星驰电影《食神》中,黯然销魂饭的精妙。

2

作为一枚驴友,我有个爱好,无论到了哪里,都要去夜市逛逛。

从乌鲁木齐到台湾,每到一处,我都喜欢在市井里穿梭。

不是不喜欢精致的餐厅,而是觉得夜幕下的每个人都更真实。

记得我在拉萨的一个夜晚,在一个大排档吃东西,跟一个大叔闲聊。

他大约40多岁,黝黑精瘦。

他说从甘肃来的,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工地干活。

几年前的一次事故砸坏了一条胳膊,虽然没有截肢,但是也搬不动重物了。

老板只赔了8000块钱。

后来他只能干三轮车夫,拉游客。

来了不到两年,瘦了40斤。

“你想不出我以前是个胖子吧?”

“我过几天就回老家了,生意不好做,到过完了十一,淡季就更没客人了。”

我好奇地问他回去以后靠什么为生。

他说种地。

一年收入大概不到1万。

“有两个娃读书,实在熬不过去了,再出来卖苦力。”

吃完一碗面,他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汗,骑着三轮车走了。

还有一次在丽江,深夜的大排档依然人声鼎沸。

我找到一个稍微安静点的角落。

对面的大姐点了一盘炒粉,吃着吃着就在抹泪。

这时候多嘴是不合时宜的。

没想到她刚好跟我住同一家客栈。

后来几天慢慢熟了,她跟我说,刚刚离婚,已经出来散心半个月了。

王姐跟老公一起白手起家打拼,在温州开了一家不大的厂子,做玩具。

一开始很难,夫妻俩骑着摩托车四处奔走讨生意。

最后,生意大了,家也散了。

王姐要了上初中的儿子,老公要了一半家产和小三。

王姐说,以前他们夫妻俩穷的时候,跑了一天业务,晚上就喜欢去大排档吃点东西。

老公叫瓶啤酒,她叫盘炒粉。

很多年,就这么笑中带泪地走过。

可就这么简单而幸福的日子,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回忆这些夜幕下的朋友,一如深夜里的自己,如此真实,无可伪装,不能逃避。

3

为什么我们会在深夜食堂里敞开心扉,即使面对的是一个陌生人?

从心理学上说,白天焦虑刺激多,人的防御机制启动,并且时刻处于作战状态。

我是老板,我是精英,我是斗士,我是别人希望看到的那个我。

所以在白天,人们不太容易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可以和真实的我对话,释放本性。

夜幕之下,众生平等。

脆弱是当我们在面对生活的不确定性、风险,以及在需要情感投入时,很容易感受到的情绪状态。

但并不需要感到羞耻。

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五味杂陈的。

脆弱也是非常珍贵的一面,甚至是很美好的一部分,它和丰富而细腻的情感联系在一起。

当一个人排斥自己的脆弱时,他也就排斥了情感的表达。

而事实上,哪有什么刀枪不入之身?

比起一个无坚不摧的变形金刚,我们更喜欢一个会笑也会哭的人。

所以,斗士留给职场,脆弱留给朋友。

好在我们还有深夜,愿意接纳我们的脆弱。

今日互动

夜幕下,众生平等。

你遇到过什么令人动容的故事?说出来我们一起分享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