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热力学理论,和你息息相关的熵

熵是个什么鬼?

3月20日永澄老师公众号文章永澄:惊!系统学习真的是一种诅咒中提到一个重要概念:熵。作为大学本科是热能与动力专业的人,熵并不陌生。但是在永澄大大的后宫里被同侪们智商碾压无数次后,我已经不好意思说我学过热力学了。空杯心态重新来认识熵这个概念。

热力学领域

1865年由德国物理学家克劳修斯于所提出熵是一个热力学概念,最初是用来描述“能量退化”的物质状态参数之一,在热力学中有广泛的应用。“熵增原理”,也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一个可逆过程中,输入热量相对于温度的变化率为:

若加热过程所引起的变化是不可逆的过程是不可逆的,则

合并以上两式

此式叫做克劳休斯不等式,即热力学中第二定律的表达式。具体表述为:①热量总是从高温物体传到低温物体,不可能作相反的传递而不引起其他的变化;②功可以全部转化为热(例如物体间摩擦使一部分机械能不可逆地转变为热),但任何热机不能全部地,连续不断地把所接受的热量转变为功(即无法制造第二类永动机);③在孤立系统中,实际发生过程,总使整个系统的熵值趋于增大。


管理学领域

管理学之父德鲁克把熵引入到管理学上,解释为当一个企业建立之初,就得了“熵”病,管理就是用一套体系去治疗这个疾病,让组织远离混沌,趋向有序,让组织不断获得生命力。

吴伯凡老师在《日知录》里介绍分析华为的经营哲学和管理哲学就是:在商言熵。熵意味着次序的衰减,意味着无序,意味着混沌,当熵增到一定程度,意味着死亡。

《华为之熵》里有一段大意为,封闭系统在均匀环境里由于摩擦力停顿下所有运动、热传导让温度均匀。因此整个系统最终慢慢退化成毫无生气、死气沉沉的一团物质。于是称为热力学热平衡或最大熵。简单说,熵就是描述一个系统的无序程度的变量,有序则熵小,无序则熵大。只有当系统发生可逆过程时熵才不变,任何不可逆的过程将导致熵增。反抗熵,不被熵带着走,需要反抗熵,即制造负熵。

这里的封闭系统是指,外来能量无法输入这个系统,这种情况下,这个系统本身的有序性就会逐渐减弱,直到最终归于一种静态的平衡,这种静态平衡就是死亡,或熵死。系统持续地运转只有一个办法,让它从封闭变为开放,不断从外面输入能量,好比冷水变热需要输入能量。

结合一个叫普利高津的化学家提出一种理论,耗散结构。大意是一个持续不平衡的状态的开放结构,通过不断与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交换,在耗散过程中产生负熵流,系统从原来无序状态或者低有序状态转变为有序状态。熵是一个贬义词,而负熵是负负得正,指混沌和无序状态减少,外来能量的输入。没有负熵,相当于没有外来能量输入,最终会达到静态的平衡,死亡。

如果一个企业是以赚钱为目的只挣钱不舍得花钱,钱就好比企业的脂肪,虽然脂肪是暂时储存能量的,但是只储存不消耗,时间久了多了企业就成了一个大胖子,各种心脑血管疾病就找上门来了。因此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健康的标准,一是能不能大量赚钱,赚钱能力是企业从外界吸收能量的能力;二是企业能否大量地花钱,花钱的目的是为了注入负熵流,增加势能、更好地维持企业的活力。

个体和组织如何对抗熵死?

华为怎样对抗熵死?

任正非的华为对抗熵死的办法:1.对抗熵;2.开放系统,通过耗散结构形成负熵流。

华为在对抗熵用时不时唱衰企业的方式,时刻提醒自己企业有衰的宿命,采取决绝的努力来防止组织生命力的衰减,抵挡组织从有序趋于无序,避免组织逐渐走向混沌,直至死亡。

在耗散结构上,一方面,华为对花钱特别大方,华为在研发上就花掉了2400亿元,在任正非眼里,钱是不祥之物,一定要给它花掉变成企业的能力。另一方面,华为有时一个特别抠的企业,一边大把花钱,一边艰苦奋斗,厚积薄发,打造、运行一个耗散结构,等待机会、发挥能力。

永澄老大怎样对抗熵死:

永澄作为多年专业的目标管理教练,掌握自己的一整套目标管理和情绪管理的方法和套路,但是他在认知上面不断突破自己,最典型的一句话就是他常说“我觉得自己蠢爆了”。他时刻反思自己,意识自己的优势是天花板,一旦发现自己掉进坑里就赶紧爬出来,在他的稳定系统里,源源不断地注入新的认知和见识,他的系统是开放系统,注入负熵和不确定性确保了系统的活力。做法体现为:

①晚上10点睡,早上4点起床学习;②买大量不同类型和领域的书籍注入认知③消除偏见,打破系统学习的优势天花板,接受碎片学习;④突破认知接触神秘学:塔罗占卜;⑤与各路大咖产生链接,思想碰撞,相互赋能:成甲、李海峰、古典、赛美、慧敏、萧秋水、猫爷等等。

我的思考

我们人从生下来就走向变老,直至死亡也是熵增到最大化的过程。为了减小熵增,我们生病去医院治疗,没病的时候养生、吃保健品,用高级化妆品,打玻玻尿酸,利用这些外部的能量减少熵增从而减缓熵死的进程。在我们减小熵增的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注入能量,衣食住行学习旅游被爱,这些能量需要挣钱来满足,挣钱的过程反过来推动了从外部注入能量,从而有输入、有产出,人才不会是一个封闭系统。

我们学习的过程,只一味地跟风自嗨地要学这个学那个,不顾学习的内容是否对自己有用和有市场价值,如果只进不出,充其量也是一个半封闭系统,没有输出,注入的能量也就被自己的情绪内耗掉,类似于封闭系统自由状态下的气体分子,在摩擦力的作用下,分子的动能和势能逐渐为零。我们要搭建一个耗散系统,会挣钱也要会花钱,有吸收,能耗散,不做貔貅只进不出,最终目的是将无序混沌变得有序。

人长大过程不可逆,孩子小的时候给予足够多的陪伴,给他输入足够的安全感,他因安全感缺失的那部分熵增就降到最低,那么他的输出也会一个是一个阳光开朗活泼的形象。

我对抗熵死的办法:

①跟着大大系统学习目标管理确立近两年发展轴线直至找到人生职业生涯方向;②报名参加大大的“百万富翁计划”,认识、创造、应用和管理财富;③今年开始跟着赛美老师团队的敏敏美女学习理财及财务规划,从降低风险开始,从降低风险开始到增加财富,建立完善人生四大账户;④管理人脉系统,挖掘资源建立有效链接;⑤保持运动,保证在我的熵最大之前发动机不提前老化。⑥对家人及时表达爱意,不用等以后,嗯,等以后,不可逆,在时间这个维度上也会加速熵增。⑥保证一年两次旅游,观世界才有世界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