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感

96
黎禾梨
2017.04.19 19:37* 字数 3480

前天早上,我的室友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征文比赛。他或许是觉得身边就我一个才子,于是,便告诉了我,怂恿我去参加。

当时我一听就笑了。“我不去。”我不屑地朝他一望,很高傲。

按照平日里的剧情发展,本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于是,我开始在内心细细盘算起来:这种全国性的赛事,那肯定是高手如云,我一个没事儿只能写写小诗、抖抖小小的黑白两色笔忽悠小姑娘的主儿,参加这种比赛完全是……我郑重地对自己说,咳咳,简直就是“大材小用”嘛!就这样,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雷打不动。

不过,哪知我刚刚略微令人费解地邪恶一笑,就有人接嘴了。

“切!不敢吧?!怂人!你可真怂!”说到这,他停了一下,说了一个很奇怪的句子,“非常行和男人一样行的怂!”

嘿!我当时就没忍住!心里明知他这是在激自己,可不知怎的偏偏还是中了他的套,这个显而易见的套路。人呐真是怪,有时候,明知去不得,也还是要去。大脑中的理智不知道暗地里叮嘱了自己多少遍,可就是无动于衷!还义无反顾、一往无前地大步向前走呢,那阵势就是十八架马车也拉不回来!

唉!后来清醒的我,开始后悔了!他娘的,我真是悔死了!明知前方是个坑,我还是不顾一切地往里跳,这该是一种多么伟大的精神啊!嗯,不畏艰险,就像是那不远万里去西天求取真经的玄奘!可说实话,玄奘还不主要是被唐王给“忽悠”、“拉下水”的嘛!法师啊,咱俩真是沦落在天涯!不觉间,我独上高楼,望见了那西风中渐凋的碧树。

不过,接都接了,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哼!怎么样也不能让那家伙看轻我!我可不干丢人现眼的事儿!没办法,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咯!

“我说大作家,您还是准备准备参赛的事儿!游戏是我们的事业!”得!准备就准备!不,等等,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还好,我机智!“切!本大师不需要准备,那太降低身份了!到时候,即兴创作,大笔一挥就行了!小样,想抢电脑,没门儿!”

“话说您创作不需要灵感吗?您起身去找找呗。”他还挺执着的,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说你不懂吧!天才需要灵感吗?!”我反问道。

“越是天才就越需要灵感!”这下,连平日里的这个“小脚老太太”也发话了,并且一鸣惊人!

我心想,听来似乎还有些道理,这倒是!不过,咱嘴上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于是,我强力压制着自己,保持假装的沉默,带着看起来很深沉的笑意。

后来,我就悄悄地不露声色地离开了鼠标和键盘,去找寻灵感了!

起初,自视文学天才的我孤傲自赏:这等小事对我来说,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太容易了!紧接着,我不可避免地重复了刚刚那一句话:天才不需要灵感!

于是,保持着和平常一样的状态,怀着一颗平常心,我,不,本大师开始创作了!

不过写之前呢,我还是得先想上一想,像古代私塾的老夫子诵读“者也之乎”一般晕一晕,找找感觉!

就这样,我开始了幻想。

不过,我想上一个钟头,除了脑壳痛也没能得到个啥。辛苦了一半天,无果!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怎么可能!

于是,我发起了第二次冲锋!这次,耗时更长,当然,收获也更多!我开始坐立不安、走来走去,眉头紧锁,嘴里一直发出“吱吱”的声音。后来,我变得抑郁苦闷。再后来竟然开始发狂,“我飞奔,我狂叫,我燃烧。”我就是我,就成了郭沫若诗中的那条天狗。可喜的是,天狗累瘫了,趴在桌子上直喘气。不然,它肯定还要翻天呢!我只能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抓狂了,心里面跟猫抓挠似的!终于,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此刻奇形怪状的我,竟然在我大脑的天上看到了闪过的丝丝灵感!与此同时,我飞快地用心觉察到了,再试图将她全力捕捉!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不仅可惜,而且可恨!正当我满怀欣喜将要去把她守护时,她却像只蝴蝶轻盈盈地飘走了。而我却什么也没得到,除了她乍现时的光芒所带来的喜悦以及她消失不见后的无奈和无助!就这样,我呆住了,半梦半醒地又开始了幻想。

等我清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

“哎呀!”我激动地狂拍自己大腿,“怎么不出去走走!光闷在屋子里,能有灵感嘛!”

因此,我带着满满的期待出去了。百无聊赖,一心只想求得灵感的我有意识地朝着校园的小道走去,走来走去。不知走过了多少岁月,而我不知为何却一直行进在追逐繁华的路上。哪里有灯光,哪里有声音,我就出现在哪里,走在哪里。这是我历尽喧闹以后,独自一人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才猛然想到的,意识到的。或许你也猜到了,这次我依旧一无所获。卸下全身的疲惫,我安然着呼呼入睡。

昨天晚上,我又出发了。“不攻下这个山头,我绝对不放手!”我对自己说。是的,我在爬山,学校的后山。渐渐地,我迈着不轻不重的步伐,身子不直不弯,头不高不低地行走在后山的石梯上。我到了。到了第一块平坦的大地,我站上长石凳,极目眺望。在向前方行走的路上,我隐隐约约地看见了几只萤火虫,它们穿行于草木荆棘之间,在低空以低速慢悠悠地飞来飞去。我的心垂直下落几滴水珠,涤荡散开,像一朵花在开放。我出现在第一个山道口,一个小路口。这里离山脚还很近很近。夏天的夜,晚风习习,徐徐地吹开我的心岩。我的内心,我的心底开始起了波澜,一道又一道,弥漫开。后来,我不自觉地夹着轻快下了山。一条路,一条被我踏过多回的路。今夜,我在路上,出于自然的奇妙捉到了一只萤火虫。我真真太开心了,即使我没有溢于言表,在外在上没有过多的表露。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萤火虫,与它接触,我很开心,因为在我印象中这只该出现在善良女孩的诗意童话里。当我真正地出现在梦里的时候,心却平淡如水了。再后来,我在一片斜斜向下的灌木丛上方,看到了无数的萤火虫,在翩翩,在起舞,在飘摇,在愉悦地飞翔。几个女孩带着她们的同伴,惊奇着喜悦地拍照,我听到她们高兴地笑了。不知不觉间,我也拿起了手机。可是闪光灯过于强烈,萤火虫全都消失了。就这样,我也消失了。

等回到了寝室,我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没做!“shit!真是该死!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全都抛诸脑后了!”我恨不得猛抽自己几个大嘴巴!“不过嘛,欣赏到了美景,体验了一次美丽的心灵之旅,值了!”我说着真话为自己开脱,“那不然,说不定景没看还把自己的心情弄得更糟了是吧!那可就得不偿失啦,亏本的生意咱不做!”不过,调剂归调剂,嘲弄完了还是得面对实际啊!于是,该死的,我又开始找灵感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是,我根本没打算睡。是的,你们知道我这个人,凡事一根筋:再次声明,在出现灵感之前,我不能睡,当然我也不会睡。可,天呐!都已经五个小时了!我仍旧顽固的不变初衷——左侧,右侧,趴,这些个姿势不知反复摆了多少遍,可最后还是回归平躺,这个万般总归一的睡姿。我想要的跟它一样依旧没有一丝收获。大脑短路了,长时间短路,已经衔接不上。身子也累了。可我还誓死不降,直到无可奈何、自然而然地被敌人给缴了械,这才失去了知觉。“身心俱累终不悔,不知死活人无罪。”(此刻,我居然还在抒情!)我仿佛看见无数的萤火虫在我天上飞呀飞,绿莹莹地。不能自已,我开始沉醉。

沉睡中,我的大脑依然没有停止运作。我的大脑应该清楚它主人的脾气,他娘的,跟牛一样倔!你说,它还哪敢偷懒,甚至连正当休息的权利都被迫自愿放弃了!大脑喃喃自语:得,我还得继续工作!我去找人帮忙。不就是写篇文章,至于这么困难嘛!真是大惊小怪!(你们瞧,我的大脑果然是我本人!嘿!你还别说,它真是厉害!)只听它一豪气完,我便看见一大批文学大师正向我走来。李白!我大叫!苏东坡!我又大叫!莎翁!天呐!泰戈尔!我的天呐!此刻,我感觉自己就快要幸福死了!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流出了喜悦的眼泪。“诗仙太白,你是怎么找灵感的呢!”“床前明月光。”说完,他就飘然而去。我呆了,这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又问东坡居士,他说,“大江东去”。问了莎士比亚和泰戈尔,他们一人说“威尼斯商人”,一人说“飞到我窗前的飞鸟”。天呐,这是什么答案?!你们这不跟没说一样吗?!大文豪们呐!他们都走了,就剩下我像个傻子一样静立在梦中,一动不动,什么表情都没有的表情!

今天清晨,我醒来,打开阳台的玻璃门,看见了那朵绽开在枝头的栀子花:洁白静美,在阳光和雨露的骄纵宠溺下,正欲大展身手,愈发美丽无瑕。它那洋溢着初夏味道的脸,宣告了剩下宁静而绚烂的青春。而后,花儿在我心上缓缓升腾。突然我笑了,从心里笑出声:既惊异于自己“混沌”状态下的浑然不觉,更惊羡于大自然慷慨无私的无限奇迹。“我的存在对于我是一个永久的神奇!我热爱生命!我热爱生活!”我张开臂膀,对着清风喊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我又开始幻想,并且把它打在了电脑屏幕上。

性灵啊!众里寻卿千百度,抬头一看,原来你就在我不远处,不曾离去。无感中(终)有感,只怨我们不善发现(坚持)。

“最大的感觉?”“没有感觉。”我的心自问自答。

无感:最真实,最实实在在,不论现实,抑或梦境。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