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身

脂粉门墙五丈楼
笙箫日夜伴歌讴
争途骐骥迷痴眼
竞艳芳华醉啭喉
应怜我 应怜我
粉妆玉琢
应怜我 应怜我
盈盈红袖
应怜我 应怜我
滴露芳枝
应怜我 应怜我
流年豆蔻
不及那
一身花绣
贴着身儿
伴君四海逍遥游
庭花自落无寻处
且随沟月赴长流
——张大春

有些寂寞,不是谁都会懂得。就像有些事,不是谁都会经历,有些人,不是谁都会明白。

那五丈脂粉楼,如玉锁,锁住了那人的心魂。那笙箫伴歌,如迷汤,迷住了那人的心窍。这争途骐骥,这惊艳芳华,看似这天下亦不过如此。可那不是天下,只是樊笼。久在樊笼之中,以为看尽了尘世,以为看透了人情。

因为以为着,所以,就应着。那局只是应着,从未在局里。那缘只是应着,从未牵连过。那情只是应着,从未心上刻。可那人终究未曾真正看过这天下,终究未曾真正看透这人心。会有一天,有人轻叩内门,叩开那应着的心。

原来这争途骐骥、这竞艳芳华只是一种悲怜。悲的是那樊笼,怜的是笼中那人。只是那一天,那一人。世界变得陌生,人情变得莫测。是悲是喜?未曾想过,未有时间想过,心上有了痕迹,时间变了流水。

那日子终会尽,那人终要走。不是有缘就会天长,不是有情就会地久。还有离别,还要分手。人虽离去,可情不会尽,心里还会念着。那局一定还要去应,那缘一定还要去应,那情也一定还要去应。可心里有了念想,怎会一样?那局、那缘、那情,如魔如妖,是梦魇是折磨。

那天那人,见了就是人生就变了,见了就回不去了。忘了,会不会好一些?肯吗?那心可甘,那魂可愿,那魄可应。那天那人,见了心便有痕,那人那天,见了魂魄有缺。有没有那样一个物件,可以摄了人的心魄,留住人的魂。就像那青玉司南佩,一魂一魄永相随。那魂魄随着那人而去,代替这樊笼之身。

也许无那青玉司南佩,也无那一魂一魄永相随。喜他那一身花绣,恨他那一身花绣,贴着他的身儿,伴他四海逍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
    糖糖的格子间阅读 58评论 0 3
  • 闲来多梦少年事,月已西往故人来。朝阳铺尽忘川路,熙攘人间,你踏雪而归,和衣枕霜,挂念的人,是我。​流金光阴,十年一...
    C君诺阅读 719评论 7 47
  • 思念是一盏浓郁的岁月,有春夏秋冬日升月落交替的四季风景,有朔风细雨高山流水编织的光阴故事,有花开花谢云卷云舒演绎的...
    潇湘侠阅读 833评论 4 59
  • 1.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 2.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3.山无陵,江...
    拾壹小馆阅读 155评论 0 8
  • 选一隅安逸,铺一桌明净,温起一朵茶香,素心清简,风里,雨里,亦可安暖。 未曾清贫难做人,不经打击永天真。成熟不过是...
    梦魂潇湘阅读 792评论 6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