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叶子【5】

下车前的最后几个小时相当无聊。本是旅伴的两人和车窗外急速后退的景色一样沉闷,沉闷到连“我才不会耐不住寂寞首先开口说话呢”这种暗地里的较量也没有发生。换句话说,这种沉闷的气氛并不是被他们刻意营造出来并细心维护着的。事实上,两人之间的联系在这段时间里被完全切断了,他们根本无法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协同合作。但是,近在咫尺却没有任何联系,这种事实本身就非常沉闷,而且足以孵化出巨大的无聊。

出站口外,浩子低头在手机上划拉着什么。

“那我回家了,没事别来烦我,有事就更别来烦我。”

浩子答应了一声,然后和叶子前后脚地上了同一趟公交车,并在叶子旁边坐下。

“这地方在哪?”

浩子把手机拿给叶子看。屏幕中的地图上扎着一个红色的大头针,在大头针的右上角,叶子发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小区名字。

“这……就在我家附近。”

“那刚好,我租的房子在那,咱们还能再同路一段。”

“你租的房子?”

“嗯,比住旅馆便宜多了,这样我就有大把的票票跟着你去吃喝玩乐了,嘻嘻嘻。”

“瞧你那土财主的样儿,往那边坐,别挤着我了。”

叶子把头靠在车窗玻璃上,身旁的浩子让指头在手机上飞舞着,他试图通过一篇篇旅游攻略来迅速了解这座城市的玩法。叶子猜他是不是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或许他是假装的?扮作专程来旅游的样子,用这种自我欺骗的方式来减轻那不靠谱的恋情带来的焦虑吗?

“不可能。”

叶子马上推翻了刚刚的假设。

浩子没有这么高级的思考回路,他的大脑也就比他的手机复杂一点而已。很明显,这样粗制滥造的大脑不可能体验到那种暧昧的,暗藏着期望的,揪心的感觉。更不会产生焦虑,自救机制当然也不存在,恐怕他是真的忘了自己为什么而来。浩子能在初中的时候靠写信远程勾搭上一个女孩子,这已经是超常发挥了。这段恋情之所以那么不靠谱,正是因为浩子没有能力去完善那些对于一段靠谱的恋情来说所必需的细节。

“不靠谱!”

不靠谱的不仅是这段恋情。六年来竟然没有察觉到自己是在单恋,这样的当事人是多么不靠谱!叶子想起来自己仅仅是听他随便讲了下故事就看穿了一切。自己的聪慧再一次得到印证,这本该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当事人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以至于让她一点发现真相的成就感都没有。虽然有“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说法,但能迷糊如浩子这般的当事人,绝对是不靠谱的没有任何辩护余地。

仔细想想,叶子发现坐在身边的这个家伙从头到脚没有一处靠谱的地方。他总是那么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像苍蝇一样哄不走,像蟑螂一样杀不绝,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跟屁虫。

跟屁虫这就要跟到自己家门口了。夜幕之下,跟屁虫会不会在自己的小本子里为达成的新成就记上一笔呢?聪慧如叶子却甩不掉一条不靠谱的跟屁虫,这只能说明这条跟屁虫的不靠谱程度已经突破了天际。跟屁虫用自己的不靠谱源源不断地产生负能量,然后散发出去,在自己周围形成一种特殊的力场,被这力场所擒获的人必定会霉运连连。

如果没有被这条跟屁虫缠上,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的叶子就不会被这一堆胡思乱想搞得心烦意乱,在火车上也会有充足的时间读完从图书馆随手拿来的科幻小说。

唉,没有被缠上的话,应该就有心情去更加仔细地挑选陪伴自己旅途的读物吧。能直击心灵的文字,就像寒冬中的一份瓦罐鸡汤,那绝对是“骨酥肉嫩,汤汁稠浓,味道鲜美”。当然更重要的是它能抚平自己在与冰冷的现实摩擦时所留下的创伤,让灵魂得到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滋润。

如果没有这条跟屁虫,叶子自己应该也可以抢到卧铺票。

应该……吧。

嗯,其实也不一定非要买卧铺票的。以前都是硬座,这半个中国也来来回回好几趟了,无非就是晚上睡觉有点难受。每次头昏脑胀地趴在小桌板上想睡却睡不着的时候,叶子都想质问造物主,为什么没有让人类进化出枕头,床板和被褥呢?

想到这,叶子突然觉得能够完美地完成买票任务——虽然对她来说这无关紧要——就说明浩子还有救,在他体内潜藏着靠谱的基因,它们需要被唤醒。

还真是多亏有浩子,否则叶子因为买不到票而回不了家也有可能。

“回不来?”

因为买不到票,所以无法回家。这是来自父母的命令也无法改变的事情。

叶子能否买到票要看她的运气如何,但重要的是叶子自己并不想坐上回家的火车。

一旦发现了自己心中真正所期望的东西,命运就会随之改变。

这种改变不需要叶子去做什么,实际上,她只要不去做她不想做的事就好。制造出“没买到票”的事实,并称其为“买不到票”,然后在电话里说“我也真的好想回家和你们团聚啊”。最好能略带上一两声抽泣以烘托气氛,挂断之前还可以就如何解决黄金周期间“一票难求”的问题和父母交换下意见。

由孪生双胞胎来表演狸猫换太子是不会穿帮的。

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原来可以如此简单!

但是现在叶子马上就要到家门口了。

造成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就是为叶子带来了舒适安逸的旅途的跟屁虫浩子。

叶子转过头,皱着眉头直盯着浩子。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跟屁虫!”

浩子拿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说:“没有啊。”

“跟屁虫,哼!”

竟然如此没有自知之明,浩子的大脑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在手工课上的作品吗?作为让自己把相同的话说了两次的惩罚,叶子在浩子的胳膊上打了一拳。

浩子突然两眼放光,继而红着脸低下头。

“你怎么……突然跟我撒起娇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你认为电商运营的成本包括哪些?在电子商务实际运营中发现有哪些利用价格去吸引消费者的方法? 答:电商运营成...
    P22111711阅读 26评论 1 0
  • 在老家,端午是个大节。端午的到来意味着高温将不留情面地覆盖这座小镇。 过去过端午节,要提前准备四天,五月初一开始撕...
    赶花人阅读 33评论 0 1
  • 顾城,写下那么多纯洁如金子般诗句的童话诗人 —— 却用斧头劈开虚幻,让真实的黑暗涌进。真实世界不会因顾城”金子“般...
    吾三川阅读 99评论 1 2
  • 深夜十点了,外面下着雨,刮起了寒风。梧桐树的叶子满地都是,高大的梧桐树剩下几个层次枝干有笔直有扭曲地伸向天空。昏黄...
    一帘幽幽梦阅读 141评论 9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