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而终(三)

h市已经入夏,气温已经接近38度,中午的太阳烘烤着整个城市。安南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地铁站,好让自己少晒一会太阳。其实这样的日子安南从不出门,因为自己着实十分怕热,可是奈何母上大人的锲而不舍的打电话敦促自己。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已经进入7月份,所以自己的弟弟终于迎来了漫长的暑假,而这家伙闹了半天一定要来h市,所以现在的她正要坐着地铁去机场接人。而这个弟弟就是家里的大宝贝,老安老来得子,地位可以说远在安南之上,今年高中,马上要高三,没人敢得罪。一定要去接的原因就是他说要。于是安南就必须不问原因的去接,不然她相信母上大人会亲自杀过来。

到了机场,在接机口看了眼航班信息,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明明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到,就一定要自己立刻马上过来。于是无奈之下只好去旁边的咖啡店坐着等。找了个能看到接机口的位置,掏出自己的pad开始给昨天画的稿子润色。多年的习惯,出门她总是得带着这些东西,以备随时而来的灵感,和打发时间。突然周围一阵喧闹,安南有些奇怪的抬眼,看到接机口出来了一群军人,怪不得大家都往哪看,军人的出现总是十分引人注意吧。由此安南突然想到了陈述,那个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联系的人,自从那天他走后,生活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今天才想起来原来已经快4个月了。其实四个月中,母亲总会问起两人相处的情况,她也只是敷衍过去说他在军营很忙,但是有联系着。其实一次都没有联系。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那个烦人的弟弟要出来了,于是收拾一下东西,往那边走去。刚刚引起大家关注的那群人也有续的离开了。

“安南?”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安南回过头找寻声音来源,其实不用找,因为他很耀眼,是穿着军装的陈述。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你这是来机场……?”

“我来接个人,好巧,在这见了。”安南说实话有些尴尬,因为自己刚刚在想起过这个人。“你去忙你的吧,我还要等一会儿。”

“安南宝贝,我来啦。”正在这时一个人影向这边冲过来,一把抱住安南。看的陈述一愣,差点出手。但是下一秒他就庆幸自己没有动手,因为安南也抱住了他。还没来的及说话,这个身高180的弟弟就发现在姐姐身后居然站着另外一个男人,用疑惑的眼光打量自己。于是就说“安南宝贝,这不会是妈说的你找的那个神秘男友吧。”

安南干咳一声,差点忘了身后还有一个人,只能立马给他俩介绍一下。“安北,我弟弟。”

“陈述,你好。”没等安南说出他的名字,陈述就像安北伸出手自我介绍了。

“哈哈,姐夫,果然是你,我姐把你藏得好的呀,问就是不说。”说着握着陈述的手就往外走,还不让回头冲安南眨眨眼。笑得那叫一个奸诈。安南瞬间了然为什么一定要来这边过暑假,准是和母亲又交换了什么条件。安南立刻追上去,拉住安北。“别瞎叫,陈述还有事,拉着人就不放,怎么你就这么自来熟呢。”

“我和你不一样,不然也不会到今天才交男朋友。”说完还炫耀似的回过头拉着陈述说“姐夫,我姐可是25年母胎单身,你快说你用什么办法拿下的。”

陈述听完,看了一眼安南,果然她的脸颊微红,但是又生气的拧着安北的胳臂。好像看到了不一样的她,于是眼角笑意加深。刚想说什么就被安北的叫声打断。“姐,我要告诉妈,我一来你就虐待我。”

“别拿妈吓我,她在b市,现在可救不了你。”然后看着陈述,有些囧。“你是不是有事忙,你先走吧,这家伙不用理他。”

“别走啊,姐夫不是来接我的嘛。”

“你别说话了。”

看着姐弟俩在那互掐,陈述看了眼手表,自己似乎耽搁的有点久了,开口说“我送你们回去吧。”

于是当安南坐上这辆吉普的时候,满心就是自己公器私用了,因为陈述将驾驶室的兵支到别的车上的时候,那个兵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让安南很是纠结,毕竟和陈述也不过是见过两次面而已,又要承他得人情。

但是此时安北就完全不同,说实话男孩子心中或多或少对于军人这个职业有些崇拜,一直问东问西,吵得安南头大,于是终于忍不住让安北闭嘴。看姐姐似乎真的生气了,安北也只好作罢,拿出手机在那玩起来。

“抱歉,他向来就这样。你要是有什么事,就不用送我们的,坐地铁很方便。”安南拉着安全带,看着陈述认真的说道。

“没事的,出任务回来是假期,你不用在意。”

“可是我看刚刚那人下车,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你要是忙真的不用麻烦。”安南想起那个眼神,不由得还是替他担心。

陈述看着她那么认真的怕麻烦自己,有些闷闷的感觉,但是又想到刚刚小董的样子,不由笑了说“他只是好奇,你和我的关系。真的没关系,就是刚执行完任务,优待我们才派车来接我们的。”

“那还是麻烦,你待会还得自己开回。”

“姐,你太墨迹了,姐夫都说没事了,这就是你多年单身的原因,接受一下别人的好意嘛。”安北实在听不下去了。

“闭嘴。”安南又瞪了一眼他。

接下来的一路没什么话,安北看姐姐的眼色好一些,又开始说话,也让安南没有那么尴尬。其实陈述没有去过安南的家所以只能开到上次见面的那个星巴克。安北疑惑的说怎么在这停了,姐你要喝咖啡?

安南才反应过来,说“不行吗,下车。”

“哈?真的要和咖啡。”说着不情愿的下车。

“谢谢,到这就好了,你先回去吧。”

“不是吧,姐你这样谈恋爱不行的,看你们的样子好久没见了,就应该去约会。”于是拿着包跑了,边跑边说,我就回去了,你们喝咖啡,电灯泡我不当。

这下安南彻底服了这个弟弟了,看着陈述,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两人一时间一个在车上,一个在车外,隔着车窗那么看着。陈述解开安全带,下车来到安南旁边“别傻站着,你看脸都晒红了。”

安南捂着自己的脸,有些无措,其实她一直不习惯和异性相处,这大概是这么多年从未谈过恋爱的原因吧。渐渐的自己也开始觉得爱情这东西太虚,又加上周围朋友好像在爱情路上都不太顺利所以从未尝试过。这下子真的只剩两人,抛去第一回和第二回见面,这一回要说陌生,又好似不那么陌生,可是也不熟悉啊。安南此时恨死这个安北了。

“今天真的是太麻烦你了,谢谢你送我们回来。”

“不麻烦,其实我一直想谢谢你上次帮我,但是那天实在是有事,都没有好好说一句谢谢。”

“没事,其实我也一直拿你当挡箭牌来着。”安南不太好意思看着他,一直只是盯着他胸前的第二颗纽扣。

其实这样一身军装,即使在这炎热夏天街边就偶尔有人的情况下,还是会被人看着。安南十分不自在,就又说“那我先回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耽误你的事。”

“好。”陈述只是简短的回了一个字,于是又重新上了车。当陈述的车启动了,安南才冲他挥了挥手,转头往家的方向走去。陈述从后视镜看着这个身形单薄的女孩走在树荫里,夏日的烦躁忽然消失了。或许我们之间来日方长。

回到家的安南彻底炸毛了,追着安北一顿暴揍,安北还振振有词“妈说了,要我盯着你。”

“怪不得非得来,还非要我去接你,说吧,你拿了什么好处?”

“没有,啊---姐,安南宝贝,南南我错了,好了,我错了,你再打我,我就告诉妈。”

安南一听更来气“还敢告状,我要你有来无回,站住,把门打开,有本事别出来。”

安南看这小子躲进房间,也只好作罢,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她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可能是因为安北在他面前说她从没谈过恋爱,或许是因为两人再次产生了交集,又或许是他今天似近似远的距离。其实她没有意识到原来这个人真的走进了她这么多年一直封闭的森林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因为职业的原因,安南总会日夜颠倒,有的时候灵感来了会画一个晚上,然后白天就呼呼大睡。由于昨晚画的很顺利,必然的第二...
    余音觉浅阅读 76评论 0 0
  • 结婚的那天,安南站在台上对着陈述说的结婚誓词让陈述的心久不能平复 “我从未想过结婚,也不相信爱可以一生一世,但是我...
    余音觉浅阅读 119评论 0 0
  • “那你还不是把我骗出来了。”陈述说着就过来拉了一下安南,“走吧” “我要是不装病,你会回来吗,哎呦,真的是老了没人...
    余音觉浅阅读 29评论 0 0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5,387评论 16 21
  • 今天感恩节哎,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恩相遇!感恩不离不弃。 中午开了第一次的党会,身份的转变要...
    迷月闪星情阅读 7,961评论 0 9
  • 可爱进取,孤独成精。努力飞翔,天堂翱翔。战争美好,孤独进取。胆大飞翔,成就辉煌。努力进取,遥望,和谐家园。可爱游走...
    赵原野阅读 1,487评论 1 1
  • 在妖界我有个名头叫胡百晓,无论是何事,只要找到胡百晓即可有解决的办法。因为是只狐狸大家以讹传讹叫我“倾城百晓”,...
    猫九0110阅读 1,424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