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两个湿身的人彼此相爱

96
刘光年
2017.05.20 21:53* 字数 2783

1

  国庆返校上课的第一天早晨,我发现自己浑身湿透了。

   难以想象躺在床上的我居然混身上下都是湿的,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被人泼水了,想想不对呀,我平时没招谁惹谁,不会有人无缘无故被泼水。难道是楼房漏水,也不对,天花板干燥的很。我起身准备下床,水顺着我的头发滴答答地滴在床上、被单上。还好今天天气好可以去晒干下被子,可能是昨晚做噩梦流了太多汗了,我心里安慰到自己。

   真是奇怪,我洗了个澡,用吹风机怎么都吹不干头发。“快点呀,就要上课了,还在吹什么,头发已经干了”,室友枸凉冲着我吼着。“什么,干了?明明还在滴水”,“什么还在滴水,已经干了呀你看”,枸凉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快点穿好衣服,上课去了,老马今天肯定点到”,一想到老马那种更年期的脸,觉得头发干不干无所谓了,万一被逮到少不了一顿呵斥。换上衣服背起包就跑。

   才上了第一节课,让人惊慌的事情就出现了,身上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水,衣服全湿透了!我问枸凉:“凉,你看到我身上这些水是哪里来的吗?”“你脑子没发烧吧?今天一早上就神神叨叨的,你身上哪里有水”。枸凉摸了摸我的额头瞪了我一眼说道。我又问了其他人,大伙都说我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真是奇怪,难道我身上的水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吗。乘着下课,我溜回宿舍又换了一套衣服过来。

第二节课的时候,全身又不知道哪里冒出水来了,混身湿漉漉的,还好现在是初夏,天气不是很冷,要不然真会冻死了去。

发生在我身上的奇怪事简直就是令人匪夷所思,可以说是灵异事件了,一下课我就打电话给我迷信的老妈。我妈听到我的遭遇后,先是质疑,后是紧张了起来,然后说过几天来学校看望我去找高人破解,叫我这几天好好照顾自己。

以前看书上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特点或奇异的特质,身体莫名其妙的冒水不会是我的特质吧。

2

遇见孟彬是我身体湿透的第二天,那天我正和室友去上课,突然枸凉扯了扯我的衣角小声说:“哎,看你的左边,你的男神耶,真帅”,我转头一看,顿时呆住了,因为我看到孟彬身上也是湿透了。我跑到他面前,他也惊讶了一下,上课铃声叮叮响起,“下课后,学校后门的咖啡厅”,他抛下一句话就走了。

有人说,有缘的两个人,无论两人多么不可思议仍会相遇。我和孟彬或许就是不可思议却有缘的两个人吧,我是学校三万学生中的普普通通一员,相貌身材中上,但一直被批不会打扮,成绩一般,家境一般,放在人群中可能也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是孟彬完全不一样,自带男神光环的校园风云人物,会唱歌,拿了无数歌唱比赛的冠军,更重要的是智商高,年年拿专业第一。

孟彬也一定不知道我从军训开始就注意到他了,虽然是一个年级的,但是偶遇不容易。我打探过他的一些爱好,喜欢打游戏,喜欢踢足球,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要求很高还是怎么回事,一直没有女朋友。

下课后,大家都去食堂打饭了,咖啡厅人很少。角落里,孟彬坐在那里发呆。“嗨”我生硬的上前打招呼,“你来了,快坐下,你能告诉你为什么会浑身湿透了?”

“我也不太清楚,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我和你的情况一样,我也是一觉醒来就这样,而且身边的人都看不到我身上的水,你说我们是不是不是被诅咒了?”

“被诅咒了?”我瞪大了眼睛。

“恩,科学已经完全无法解释我们的遭遇了。”

“我告诉我妈了,我妈过几天就来学校带我去找高人,到时候有什么法子,我会及时通知你的,你把手机给我,我们换下号码吧。”

孟彬手机递了过来,我伸手去拿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指尖,和我一样,冰冷的可怕。

3

通过的他的手机号,我成功加了他的微信。

起初我不敢主动找话题,后来他主动找我问我湿透的事情。问我是不是每天晚上睡觉格外冰冷,衣服是不是经常换,是不是周围同学完全感受不到异常,问我是不是心理原因导致的,问我如果一直这样将来有什么打算。后来我们聊开了,她问我我男朋友知不知道我这样,我说我还没男朋友,他说为什么找不到,我说吃藕啊,他说我不丑,生气的时候挺可爱的,我说你见过我生气啊,他说有次上大课的时候,全专业的人都在一起上课,他坐在我后排看到我用书揍前面一个男生,我说你真八卦,难怪找不到女朋友,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找不到女朋友,我说难道不是事实嘛,他说他找女朋友看缘分,我说可拉倒吧,文艺青年都不敢这么说。

4

老妈过来了,把我浑身打探了一番,问“闺女,你不是拿我寻开心吧,看不出你身上湿透了啊”,“老妈,我哪里敢寻你的开心”。

接下来一周多的时间里,老妈托人一直打听有什么神奇的奇异高人。老妈是社区交际明星,我们小区广场舞大军的领舞,消息十分灵通。

最终,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说,城东三十公里,有个叫百源村的地方,村里有间小庙,算起来小庙的主持快八十了,当年她遇到一些难以解释的事情就是那个主持化解的,就不知道主持现在还在不在。

我、老妈还有孟彬赶到小庙的时候,日色已黄昏。青瓦古寺隐于一株大榕树下,老主持发须皆白,寺内就一盏枯登,光线昏暗。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来到小寺有何贵干”。

“大师呀,我女儿和她同学不知道怎么了,莫名其妙浑身湿透,而且擦干水还是过阵子冒出水来。”

“阿弥陀佛,两位小施主的症状,老衲可以医治,不过风险很大。”

“有什么风险?”老妈焦急的问道。

“小寺后面有一颗枯萎的上千年的木头,将那木头点燃,两位小施主在火中烤干身上的水即可,可是火势并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孟彬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大师,我们愿意试一试”。

“那好,明日午时再来找我吧”。

5

我问孟彬,你怕不怕呀,孟彬说他不怕,他以前被小混混追着砍也没有过恐惧,反正人生生死总有时。我说你真消极,活着多好,那么多人追求长生不老,那么多人苟且于人世。他说,只有遇见自己心爱的,才会留恋人生吧。我回头看了看他,那晚风有点大,我看到湿答答的头发趴在他的额头,他眼里好像有星星。

第二天,寺院子里,木头围成了一个圈。他拉着我的手站在乐儿圈内,火焰升起来了。浑身被火烤的好舒服,没有了那种湿冷的感觉。火越来越大,我感觉头脑晕沉沉的,眼睛通红的,热浪让我喘不过气来。

记忆中最后一秒,我望向了一旁表情古怪的孟彬,然后昏了过去。

6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病床上。

“你怎么这么傻,就你这身板怎么能去救人,人没救上来,可能要把自己给搭进去”,老妈一边哭一边责骂我一边问我还有什么不舒服的。

救人、什么救人?我打了电话给枸凉。枸凉说五一放假最后一天我和她去购物,回来时候路过学校人工湖时看到孟彬聚餐喝醉掉进湖里奋不顾身跳进去就他,结果自己也栽了进去,还好后来和孟彬同行的几个男生水性好把我们两个都救起来了。但是两个人一直在医院里昏迷着。

原来什么湿透,什么寺庙都是一场梦,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我问老妈,我救的那个男生呢?

“隔壁病房里躺着呢”。

我穿上拖鞋,踉踉跄跄的走了过去。

他好像也才刚刚醒来,长长的睫毛下眼睛微微睁开,苍白的嘴唇动了动,我问“你说了什么”,他抬了抬手,示意我走近点,我走了过去,这次听清了:

“缘分到了”

一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