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和太少之间的一站,叫做刚刚好

一切刚刚好
删除生命中的任何一个瞬间,我都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过好每一个瞬间。



多年来,我习惯了高效运转的工作节奏,即使是出差在外。

无论所到之地是熟悉的故地还是陌生的异地;无论是短到只有两三天的短差,还是长达十天半个月的长差。出差,在我看来只是换了个地方工作。

步履匆忙、马不停蹄的每一趟出差,行李箱里只有非用不可的东西,越简单越好,时空转换后的脑回路里塞满的仍是要干的工作,越紧凑越好。整趟出差的过程可以浓缩为“一到就工作,结束便离开”。

正因如此这般,对所到之地的记忆,好像也只有城市机场、火车站的样子,以及当地人讲话的口音,至于对当地的名胜古迹、风土人情、美食美景、特产特色几乎是零体验。

凡此种种,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A型血、易焦虑、求完美的我很少慢下脚步欣赏岁月山河的风景,更多的是永不止步想要成为旁人眺望的风景。

只要有工作干,异乡就是故乡,酒店就是家,出差在外,我丝毫没有感到不方便、不适应、吃不好、睡不实。无论何时何地,工作总能带给我足够的力量,成长、赋能、增值和焕然一新的同时,又能让我抵抗生活中无法逃避的那部分无聊无力无奈。

今年流火七月的一天,我准备出趟长差。凌晨四点起床,高强度工作了一整天,不敢懈怠,精神紧绷,中午顾不上吃饭,更别说午休了,下班后片刻得不到喘息的我疲惫不堪地往家赶,路上遇到一位同事,遇见同事是常态,但遇见的这位却不寻常。

她是我入职后努力想成为的那种人,集美貌、才华、智慧、情商于一身的她,不论何时总是令人如沐春风,赏心悦目,哪怕是这样一次不经意的偶遇。此刻,一天工作已结束,倦鸟纷纷归巢,在略显疲惫,暗淡无光的人群中她依旧醒目。

闲聊中,她说,自己即将退休,很怀念工作的时候,真好。我说,自己忙了一天,马上要出趟差,真忙。简短、随意、平常的三言两语,却在某个瞬间突然击中了我———我们仿佛是河的两岸。河的此岸暗自叹息:“我相信,一切欢乐都在对岸。”河的彼岸一声长叹:“也许,幸福尽在对岸。”

工作越来越多我和工作越来越少的她似乎在羡慕彼此。可是,现在的我不就是曾经的她嘛,现在的她又何尝不是未来的我呢。到底如何在多与少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呢?带着这个问题,第二天上午我已在飞往泉城济南的航班上了。

出发 到达 再出发

舷窗外大朵大朵的白云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中温柔流动,笑而不语。我的思绪也随之流动、翻涌、重温着昨天的偶遇和触动,一叶思绪的小舟在云海间飘向了更遥远的未知。

未知但亦可知,遥远转瞬咫尺。

当有一天,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从工作的主战场上退出后,我也一定如那位前辈般恋恋不舍;当没有能力再从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时,我也一定会有美人迟暮,英雄气短的无尽伤感。

一丝不舍与伤感,像秋风掠过草原般幽幽掠过我的心,这时一名有着少数民族长相的空少将我拉回了现实。他微笑着对我旁边的一位乘客说,您的漂亮包包抱在怀里不安全,我帮您放到行李架上,仅仅是多了“漂亮包包”四个字,让原本例行公事的一幕变得充满人情味。

随后,我正前方一位母亲说,女儿的耳朵略感不适,他比一般空乘更有耐心地解释了气压变化如何影响耳膜的,我以为仅此而已了,没想到他随即拿出来一些薄荷糖让孩子通过咀嚼调整耳内外压差,更没想到的是过了半小时,他又送来一杯水,笑着说,小仙女,吃多了糖对牙齿不好哦,喝点水。整个过程他的笑容始终从心里流淌出来,溢于眼角,挂在唇边。

眼前这位并不帅气,甚至从外貌上看也不处于优势的年轻人,对工作的无比热爱和全情投入,不仅带给乘客宾至如归的体验,更为他在平凡岗位上赢得了尊重。这一幕也让我不禁再次感慨工作之于每个人意味着什么。

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对工作的理解。工作也许是一个儿时的梦想、一种赋予的责任、一把向上的梯子、一片施展的天地、一份接续的家业、或许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工作之于我,宛如一件华贵的礼服令人生特别有意义感且熠熠生辉———华服在身,高光端庄,足够强大,不容忽视,众生可见。生命需要被看见…被看见的还有脚下渐渐清晰的此次出差目的地,一个多小时的空中飞行后,我再次踏上了阔别近二十年的齐鲁大地。

到达济南后,按疫情常态化管控的规定要进行核酸检测,无法像往常那样立即投入工作,突然多出了一个下午可以漫不经心地度过。于是,每天被工作追着一路小跑的我,长舒一口气,以“大字”形伸展在绵软的大床上,仿佛顿时卸下了身上所有的担子,而这些担子里挑得几乎都是工作。

我一直觉得自己就像西西弗斯,日复一日,推石上山,朝乾夕惕,快速成长,这个过程多了些什么,也少了些什么。

总有加不完的班

多的是把自己活成了一支队伍,结硬垒,打呆仗,能战斗,不舍日夜地加班,处理不完的杂事,突如其来的临时安排都被逐一踩在脚下。

少了以己为本、健康第一、心态轻松、快乐至上,当然还有因此而早生的缕缕华发,悄然爬上眼角的鱼尾纹,此起彼伏的身体抗议,轮流生的大病小恙,以及干不好时的患得患失和干不完时的紧张焦虑。

多的是被时间促着,一路小跑、释放潜能,追风赶月中始终保持积极向上的状态,防御着、进攻着、前进着、也撤退着;很昂扬、很精进、很刚硬、也很戾气。

少了感知时光的有趣,黄昏中的发呆、下午茶的悠闲、陪伴孩子的耐心与专注…

多的是一次次登顶带来的体验,工作像山就在那里,我盯着山顶方向,竭尽全力一口气跑到山顶,目标达成,足够艰辛又无比欣喜,疲惫至极又兴奋不已。

少了感受山花的烂漫、山涧的欢唱、山风的俏皮、还有鸟鸣虫唱、半山腰的云和山一程水一程的旖旎…以及短暂登顶欣喜后,又一座山猝不及防地挡在面前,新一轮的跋山涉水又要启程,新一轮的压力艰辛又扑面而来。

七月的伏天,在这间不足二十平米的酒店房间里,过往工作与生活中的得与失纠缠着。四十岁之前,人生前半程,仿佛爬山,目标明确,朝着山顶,心中常常充满期待,披荆斩棘,全是向上的力量。四十岁之后,人生后半程,尽管可能有所谓更高、更远、更强的目标,但是心里清楚,身体里、心里、周围,有种东西已经过了盛时,仿佛花开全满之后,月亮全圆之后,仿佛长篇小说读了一半之后,仿佛下山。于是,期待少了很多,回望的频率高了很多,越来越精打细算如何花剩下的时间。

细品过往,不是要以怨妇心态咀嚼更多的艰辛,不是让过去过去,而是让过去能够校正未来,满怀达观,“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对于此刻的我,生活不是攀爬高山,也不是深潜海沟,它只是在一张酒店标配的床上睡出我的身形。积极起来,安顿接下来的生活吧,哪怕是短暂的出差也是人生旅途中的一站,值得精致过。

睡了近二十天的酒店大床

我开始慢慢环顾房间,中式美式混搭的装饰风格,令这间二十平米的房间干净温馨又不失雅致,东边一整面墙是一扇大落地窗,从屋顶到地面一气呵成、贯穿上下,浅赭色的麻制暗纹窗帘垂落在两侧,整个房间采光柔和而自然。

在接下来近二十天的出差中,就在这个近二十平米的空间里,清晨与我互道早安,长夜同我相拥而眠。日子少了些兵荒马乱、眼神混浊、心神不宁,多了些踏实纯粹、丰盛安宁、岁月清欢。

每天清晨五点,习惯早起的我拉开窗帘,唰地一声,晨光就如婴儿笑脸般扑面而来,柔和纯净、欢快灵动、争先恐后地洒落在玻璃窗上,也笑而不语地亲吻敷着面膜晨读晨练的我。

每晚九点,夜跑结束,回到房间,无须开灯,光线朦胧,安然温和,并非城里的月光,而是楼体灯光,别有一番味道,应和了夜的风情。我所住的酒店隔壁是一栋歌特风格的七层小楼,站在房间窗口的人能互相清楚看到彼此,小楼浮雕式外立墙的每个窗户下方都有一排灯带,夜幕降临时便齐刷刷亮起来,散发着细碎的黄色暖光,撒在落地窗上,也撒在软绵绵的床上,我凝视着这诗意的画面,诗意的画面也在凝着那个卸下工作,洗澡护肤、读书入睡的我。日子就这样不经意间,被异乡的灯光照亮了、温暖了、柔软了。

我每天五点起床,晚上谢绝各种应酬,于是晨昏两段时间一下子多到可以任由我支配、布局,健身、读书、码字、养生、护肤是我开启和结束一天的方式。日日晨昏间琐细的美好自带强治愈的属性,能有效缓解工作中的疲惫和世俗生活中的各种负性情绪。一快一慢、一静一动、有张有弛、有进有退,这不正是我一直以来在太多工作和太少生活间要找的平衡吗,甚至就想在这种平衡中老去。

自律让每一天更有意义

不经意间,上飞机前索绕在头脑中,也是长久索于怀的问题,正一步步解开。出差、异地、变化,这些陌生像隔阂感过重的砂纸,将我那颗被熟悉琐事磨钝的心重新擦亮。

在熟悉的环境中,少有变化的生活,总让我误以为日子很长,长得望不到头,于是太多投入工作,太少用心生活,总想着等退休了,再纵情生活。却忘了日子也很短,短得就像炎炎夏日里的甜筒,不及时享用,就会错过。

错过了生活中的美好,再多的工作也只是证明“我活过”,而不是“活明白”。

从努力活过到真的活明白,有时需要漫长时间的启悟,有时可能只需要出一趟差而已。这趟出差,生活的列车驶达稷下学宫所在地,以孟旬为代表的诸子百家的思想,犹如一束光,穿越历史,引领着我的生活列车停靠在了太多和太少之间的一站,站名叫做刚刚好。

在这一站,停留了近二十天,我变得更愿意改变,更笃定前行,承认自己的平庸,接纳自己的一切,做回自己的同时又重新定义自己。

老济南传统小吃

我会心怀好奇,去大街小巷寻找老济南的特色美食,食物即可大饱口福,又是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的一张名片,寻找美食的过程比美食本身更能给我带来踏上异地他乡的仪式感。

我会不将就凑合,到附近超市采购新鲜水果、坚果,还买了东阿的阿胶糕,让自己吃好,住好,安睡好。哪怕是出差在外,临时住所,不多时日,也不潦草生活。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我会走出舒适圈,改变一成不变的跑步路线,离开熟悉的跑步环境,不提前规划,不怕无路可跑,随心而跑,居然在三环边跑着跑着发现一个两山之间的峡谷,令人惊喜,边跑边欣赏不期而遇的风景,内啡肽伴着落日的余辉、习习的凉风、当空的新月、久违的繁星,整个人在苍茫的天地间是那么渺小又那么妙不可言。

我也会保持自律,出差在外也不例外,自律是对我的过去和现在的最高赞美。自律是灵魂,时间是灵魂伴侣,每天少吃一点,多动一点,积极多一点,焦虑少一点,刚刚好的舒服感加掌握感让所有曾经看起来不可能的未来,都成为理所当然的现在。我成为了我想要的样子。

我还会雕刻性格,对待他人更包容、率真、轻松,与出差执行任务的三十几位专家相处甚好;对待得失更潇洒、超然、淡定,拒绝了荣誉的诱惑,欲望、浮华、虚无益日损;处之泰然、一笑置之益日增。

海鲜大餐 海的味道

就这样,二十天中,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木被我走得有滋有味,专注忙碌工作的同时,见缝插针地用心实现着日常生活中每一个改变,这些改变不一定是为了大词“正能量”,可能只为了一顿美食、一段风景、一次夜跑。这些稍微抬点手就能发生的改变积累下来,收获了更多内在自由和小而美的成就感。每一天,都会在爱自己中睡去,又会在充满期待中醒来,每一天,为明天。

写完这段文字时,我已在奔向下一个目的地的高铁上了。离开了“刚刚好”这一站,也许还会再度失衡、再度焦灼、再度狼狈,但人生的列车只要坚定向前、坚持蓄能、坚信憧憬,美好就会在下一站等着我。此时,在路上,夏未远,秋已至。

远方,你好吗?

四季,我很好!

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