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

中国天眼

“好大的一口锅!”这就是我见到它的第一句话。

为了看这口世界第一大锅(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我在今年四月底有限的时间内放弃了参观黄果树瀑布,也放弃了千户苗寨,而是坐了三个多小时车从贵阳来到了位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克度镇大窝凼dang的喀斯特洼坑中,工程为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

且不说它有多宏伟,单说它的作用和在世界上的影响,就可以让解说员讲的口干舌燥的,我听的云里雾里的。也许其他人过来看这口锅是为了热爱科学,我纯属是为了来崇拜的。

今天要说的不是这口锅,让我说我也说不明白。是说和我同行的两个普普通通的大学老师。本来同在一个车上大家都是陌生人,但是那个男老师的穿着引起了我的注意。白色衬衣外套了一件老式夹克,五六十岁的人都能穿,他穿着特显老,让我感到新奇的是那条裤子,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上有……,是不是应该有几个破洞呀,但那条裤子有一条笔直的中缝,这种有中缝的裤子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吧,竟然神奇的在这个世纪让我看到了。如果忽略服装,他们俩人一看就象学者,这个猜测在我看到这口大锅后被证实了。

我们参观的过程中,向导耐心的讲解着,偶尔这位“中缝”老师会在向导停顿时发问,问话里都夹杂着关于天文的专业术语,我站在旁边跟听天书一样。等讲解完了,一位老者就过来请教这位“中缝”老师一些问题,后来才知道这位老者竟然是教数学的大学教授。当时我就傻眼了,再看看周围的人们,开始怀疑都是学者,我不敢造次叫射电望远镜是“锅”了。

在回程的路上,我想起山本耀司的一段话,在这儿讲出来时刻提醒自己:

“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

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