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 . 游』望京小记③ 昨天


昨天周六,没做啥,却也过得忙忙叨叨的。

只忙叨未必就是充实,因而在昨天即将闭眼时,给这一天留下的结论依旧是,又白过了,啥事没做。

......

昨天一早还未醒来时,我依旧在纠结是否该与“网球”爬个香巴拉。

波在前一天冷着脸说,同同要准备下下周的期中考试了,要玩就你自己去玩吧。

波对同同近期的学业不是很满意,她觉得在提高同同学习的主观能动性的同时,客观因素也要进行严格把控。因而,她在客观因素里发现了我,带他又看电影,又爬山的,该收收心了。

“那不是去锻炼身体吗”?我试着去辩解,“要玩你自己去玩吧”,这是我得到的最终的官方答复。

没有同同参与的爬山运动,我就少了大半的兴致,只剩下的那半还在挣扎。就如几周前,有位闲人在群里组织去看花,我也总带着这样糊里糊涂的兴致,在每个周六半梦半醒的清晨里挣扎。

如此般,空待着时间悄然划过,无可奈何间,桃花开过了,梨花开过了,海棠花也该开过了吧?

这个周六,也不例外地在这半梦半醒间惋惜着种种错过,纠结着是否该跃然而起,背上包,追随着“网球”一道去爬香巴拉。而当我打定主意,坚定地睁开双眼,墙上的石英钟分毫不差地指在七点半的位置,“网球”和他的队友们该出发了,我又完美地错过了。

窗外的阳光多好,真适合爬个山,不过我不用再纠结了,这美好的一天,可以开始了。

既然不用费力去爬山,那就把虎跳峡那一日的笔记做个了结吧,也算是这一天的一个小目标。



早餐时,与同同一道看了地理频道的一部关于非洲大陆形成的记录片,才知道有个超级地幔柱的存在。那里说地幔中的岩浆,像煮沸的浓汤一样地翻滚着,带动地壳中的板块分分合合,不过即便如此,依旧有一些陆地板块是坚硬而顽固的,非洲大陆就是这么一块古老的大地,算而今也有24亿年的历史了。

地幔中沸腾的岩浆,还有24亿年的古老大陆,让我适时地想起了小火慢炖中的一锅羊肉汤,沸腾的汤面上沉浮着羊肉块、香叶片和大段的葱白,空气中弥散着肉桂、生姜与煮肉混搭出的鲜美,沸汤中心浮油白沫越聚越多,那是24亿年的非洲大陆板块的雏形,我用勺子细心地将那些白沫撇去,油腻的白沫在下水口迅速凝固,就像古老的心机在恶狠狠地报复着这个世间所有的喜新厌旧。

波在厨房问他儿子,晚饭想吃什么,同同低声回答随便。尽管有些突兀,我还是高调地宣誓了我的选择,“炖羊肉怎么样”?波将那个高调迅速传递回来,“嘌呤太高”。

同同不愿介入我们隔空的争论,他到客厅落地窗前的鸽子笼那里,给鸽子添食添水,最后打开笼子门。待他走后,一只小鸽子探头探脑地从笼子里跳出,站在窗前,温暖的阳光毫不吝惜地洒在了它的身上。

我想,我要是就坐在这样的阳光里,看着窗外的风景,然后天马行空地去想,让指尖舞蹈于键盘,让文字跳跃于屏幕,那该是生命中多么美好的刹那。

我的思绪又畅游到丽江到德钦的路上,我又看到了虎跳峡的高山与深壑,它们像是巍峨的,伟岸的,不可撼动的,但24亿年的非洲大陆,已不再有巍峨和伟岸存在了,那里有的只剩下了平淡无奇,而丽江边上的高山深壑,在一亿年前和一亿年后又能被时光淘洗成什么样子呢?

曾和一个朋友说过,想成佛吗?你就去看地理频道的记录片,在那些空茫的视角里,只有荒芜。不过波伏娃也说过,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走向死亡,但从出生到死亡的之间是生命。

就像那只站在窗前,阳光里的小鸽子,咕咕叫着饱满着生命的激情与活力。它似乎在说着,几十亿年都可以交予荒芜,我们其实只需要当下刹那中的美好。

......



书桌上没有阳光,只有一台PJ-790摄像机与一部戴尔“成就”笔记本呆在一起,它们是在提醒我,是该把这边的录像导入到这边的电脑里,但笔记本中还没有装入PlayMemories Home ,这个笔记本是新买的,新得就像刚交钥匙的毛坯房,一切都需要一点点地往里边添加。

PlayMemories Home 是个多么脑残的软件,不知道sony 的领导们知道不,总之一两个小时过去,PJ-790的录像还在PJ-790里,而“成就”还奔忙在精装修的路上,只是墙上的石英钟守信用地划过了六分之一的弧度,让人不得不该去认真思考一下,这个中午吃点啥。

再一次安装失败后,再一次在心里向sony的领导做了气急败坏地投诉,再一次默默换了个网址下载安装,而后做了一壶水,洗干净杯子,拿出一包六安瓜片倒在里边。

健武说,“茶是有灵魂的”,每听他一本正经地说话,我就想笑。他说,“有的茶需要沸水急冲才能唤醒它,有的只需八九十度”。六安瓜片的灵魂,需要与多少度白开水才能契合呢?健武没在身边,但我想他定会去认真思考的,而那样的专心让现在的我想起来,依旧会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度娘说,六安瓜片需要80水,贴杯缓入少许,3分钟,而后再续入……我一边焦虑地紧盯着电脑的安装进程,一边亦步亦趋地仪式般地做完成了这些沏茶的步骤。而后在那个静静的小屋里,在昏黄的光线下,静静地看着那些黑色的卷丝,渐渐地舒展,渐渐地浮起,渐渐地绽放,渐渐地找回曾经葱绿的容颜,就仿佛,茶叶制作的杀青、揉捻、炒作,是可逆的流程,只需要遇到80℃的水,一切就会完成回归。

制茶人锁住了茶的时光,但一壶适度的水便是它的机缘,让你与它相遇,让你坐在这个方寸小屋子里,品尝到千里之外的山川的味道,让人空空地去想,那里山川的模样。

……



很抱歉,这一次安装仍是失败,但报的故障是C盘已满,我像是终于找到了浪费我2个小时宝贵时光的罪魁祸首,于是给戴尔售后忿忿地打去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小张,他耐心地向我讲解win10、分区以及可以剪切图片的QQ桌面版。而我想象着厦门的阳光与空气,终于在一个小时以后,在安装分区助手的间歇时,我问他,厦门热吗?他说要穿短袖了,他说,这边今天看不见太阳,多云,总感觉要下雨。

学会了重新压缩C盘,这是我在那一天里得到的成就,因为它确实困扰了我很长一段时间。

再次将文件拷入电脑,会需要很长时间,我离开小屋,同同在为一道几何题抓耳挠腮着,波不时地在另一个屋子里问着,作业写完了没?我下楼,外边的阳光依旧是好,微风,几个韩国的小朋友,呼喊着我不懂的语言,从我身边追逐着跑过,突然觉得特别羡慕他们,在这个小区里,在这个时间里,中国的小朋友们都在做什么呢?

小区外的街口,看到一个修自行车的,走过去,又返回过来问他几点下班,他说六点半,很快又改口六点,憨憨笑着和我说,今天是他老婆的生日,要早回。我笑着和他说,别忘了买花。是啊,多美好的期待……不过这一天,怎么就到了该等待下班的时间了,是它过得太快了吗?快得让人感到落寞。

回家,给地库里大半年没使的电动车打了气,它未如期待中那样,很快地就将气漏掉,这让人竟有些失望。我骑着它在地下车库里转了一圈,车带居然还是鼓的,是我记忆出了问题?怎么就觉得车带漏气了,结果大半年都没动它。

回到家中,波在叮叮当当地准备晚饭,她说今晚没有羊肉汤,只有热汤面,凑活吃吧;同同在客厅茶几上热火朝天地和着面团,他说他今天准备做个蓝莓饼干;那只小鸽子就在茶几旁溜达着,它探索的空间在延伸,绿色的鸽屎已然留在了电视下的矮柜上;网球的登山活动已经结束,他在群里发布了庆功宴的照片,那些熟悉的面孔各个举着酒杯呲着白牙傻笑着,就像他们刚从珠峰归来;我电脑中的文件也终于折腾完了,好像那个简易装修过的毛坯房可以试着入住了,多好。

对呀,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只是这天,快要黑了,只是那个关于虎跳峡的笔记,还没有写下一个字。



----------------------------

我是云行笔记,在此潜心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苦旅》,让我们来一次,有文字感的旅行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