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沙里翻终于回到了狼群,他向着爸爸黄沙暴发出阵阵哀鸣,那双被人类的箭射瞎了的眼睛看起来格外恐怖。黄沙暴向着眼前的大湖发出震耳的嗥叫声。

这是一个巨大的泉水汇聚的湖,湖的南岸靠近狼群的居住地。半年以来,黄沙暴已经带领狼群几乎杀光了所有的居住在湖的南岸的人类。但是对于湖的那北岸,却因为湖面广阔和陡峭山脉的阻隔,一直没有踏足。

狼群的食物开始匮乏,黄沙暴又开始蠢蠢欲动。他派出自己的儿子沙里翻和另外两只公狼作为前锋,绕着湖边,前去湖的北岸探路。半个多月前,这三只大狼终于到达了湖的北岸。没有想到正好碰见孤身一狼的黑风。它们三只狼便开始了对黑风的进攻。本以为是一场轻松的战斗,没有想到黑风已经不是当时那只任由它们的欺负的小狼,早已变成一只身体强健,意志坚强的大公狼,它们不仅没有杀死黑风,反而被黑风咬死一只,又因为黑眼睛少年的出现,使另外一只大公狼被射死,沙里翻虽然逃脱了,但是却成了名副其实的独眼狼。

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沙里翻这一行,确实探明了去往对岸的道路,并且也知道了对岸存在人类居住。存在人类居住,也就意味着存在食物。借着仇恨,狼群被黄沙暴的嗥叫鼓动着,也发出阵阵嗥叫声,他们已经做好了向对岸进发的准备。

和雪灵儿重逢后的这段日子是黑风这一生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之一。每一天他们都跟随着大胡子还有黑眼睛男孩出去打猎。他们靠着敏锐的嗅觉帮助这对父子找到猎物,当猎物受伤逃跑时,他们会扑过去,将猎物抓住。有了黑风和雪灵儿的协助,大胡子和黑眼睛男孩捕获到了更多的猎物。他们从内心里更加喜欢黑风和雪灵儿,嫣然把这两只狼当成了自己家庭成员一般友爱。黑风和雪灵儿再也不孤单,一方面他们终于一起过上了内心渴望的平凡快乐的小日子,另一方面有了接纳他们的人类大家庭。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一个巨大的威胁正在逼近。

黄沙暴带着群狼绕着湖岸,爬过陡峭的山脉,终于在一个傍晚到达了湖的对岸。他们借着灌木丛的掩护,悄悄地向前进发,终于发现了人类居住的山洞。黄沙暴并不急于进攻,他在屠杀人类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人类从肉体上是不堪一击的,但是人类会借助武器,一旦人类使用武器,狼战胜人类就很难,反而极有可能被人类杀死。所以,在以往的对人类的进攻中,黄沙暴总是选择在深夜,当人类熟睡了,武器离开了人类的身旁的时候。黄沙暴会先派两只大公狼悄无声息地咬死打瞌睡的人类哨兵,然后群狼潜入,每只狼都迅速靠近一个有抵抗能力的成人,然后随着黄沙暴展开攻击,其他的狼也一起对人类进行攻击。靠着这种方法,黄沙暴没有过一次失败,每一次都能将人类一网打尽,全部杀死。他们会在人类的山洞里居住几天,直到把人类的骨头都啃光。

群狼静静地等待着,很快就到了深夜,寒风呜咽着吹过山谷,人们围在篝火边已经入睡了。黄沙暴向他身边两只强壮的大公狼使了个眼神。这两只大公狼心领神会,借着黑夜的掩盖,向着人类的洞口逼近。那两个睡在门口的人类哨兵虽然把长矛放在身边,但是却都已经睡着了。上一次,黑风就是轻而易举地通过这两个哨兵,叼走人类的婴儿的。因为人类的警觉性实在太差。那两只大公狼离两个哨兵已经不足两米了。他们已经露出牙齿,准备在这两个哨兵脖子上狠狠来一下,咬断喉咙,悄无声息地杀死这两个人。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从山洞里窜出一黑一白两条黑影,直扑这两只大公狼,两只大公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扑倒,脖颈处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发出惨叫声。这惨叫声惊醒了人类的哨兵,他们立刻举起长矛向两只大公狼刺来。两只大公狼还没有起身站稳,胸部就被锐利的长矛刺透了,随着两声惨叫,双双倒毙在地上。

山洞里,其他的人们也都被惊醒,男人们拿着长矛弓箭一起堵住山洞口,防范着可能的危险。黄沙暴想要偷袭头类的计划彻底破产了。

那一黑一白两条黑影,当然就是黑风和雪灵儿,他们在两只大公狼离山洞还很远时,就听到了狼那种走动的细微声响,嗅到了狼的那身骚臭的味道。他们早就在山洞口做好准备,等两只大公狼靠近山洞时,突然出击,将两只毫无准备的大公狼扑倒在地上。

黄沙暴仓皇地带领狼群,逃离了山洞附近。人类躲过了一劫。黑眼睛少年和大胡子激动地抚摸着黑风和雪灵儿的脖颈,众人们欢呼着,为黑风和雪灵儿喝彩。他们知道有了黑风和雪灵儿,他们再也不用害怕野兽偷袭了。

然而黄沙暴那边,狼群里却弥漫着愤怒,很多狼开始对黄沙暴表示不满,对他发出阵阵哀鸣。当狼王不能有效地带领群狼取得狩猎的胜利时,其他大公狼就会借着狼群的不满,开始挑战狼王。其中有一只浑身黑色和黑风很像的大公狼大黑,早就对狼王宝座觊觎已久,他看见了群狼的不满,认为机会难得,竟然趁黄沙暴不注意将他扑倒在地上猛咬。黄沙暴一开始很被动,但是他毕竟身经百战,身强力壮,猛地一翻身,翻到一旁,反身向大黑扑来。两只狼撕咬在一起。很快年轻的大黑处在了劣势,被黄沙暴咬地嗷嗷直叫,他见打不过黄沙暴,躺在地上,把身体最薄弱的肚皮露出来,想请求的黄沙暴的饶恕。一般的狼王见到这种情况,都会饶恕大黑。可是,黄沙暴却是有史以来最残忍的狼王,他见大黑露出的肚皮,不仅没有饶恕大黑,反而趁势一口咬住大黑的肚皮,用力一撕。只听一声惨叫,大黑的肚皮被撕裂,狼肠子伴着喷涌的鲜血,滚到地上,和泥巴混在了一起。黄沙暴不仅不收手,又叼起地上的狼肠子,向后猛拽。大黑的狼肠被扯断了,大黑在地上痛苦地翻滚了几下,两腿一蹬死去了。

众狼见此情景,无不惊骇。他们被黄沙暴残忍的行为震慑,纷纷趴在地上表示臣服。黄沙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发出一声震耳的嗷呜声。

眼前的权力危机暂时过去了。黄沙暴知道如果不及时地为狼群找到食物,他还会受到挑战的。但是湖的北岸,远没有湖的南岸食物丰盛。狼群巡猎了整整一天也只猎到几只野兔。黄沙暴当然也在寻找其他的人类聚落,然而寻遍了几乎整个湖岸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人类居住。看来黑风和雪灵儿所在的聚落是大湖两岸最后的人类聚居区了。

黄沙暴知道想要猎取到鲜美的人肉就必须将黑风和雪灵儿引开,不能让他们待在人类的山洞里,否则他们万难得手。这两只背叛同族的狼,他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黄沙暴那双阴沉的眼睛在狼群中扫来扫去,突然发出一丝诡秘的光亮。一个想法在他头脑里成形了……

山洞外月光皎洁,给冬日的大地上覆盖上一层银光。山洞里人们围着篝火静静地睡着,簌簌的风声不时响起,把清凉的寒风吹进山洞,但这寒风很快就被温暖的空气融化。黑风和雪灵儿睡在洞口,自从有了他们,人类的哨兵也可以好好休息了。洞口虽然会吹进冷风,但黑风和雪灵儿蜷缩着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再加上洞内源源不断的温暖的空气,他们并不寒冷。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安详。

突然一阵窸窣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很轻微,只有狼的敏锐的耳朵才能捕捉。黑风和雪灵儿都听到了这个声音,他们立刻抬起头,并把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声音是从一处灌木丛中传来的。黑风和雪灵儿紧紧盯着那处灌木丛。突然他们看见有两只狼影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站在了月光照耀下的山洞前的空地上。

黑风和雪灵儿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两只狼影,一只浑身雪白,一只浑身黑色只有脖颈下有像山崖一样的白斑。虽然距离有些远,狼的视力也不是特别好,但是黑风和雪灵儿确实感觉看到的就是彼此的妈妈白雪和爸爸崖天。无限的柔情,从他们心中升起,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他们起身,向这两只狼影奔来。

然而,那两只狼影,看着他们奔来,却向后退去,退向通往大湖的那条道路上,边向后退,又不时地回头向他们凝望。

黑风和雪灵儿控制不住自己,那两只心儿,早已被那两只狼影吸引,他们向前追赶着,在追逐童年,在追逐那不愿放弃的幸福。

在靠近湖边的隘口处,那两只狼影停了下来,他们也向黑风和雪灵儿奔来。黑风和雪灵儿也向他们奔去,不管是梦还是现实,他们似乎都看见了自己的父母。

然而,随着距离的接近,黑风和雪灵儿感觉那两只狼影越来越不像自己的父母。当两只狼影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分明是狰狞的面孔,露出尖锐的牙齿向他们扑来。

黑风和雪灵儿这才突然从迷梦中惊醒。他们知道自己一定是中了黄沙暴的诡计了。黄沙暴知道狼的视力是所有感觉中最差的,他找来狼群中两只长得和白雪、崖天非常相似的狼,演出了这么一场调狼离山的计谋。

黑风和雪灵儿首先想到的是赶快回山洞,说不定现在黄沙暴已经和很多凶猛的大公狼开始悄悄向山洞靠近,如果不尽快赶回去报信,一场大屠杀在所难免。他们不能看着帮助他们的善良的人类就此丧命。

可是,当他们想要返回时,却发现身后又多出来两只大公狼,堵住了他们的退路。四只大狼向他们包围过来。黑风和雪灵儿知道一场恶战即将开始。他们瞄准了身后的两只大狼扑了过去,因为这样可以找机会向山洞口退去。

撕咬开始了,黑风先扑倒了一只大公狼,猛咬了一口,又赶忙向前帮助雪灵儿对付另外一只大公狼。雪灵儿毕竟是母狼,力量上远不如那只大公狼,不仅没有扑倒对方,反而被对方压在了身下。但是黑风刚刚帮雪灵儿解围,却感觉背上、腿上都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原来,那只黑公狼和刚才扑倒的第一只大公狼都开始向他进攻。

雪灵儿也被那是白母狼缠住。

三只大公狼对黑风,一只白母狼对雪灵儿。黑风和雪灵儿都感觉很吃力。他们只要能够摆脱一时的纠缠,就往山洞这边奔跑。不知负了多少伤,流了多少血,他们终于远远地看见了山洞,并且看见黄沙暴正指挥着大公狼慢慢靠近洞口。山洞里是熟睡的人们,连哨兵也没有。

黑风多想发出一阵嗥叫,惊醒熟睡的人们。但是因为撕咬着,他没有机会引颈长嗥。黄沙暴越来越靠近人类山洞了,距离不到十米了。黑风心急如焚。这个时候,他突然想为什么不能把撕咬声变大,让人们听到。他清了清嗓子,在和对方撕咬地过程中努力地把撕咬的呜呜声变大,他尽最大的努力,那撕咬声从“呜呜”,变成了“哇哇”,最后终于变成了响亮的“汪汪”声。雪灵儿也明白了黑风的意思,也努力地让自己的撕咬声变成了响亮的“汪汪”声。那声音终于惊醒了山洞的人们,只听人们大声呼叫,还带着火苗的木棍和长矛向山洞口的狼群抛去,几只大公狼被击中,发出嗷嗷的惨叫声,有一只浑身黑色的大公狼还被插中前胸,命丧当场。

黄沙暴见状,发出一声长嗥,带着狼群向灌木丛中钻去。那四只还在围攻黑风和雪灵儿的大公狼也想逃跑,其中三只大公狼扔下黑风也窜到旁边的灌木丛中,那头白母狼,却想要跑被雪灵儿缠住,只得继续和雪灵儿撕咬。黑风脱了身,急忙前来帮助雪灵儿。他来了一个猛扑,将那只白母狼扑倒,咬住对方脖子。雪灵儿也趁机咬住白母狼的大腿。黑风知道自己只要再一口,白母狼就必然丧命。但是就在这时,黑风看到了白母狼眼里的恐惧,看到了白母狼对生命的渴望。白母狼很年轻,黑风不认识她,她应该是从其他的狼群加入的, 或许她的兄弟姐妹也在等着她回去。黑风看过了太多生死离别,一种柔情涌入他的内心,他松开了口,雪灵儿也领会了黑风的意思,同样松开了口,白母狼起身向灌木丛窜去。就在这时,她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接着摔倒在地上,一根长箭射穿了她的脖子,切断了她的喉管,白母狼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黑风和雪灵儿,慢慢不再呼吸了。

一个拿着弓的人影跑了过来,是黑眼睛少年,他远远地射死了白母狼。他高兴地来到白母狼尸体旁,仔细查看,确认白母狼已经死亡后, 大声地挥手向他的族人炫耀着。

黄沙暴狼狈逃窜,直到找到了一个山洞,才将狼群重新集合起来。众狼发出呜呜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和不满。有一只半大的小白狼和一只半大的小黑狼更是痛苦地呜咽着,他们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姐姐和哥哥。

又有几只大公狼围在了黄沙暴身边,眼露凶光。黄沙暴明白这几只狼又想趁机调整他的权威。他大吼一声,率先向这几只狼扑了过来,将身边的一只先扑倒,猛咬了一口,又扑倒另一只,接着也猛咬了一口。几只大公狼没有料到黄沙暴这么凶猛,迅速溃逃了。

黄沙暴跳上山洞里一块高低,仰天长嗥了一声。众狼终于安静了。黄沙暴知道这种安静只是暂时的, 如果他不能想办法战胜人类,获得食物,下一次,他再也不会这么幸运。

黄沙暴必须寻找机会,他每天都派出两只大公狼日夜盯紧人类居住的山洞。狼群则继续在远离人类山洞的地方狩猎,勉强维持着狼群的生存。

过了有十多日,功夫不负有心狼,盯梢的两只大公狼终于发现了机会。在这天傍晚,他们看见黑风和雪灵儿在迎接人们的狩猎队回山洞的时候,发生了意外的情况。当时一个大胡子猎人刚把一只野猪肢解完,雪灵儿突然窜上去,叼走了一只肥肥的猪后腿。大胡子猎人见状大怒,他拿起木棍就向雪灵儿扔去,不过没有打中雪灵儿,接着黑风也从旁边窜了出来,叼走了另外一只猪后腿。大胡子气急败坏,他叫来一个少年,两个人找来两只粗壮的长树枝,绕到正在啃食猪后腿的黑风和雪灵儿身后,狠狠地打了下去。雪灵儿和黑风被打地嗷嗷叫。扔下猪后腿就跑。大胡子猎人和少年仍然不解气,追在后面猛打。黑风和雪灵儿只好钻进灌木丛,逃到了山上。大胡子猎人和少年这才骂骂咧咧地回到山洞旁,捡起了黑风和雪灵儿扔掉的两只猪后腿。

盯梢的两只大公狼等到夜幕降临,也没有见黑风和雪灵儿回山洞。于是,其中一只大公狼就飞快地跑回狼群,向黄沙暴报信。黄沙暴见到活蹦乱跳,发出兴奋呜呜声的盯梢狼,马上就明白了情况。他集合狼群,向人类居住的山洞飞快地赶去。这一次他一定要杀死这些可恶的人类!

狼群到达了人类居住的山洞。通过狼特有的眼神,黄沙暴向那只留守盯梢的大公狼确认了黑风和雪灵儿还没有回到山洞的事实。然后,他们静静地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山洞里的篝火都快燃尽了。黄沙暴终于开始行动了,这一次,他亲自带领着狼群慢慢靠近山洞。黄沙暴在洞口仔细观察了一下,看见人类身上盖着毛皮,在篝火旁安静地睡着。他似乎都闻到了人肉的香味。众狼进入山洞,慢慢靠近熟睡的人们。黄沙暴走在最前面,他都快接近最外面一个人的脑袋了。就在这时,黄沙暴突然发现那躺着的人的脑袋怎么这么像一块圆石头。他仔细看了看,确实是石头的颜色。黄沙暴还不死心,又用舌头舔了一舔,那确实是石头的味道。黄沙暴刚要发出提醒狼群逃跑的嗷呜声。不过已经晚了,弓箭发出的嗖嗖,从山洞岩壁上传来,一只只长箭射向众狼,众狼的哀嚎声紧接着从四处响起。黄沙暴躲过了一只箭,他抬头向上看去,才发离地面两米多高的壁上,已经被挖出了一个深深的凹槽,人类都躲在凹槽里,男人们正在凹槽的最外缘一字排开,向狼群射箭。黑风和雪灵儿也在那里,正看着他。

一切是怎么回事,黄沙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永远不知道其实盯梢狼看到的黑风和雪灵儿并不是真正的黑风和雪灵儿,而是人类披上了杀死的黑狼和白狼的皮伪装的。黑风和雪灵儿当然没有人类的那种智力参与人类所设计的这场引狼入室的阴谋。只有人类才这么聪明。狼的智慧永远也赶不上人类。

黑风站在凹槽里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认出了那几只杀死自己哥哥姐姐的大公狼,他们都被人类的利箭穿透的胸膛,死在了下面,黄沙暴的儿子独眼狼沙里翻的另外一只眼睛也插入一只长箭,这次他没那么幸运,长箭洞穿了他的头颅,毫克客气地夺走了他的生命。狼群几乎一瞬间就被杀光,只剩下身体灵活的黄沙暴没被弓箭射中,还有一只小黑狼和小白狼因为身形小,没被射中,也还活着。

这时,黑风看了一眼雪灵儿。雪灵儿心领神会,他们突然从山洞壁上跳了下来。黑风向黄沙暴逼去。雪灵儿则走向小黑狼和小白狼。

人们停止了射箭,一方面怕误伤了黑风和雪灵儿,另外一方面他们也从黑风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种刻骨的仇恨需要解决。当然也还有人想看一下黑风和黄沙暴的搏斗,欣赏一场精彩的决战。

雪灵儿一个助跑,快速地奔向小黑狼和小白狼,然而她并没有扑向他们,而是发出驱赶的声音,小白狼和小黑狼见状,掉头就往山洞外跑去,当人们发现想要射箭的时候,小黑狼和小白狼已经无影无踪了。

而黑风和黄沙暴这边却将要上演最终的惨烈的决战。黄沙暴看见逼近的黑风,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被他杀死的狼王黑森。然而他仔细一看,却又发现眼前的这只高大强壮的大公狼正是黑风无疑。黄沙暴知道这是你死我活的决战。他的狼群几乎全军覆没了,他已经失败了,今天他即使杀死了黑风,也不会被人类放过,但他是一只倔强的狼王,就是死,也要死的英勇。

想到这,黄沙暴率先向黑风扑了过来,黑风灵活地躲开,向他肩胛咬去,黑风这一咬如闪电般迅速,黄沙暴的肩胛瞬时流下了鲜血。但黄沙暴毕竟有经验,他顺势咬向黑风的大腿,这一次黑风没有躲过,也重重挨了一口,疼得蹲坐在地上。黄沙暴大喜,趁黑风还没有站起来,将黑风压倒在地上,他以为这样他就可以想杀死黑森一样,咬断黑风的喉咙,可是当他的嘴就要咬到黑风的脖子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黑风的身体中迸发出来,一下将他翻倒在地上。黑风的力量是黄沙暴没有预料到的,至少在狼群里没有一只大公狼能够做到这一点,他知道只有狼王黑森的后裔才有这种力量。黑风没有给他留多少时间,很快扑到了他的身上,尖锐的牙齿也很快穿透了他的喉咙。这个作恶多端的恶狼死在了黑风身下。

冬日的萧索继续覆盖着大地,山顶上一黑一白两只狼影相依着,繁星盖满天空。黑风和雪灵儿看着山下的大地,仰望浩瀚的天空星辰,他们在思索着未来。他们知道他们的后代一定会随着人类的繁衍壮大而越来越壮大,但是他们也为人类身上善与恶的并存担忧着。当他们看见黑眼睛少年杀死白母狼时就明白了这一点,希望他们的后代多因人的善而享福,不要因人的恶而受苦。他们也知道那一黑一白两只半大小狼必然也会继续着狼对人类的恨和恐惧,继续着狼与人不解的传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千余公里的阴山山脉。 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
    温克雷阅读 2,229评论 0 11
  • 黄沙暴杀死了狼王黑森,成了狼群的新一代狼王。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饶过黑风和黑风妈妈白雪的。黄沙暴既是一个粗鲁的大公...
    温克雷阅读 443评论 0 3
  • 雪停了,雪花慢慢沉积到苍茫的大地上,妈妈白雪和雪灵儿的幻影也消失了,冷风又把他拉回现实。命运夺走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希...
    温克雷阅读 154评论 0 1
  • 篝火散发着阵阵温暖,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瓜子脸的英俊少年凝视着跳跃的火苗。少年有着一双特别黑亮的眼睛,我们就姑且称...
    温克雷阅读 178评论 0 0
  •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前余公里的阴山山脉。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歇,雪...
    温克雷阅读 1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