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我嫁给谁——第十二部分

二十五 爱情背后

第二天,韩星上班,中午在工作餐厅见到了田园园。两个人不在一个部门,虽然在同一公司,但平时却是很少见面。田园园端了餐盘坐在韩星对面,满面微笑地说,“韩星,今天天气真好,下班我们一起去飙车怎么样?”

如果是往日,韩星一定会立刻答应,然后会和田园园喋喋不休地讨论起有关飙车的一系列问题。可今天,他却没有任何心情。

“园园,下班我们一起吃饭吧,我有事跟你谈。”

田园园十分意外,韩星的情绪十分低落,看样子一点心情都没有。

“怎么了,韩星?不舒服吗?”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有,没什么。下班后我在门口等你。”韩星说着起身走了,留下田园园莫名奇妙地坐在那里。韩星竟对她如此冷淡,自从两人相爱,这还是头一次。

下了班,两个人又在电梯里相遇,田园园亲热地贴在韩星身边,紧紧地搂住他的胳膊,韩星没有做出反应,没有像往常那样搂住她的肩膀。田园园抬头看他,看到了他一脸的木然。

出了大门口,两个人一齐发现,陆琳正端庄地站在夕阳下,一脸灿然的笑意。田园园一惊,回头去看韩星。韩星也没想到陆琳又会来单位门口等他,想起昨晚的热吻,他的心里竟然忐忑起来。

陆琳眼见着田园园挎着韩星的胳膊走出来,不免妒火中烧,想着要跟田园园比高低胜负,不能失态,贻笑大方,当然最主要的,不能让韩星觉得自己没素质。于是微笑着款款走上前来,根本不理田园园,向韩星说道,“韩星,今天晚上有空吗?我从上海带回来许多礼物,你去挑一挑,给你自己,也给东辉哥挑几样,好不好?”

韩星脸有些红,陆琳的举动就好像两个人从来没有任何摩擦,一直是亲亲热热的情侣。回头看看田园园,见她一脸冷笑,也正转头来看自己。

“陆琳,你来干什么?”韩星低低地质问。大门口正不停地涌出单位的同事们,大伙都知道从前他和陆琳的关系,如今新欢旧爱都站在这里,让他可怎么办?

“来看你呀,我想你了,不行吗?”陆琳笑意盈盈,眼睛却斜着田园园挎着韩星的那只胳膊。

韩星轻轻叹口气,“陆琳,这样,今天我和园园有些事要谈,你明白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她谈。你想跟我说什么,我们改天,行吗?不要让人家在这里看笑话。”

陆琳冷眼扫了一眼田园园,“行。不过我不怕人家笑话,只怕大家笑话的不是我。我可没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是,你只说改天那可不行,我需要明确。明天,就明天,明天下班我还来这里等你。”

陆琳转身走了,得体的裙装和皮靴将她的身段托衬得窈窕有致,长长的丝巾在微风中轻盈飘动,夕阳的光辉里,竟好似一幅美女图。

韩星望着陆琳的背影发呆,田园园的脸色十分阴沉,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子。把车开到了路上,韩星的车也跟了上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在路上转了几个圈子,最终在一家便餐厅门口停下。进了餐厅,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韩星点了田园园爱吃的菜,之后,看着田园园。田园园却不看他,把脸扭向窗外。

“我跟她已经结束了。”韩星说。

“她跟她妈妈一样,死皮赖脸缠着人家的男人。”田园园恨恨地说。

“你认识她妈妈?”韩星问。

田园园没回答,脸上却现出鄙夷和痛恨的神色。

韩星看着她,“你和陆琳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你们上辈有些恩怨,你和她继承了上辈的恩怨,如仇人般水火不容,对吗?”

田园园惊讶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韩星不回答她的话,“你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这些事?”

田园园看着他半晌,深深低下头去。

“你说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事?”韩星逼问。

“我跟你恋爱,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那些东西有必要吗?”田园园抬起头来。

“当然有。陆琳是我的前女朋友,你们上辈有恩怨,你主动找到我说爱我,让我觉得你有目的,让我觉得你对我的爱不够纯洁。”韩星喊道。

田园园的眼中渗出泪水,“你这样觉得吗?”

“是。”韩星把脸转向窗外。

“我对你的爱你感受不到吗?”田园园哭着问。

“我感受到了,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回避谈与陆琳的关系。其实你早点说,我根本不会在乎的。”

“我现在说你在乎吗?”

“如果我不问,你永远都不打算跟我说吗?”韩星不答她的话。

“你怎么知道的?是陆琳告诉你的?你们已经见过面了?”田园园也不答他的话。

“是的,她跟我讲了一个版本的恩仇故事,我还想听另一版。我希望那不是一个复仇的故事。”韩星冷冷地说。

田园园颓然地坐在椅子上,表情十分痛苦。

“我希望你跟我讲真话。”韩星说。“爱人之间,是不该有所隐瞒的。”

半晌,田园园开了口,“是的,我跟她是仇人,虽然我们有共同的血缘,可是我无法和她建立起亲善的关系,我们之间只有仇恨。当年我妈嫁给我爸,一心一意地跟他过日子,侍候我奶奶,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是她操劳。不想陆琳的妈妈阴魂不散地缠着我爸爸,他结婚了也不放过。也是我爸不坚定,背着我妈跟那个女人也搞出孩子,就是陆琳。我爸居然想左拥左抱,一箭双雕。但是他没能瞒住我妈妈,最终和那个女人的奸情败露。我妈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哭着让他做出选择。我妈长得漂亮,人也孝顺,又生下了我这个女儿,本以为我爸会不得以结束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可是没想到的是,不知那个女人使了什么招法迷住我爸,他竟然抛弃了原配,选择跟那个女人。他气死了我奶奶,扔下了我们可怜的母女二人,带着那个野女人远走他乡。我妈一个人辛苦把我带大,我亲眼见证她从一个韶华少妇变成如今苍老的妇人。她说她死也不会饶恕那个贱女人,她希望能够亲眼看到她的报应。从我懂事起,我就了解了我妈妈的仇恨,我发誓要为她报仇。大学毕业后,我回到本市,我爸也早已经回到这个城市发展事业。他开始对我施以补偿,他经常给我东西,陪我吃饭,他想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从他那里得知陆琳正在和一个叫韩星的男孩子谈恋爱,那个男孩子很优秀,陆琳很爱他。我就想,也许这是最好的一个为我妈妈报仇的机会,她妈妈抢了我妈妈的男人,我就去抢她的男人,这叫一报还一报,我要让她尝尝痛苦的滋味。不管从哪个角度,我自信更胜陆琳一筹,唯一需要的是一条途径,接近你的途径。所以,我到咱们公司应聘,最终成为你的同事。我并没有着急下手,因为我不想引起你的怀疑。我尽量找机会与你接触,暗中观察你,了解你。我发现,你果然是一个优秀的男孩子,重情重义,人品端正。才华横溢,英俊潇洒。抢你,当你的妻子,不委屈,因此我更坚定了报仇的信念。可是还不等我开始实施我的计划,陆琳就去上海了。我只好演出独角戏。我没有就此放弃,因为我深信,她继承的是她妈妈的血脉,那个女人有纠缠男人的本事,她的女儿也不会例外,她一定还会回来,她一定不会甘心我抢了她的男朋友。到时候一定会有好戏看了,我一定要替我妈妈报这个仇。”

田园园说到这里,声音哽咽,泪水已经喷薄而出。韩星抱住头,痛苦地呻吟着。她果然如陆琳所说,是有预谋而来,他的心如同被捅了一刀,疼得流血。

“可是,韩星。当我接触到你,真正去体会你,感受你,我发现,你是那么好那么可爱的男孩子,你值得任何一个女孩去爱。我真的爱上了你,一点一点地,深深地爱上了你。如今,我已经忘记了初衷,我已经不再想到复仇,我甚至忘掉了那份仇恨,只沉浸在我们美好的爱情当中。我希望她永远也不要回来,就让我跟你这样安安生生地过一辈子。我不想让陆琳这个名字出现在我们中间,我不想破坏我这份意外得来的幸福。你明白吗,韩星?”

田园园已经泣不成声。韩星一言不发,沉着脸坐在那里。他多希望田园园说不,说她仅仅是爱他,跟陆琳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她终究说了实话,她果然是带着目的而来。把我当成什么了?复仇的工具?争风的砝码?

“再不要拿爱情当幌子了,”韩星猛地站起来,“田园园,我最不能容忍拿感情做筹码去欺骗别人。你这样有心机的女人,我韩星侍奉不起。”

韩星起身便走,田园园哭着追出来,在餐厅门口从后面搂住他的腰,“韩星,你说让我说实话了,所以我就对你说实话。我完全可以骗你,对不对?我对你讲实话,就是因为我真的爱你,为了爱你,我已经把一切抛开,我已经不想什么报仇了,我只想跟你结婚,好好过日子。”

“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还能好好过日子吗?”韩星冷冷地说,分开她的手,上了车,绝尘而去。田园园站在餐厅门口,绝望地哭着。

韩星一路飞车,奔回家,开了门直冲到自己的房间,扑在床上。江晨月正在给他熨衬衫,见他铁青着脸回来,也不说话,直接进到房间里,就知道和田园园一定是谈崩了,看来陆琳所说的没错,田园园真的是别有用心而来。连忙收起熨斗,挂起衬衫,来到韩星房里,坐在床边,轻轻拍着他的肩,“韩星,怎么回事?跟姐说说。”

韩星一翻身扑进她的怀里,哭道,“姐,这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最好,以后就我们姐弟一起过吧,谁也不要,我谁也不信,只信你。”

江晨月心中涌起一阵暖流,虽然这是他说的气话,小孩子话,可是她是多么盼望有一天他能跟自己说这一句?虽然意义不同,可是听起来让人多么温暖啊。她轻轻抚着他的头,“别说小孩子话了,跟姐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田园园果然是为报仇才跟你在一起的吗?”

韩星就把田园园的话给江晨月讲了一遍,末了说,“姐,你说她说的是真的吗?她会真的忘记复仇,真心爱我吗?”

江晨月叹口气,“傻弟弟,这个别人怎么能知道?这需要你自己去感受,她是不是真爱你,只有你自己知道。”

“姐,我该怎么办?我爱田园园,我真希望我们的爱纯洁干净,不掺一点杂质。可是现在完了,我竟然成了她们争风报仇的道具,你说不可笑吗?是不是还很可悲?”

江晨月看得出韩星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看到他痛苦的样子,她实在太心疼,将他紧紧搂在怀里,安慰道,“别这么想,韩星。如果你爱田园园,也能确定她真的是爱你,就算了吧,就不要计较她的初衷了,毕竟在这段感情中,你并未受到什么损失。你得到的是饱尝甘露般的快乐,对不对?她过去能给你,将来也能给你,爱情是可以抵挡一切的。”

江晨月说出这段话,心里如释重负。这是她当姐姐该说的话,她不该盼着韩星和田园园分手。还有什么比弟弟的幸福更重要的呢?韩星痛苦,自己更难过。善良和正直又重新回到她的体内并占据上风。

韩星不说话,伏在江晨月的怀里,轻轻地抽泣。此时,姐姐的怀抱是世界上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那是他的避风港。

“韩星,”江晨月抚着他的脖颈,轻轻说,“不管怎么样,你先得爱惜自己,然后和陆琳还有田园园一定把关系弄清楚,不要拖泥带水,纠缠不清,该爱的就去爱,不爱的赶紧放手,不要搞到最后弄得三败俱伤,大家都伤心。那个陆琳和田园园都不是省油的灯,你得小心,不要在她们的争斗中把自己毁了。”

“嗯,我知道,可是,我需要时间理清这些事,现在我乱成一团麻了。”

江晨月流泪了,前一天她还盼着乱一点才好,可是真正乱起来,受害者就是韩星,她又心疼得不得了。她又开始盼望这事儿早些平息,让亲爱的韩星重新阳光灿烂。

二十六 春的希望

苏咏馨最近开心得不得了。天气越来越好,她又可以骑着她的小坤车在春风中沐浴了。最重要的是,袁也在平面设计方面卓显出了超群的才能,几个月下来,眼见着作图的功力明显超过了苏咏馨,水平直逼江晨月,而创意方面则独树一帜,就连江晨月这个干了十来年的平面老师也自叹弗如。

“我怕咱们这小学校和我的水平会耽误了他,庙太小了,供不起这尊大佛了,呵呵。”江晨月对苏咏馨说,“不如实习一段之后让他去省城再进修一下?”

“那我试着问问他,”苏咏馨笑,“不过我觉得你的水平已经不错了,去省城又能怎么样?网络上有那么多资源,让他自己悟吧。”

“可是,他将来的出路呢?当个电脑老师?去广告公司当个设计师?你不希望他更好吗?”

苏咏馨低头想了想,“我还没跟他探讨过这个事儿,我原本没想到他在这方面这么出色,原打算等他把课程学一遍后一起弄个电脑商店,稳稳当当的,开个小买卖,也不错。但是现在看,他的兴趣和方向恐怕不是这个了,最近我们也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在学习阶段,我不想干扰他。”

“学习马上就结束了,我觉得你该未雨绸缪,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袁也真是块好料子,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也没什么问题,起步晚也未必是坏事。以他的禀赋资质,再加上成熟的心理,该比其它人少走许多弯路。”

“谢谢你,晨月,”苏咏馨高兴地说,“你这么一说,我真得考虑考虑了,可别真的有什么好机会给错过去。”

苏咏馨刚要走,江晨月又叫住了她,“我前些日子在网上看到好像有举办平面创意广告大奖赛的说法,最近我家里事多,也没再看,你不如上网查一查,若真有,就让袁也报个名,试试水平,我觉得那小子行。”

苏咏馨大喜,连声称谢,“晨月,将来袁也真的有出息了,你也是功臣之一。”

晚上,袁也从美术学校回来,接到了苏咏馨,两个人一起骑自行车并肩往回走。春风习习,暖意融融,路上行人都放慢了脚步,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惬意。苏咏馨也故意慢慢地蹬着车,让春风把长发和丝巾轻轻扬起。袁也侧头看着她,脸上是温暖的微笑。

“咏馨姐,今天我请你吃饭好不好?咱们不回家做了。”袁也说。

“为什么?有什么好事吗?”苏咏馨微笑。

“也没什么,我就觉得今天天气真好,咏馨姐你也非常开心,所以不如我们就在外面开心一次。”袁也笑道。

“行。”苏咏馨痛快地回答。“请我吃什么?”

“海鲜怎么样?”袁也提议。

“如果要我去吃海鲜,我宁可回家在大门口买一碗香喷喷的玉米粥喝。”苏咏馨说。

袁也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咏馨姐,那还是你说了算吧,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苏咏馨想了想,“好久没有吃麻辣香锅了,我们吃去吧?”

“可是咏馨姐,我好容易请你吃一次饭,你却张罗吃麻辣香锅,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你不会是又在给我省钱吧?”

“我问你,什么东西最好吃?我告诉你,爱吃的就是最好吃的。海鲜贵,但我偏入不了口,麻辣香锅不贵,可我喜欢啊。请人吃饭就是得让人家高兴,吃我爱吃的,我一定就会高兴,你的目的达到了,不就成了吗?”

袁也只好告饶,“咏馨姐,我是说不过你的,那只好吃麻辣香锅去了。”

“臭小子,想吃海鲜?你不会是想借请我之名自己一饱口福吧?”

袁也快乐地大笑起来,跟苏咏馨在一起,真的很快乐。怪不得那个安亦没完没了地缠着她。

“我还不饿呢,现在正是饭口,哪个店都人满为患,不如我们兜风呀?”苏咏馨建议,“咱们骑车把这个城绕它一圈,天也黑了,人也累了,进去热乎乎地大吃一顿,如何?”

“同意。”袁也说着,使劲蹬起车子,苏咏馨连忙赶了上去。两个人欢快地在春风荡漾的大街上嬉闹追逐。

“咏馨姐,要是一辈子都这么轻松快乐该有多好?”袁也喊道。

“傻瓜,人生总会有许多坎坷和痛苦,永远这样子是不可能的。”苏咏馨也大声喊,虽然话说得沉重,但她用的却是最欢欣的语调。

“那我们相约,尽量创造轻松快乐好不好?”袁也又喊,“不管人生有多少坎坷和痛苦,我们都尽量去快乐,保持最高最强的乐观态度,好不好?”

苏咏馨的眼眶湿润了,她看着前面意气风发的袁也,此时的他如同袁辛一模一样,当年,他就喜欢骑自行车带着她,一边兜风一边畅想未来,他也是喜欢用这样的腔调说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个人已经饥肠辘辘。又骑了一大段路来到了苏咏馨最喜欢的麻辣香锅店,进了屋,两个人挑了各自喜欢的菜蔬炒上,热火朝天地吃起来。一起相处几个月,两个人已经彼此无所顾忌了。

“对了,袁也,你的课快要结束了,自己有什么打算吗?”苏咏馨把肚子填了大半饱,才倒出工夫说话。

袁也放下筷子,“我还没太想好呢,咏馨姐,你还想让我开电脑商店吗?如果你喜欢,我们一起开一家也行。”

“我喜欢没用,再说我当时那么说是没想到你在平面上有这样的成绩。让你开店,不是委屈你这人才了?”苏咏馨笑说,“你该在你喜欢的领域里发展。我正在想,以后你的路该怎么走。”

“咏馨姐,我在网上看到有一个平面广告创意大奖赛,题材不限,只要体现作者的独特创意,我想试试。”

苏咏馨睁大了眼睛,“今天我还和江老师说这事呢,原来你知道了呀?”

“嗯,自从我迷上平面设计,也有一点点成绩的时候,我就一直琢磨通过什么途径来证明自己。所以经常在网上搜索这方面的信息。这个大奖赛很有水准的,也很有权威性。如果能获奖,我想我就可以得到在这个领域大展拳脚的入门证了。我真想试试。咏馨姐,我这是有野心吗?还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别胡说,”苏咏馨用筷子敲了他一下,“江老师干了快十年这行了,你是她认为的最有天赋的学生。从前她的学生也有几个在平面广告领域做到一定地位的,你一样不差。男人嘛,就该有野心,没有野心,听天由命,随波逐流,哪能成事?我支持你,报名参加吧。”

“我已经报名了。”袁也憨憨地笑着。

“好小子,你先斩后奏啊。”苏咏馨又惊又喜。

“不是,”袁也有些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想偷偷报名,偷偷参加,然后万一没得奖,就算了,万一得奖了,就给咏馨姐你一个惊喜。”

“就你能,”苏咏馨瞪着他,脸上却是满意的笑容,“吃完了饭,赶紧回家,好好做你的创意去,可以考虑让江老师帮你斟酌一下?”

“不,咏馨姐,我觉得这个东西该凭自己的判断和领悟,人多就会杂,就会干扰我的思路,所以我不想让你们帮助我,我想看看我的本事到底有多大。”

苏咏馨傻了,她自己都没敢说帮忙,抬出江晨月来,结果人家也不买账,径自笑道,“我弟弟有志气,就凭你这份心劲,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

袁也目光中充满坚定,“咏馨姐,我一定会成功的,将来我一定要拥有自己的广告公司,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好日子。”

苏咏馨微笑了,她欣慰地看着他,她不介意自己过不过上好日子,她欣慰的是,她终于可以告慰袁辛的在天之灵了,他唯一的亲人,他的弟弟就要出息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袁也专心做他的创意设计,苏咏馨也帮不上忙,除了在生活上照顾他以外,倒是显得清闲了。安亦有一阵子没来了,原因是方洁滢剖腹为他产下了一子,安亦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在忙庆贺的事情。作为孩子的父亲,他想逃都逃不掉,又是安慰照顾病房里的产妇,又是张罗喜宴,发送请贴,倒是忙得不亦乐乎。偶尔会给苏咏馨打过一个电话,吐一吐苦水,但年至三十,当了父亲,言语之间也流露出了一丝兴奋和喜悦。

苏咏馨真心地祝福他,并叮嘱他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家庭,不要再在外面拈花惹草了。她不会去参加安亦儿子的满月宴,去年安亦结婚她也没到场,因为她不想见方洁滢。不过是把礼物捎过去也就罢了。安亦不介意苏咏馨不去捧场,他知道苏咏馨不属于那个环境,她是驻守在他心里的一个人。她在他心里,就够了。

天气渐暖,工作上清闲,袁也又在埋头苦干,苏咏馨不想打扰他,干脆就经常一个人出来闲逛。公园里,杨柳已经生出细嫩的枝芽,人工湖水波荡漾,一片春意盎然的气息。她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想着今生的过往,想着袁辛,想着伊燕,想着身边的江晨月和袁也、安亦,她的脸上浮现着微笑。她觉得她的人生很丰满,应该很知足。袁辛给了她那么美好的回忆,伊燕给了她那么深刻的友情,江晨月给了她亲切的关怀,安亦给了她生动的气息,而袁也则给了她未来的希望。扶植袁也就是她此后未来的生活重心,帮助他就是在帮助袁辛。一想到袁辛,她就会全身充满了力量,觉得为此付出什么她都心甘情愿。如果袁也真的要开自己的广告公司,她一定会全心扶持,租办公楼,办理各项手续,招聘人才,购置办公设备,这都需要钱,以她和袁也全部的财力,怕也是九牛一毛。她得通过什么途径去寻求低额度的银行贷款。这么多年,自己和江晨月教出的学生遍布全市各行各业,相信这个应该没问题,出路肯定可以找得到。安亦那个家伙一定要利用上,他的人际关系广泛,工商税务等许多部门他都很熟络,到时候死缠烂打必须让他帮忙。如同江晨月所说,她得未雨绸缪,不能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

想着这些,苏咏馨便进入了痴迷状态,身边的一切都不复存在,眼里一片空洞,只有思想伴随她左右。

“苏咏馨,苏咏馨……”

苏咏馨隐隐约约觉得身边似乎有人在叫她,回过神来,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所坐的长椅的另一端坐上了一个男人,此时他正满面微笑地看着自己,嘴里似乎是在叫自己的名字。定神看了半天,觉得怪眼熟。

“你是……?”

“苏咏馨,呵呵,不认识我了?我是高行啊。”男人笑呵呵地说,“想什么呢?竟然会如此入迷?我看这个时候要是有个坏人一把把你推进湖里,你连反应的时间都不会有。”

“就你会把人想得那么坏,我没惹谁没招谁,一无财二无色,他推我干嘛。”苏咏馨立刻变得牙尖嘴利,她记起了这个高行,曾经二人相过亲,是该死的安亦介绍的。

“呵呵,苏咏馨,别那么厉害好不好?”高行笑道,“相亲相不成,朋友还可以做得吧?”

苏咏馨再次看了看他,发现他竟然比去年见面时英俊年轻了许多,怎么回事,是春天的原因吗?

“咦?高行,觉得你好像有点儿变化呀?年轻了,帅气了,不会是找到意中人了吧?”苏咏馨本来心情很好,见他满面善意的微笑,也就随便调侃起来。

“真的吗?”高行高兴地看了看自己,“说实话,我自己也觉得我年轻了许多,这一冬天,我减了肥,又用了生发剂,你看,头发都长出来了。”

说着,他把头伸过来,让苏咏馨看,把苏咏馨逗得咯咯笑了起来,“果真是的,怪不得看起来年轻了。我还以为是到了春天,万物复苏,你的头发也苏醒了呢。”

高行也给逗得大笑起来,“你真幽默。对了,苏咏馨,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呢?想什么事会如此入迷?”

“闲来无事,在这儿享受惬意的春风呢。”苏咏馨倚在长椅背上,眼睛望着湖水,她才不会将心事跟一个陌生人说呢。

“怎么一个人?婚事还没有眉目吗?”

苏咏馨摇摇头,转过脸来,笑道,“但是我想,高兄你如今又英俊又多金,婚事倒是一定有眉目了,今天为什么也一个人逛公园?莫不是跟人家吵架了,给赶出来了?”

“苏咏馨,你这张利嘴啊,不领教是真不知道,”高行笑道,“其实我听安亦介绍过你,你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子,性格很有特点,现在我真真地领教了。只是你不给别人机会,你不想试图去了解别人,拒人于千里之外。其实我也是个很有性格的人,一般的女人我也看不上,我也希望找一个在文化上,学识上,精神境界上能达到和谐统一的女人一生为伴,我也不想将就。所以搞到现在也还是孤家寡人。其实我也是钻牛角尖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差不多。”

苏咏馨看了看他,笑了。突然觉得这个人也不错,也许人与人相处久了,都可以发现对方的优点的,要不咋有日久生情这个词的诞生呢?

“你是男人,条件好,对象范围也要宽泛许多,上至同龄,下至青春少女都可以选择。我们女人就不同了,只能选择同龄以上的男人。所以你就别再钻什么牛角尖了,差不多行了。”

高行笑道,“行,我听你的,差不多就行了,也是,三十好几了,是该成个家了。”

苏咏馨转过身来,又上下打量一遍他,“呵呵,我想我得问问你,一个人跑公园干什么来了?不会是和哪个女孩约好在这儿见面吧?那我是不是得闪开?”

高行连忙摆手,“不不不,不是的,和你一样,一个人下了班,也没意思,出来走走,医院的气氛很压抑,下了班要是再总呆在家里,人就完了,我也需要惬意的春风呀。”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既然我们有缘在这里见面,不如做个朋友,一起去喝杯咖啡?”高行发出邀请。

苏咏馨看了看表,不过七点半刚过,此时袁也该是正在家中苦干呢,回去早了也没意思,于是站起来,“好吧。”

高行非常高兴,“想不到我来公园,竟然捡了个好朋友,值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十二重归于好 袁也在伊燕家吃过饭,买了些水果和一份肯德基回到家。进了屋,看到苏咏馨正在电脑前鼓捣什么。 “咏馨姐...
    冬妮娅阅读 91评论 0 0
  •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一转眼,2017年的第三个月就开始了。 整个1月,在盼望过年和过年中度过……...
    是小Q啊阅读 156评论 2 0
  • generally,everybody should go through preschool education...
    Sahar于昔阅读 302评论 0 0
  • 读书是什么是一段旅程会带着我们领略各色的风景 广袤无垠,黄沙漫天的撒哈拉三毛和荷西一起看落日,吃晚餐一望无际,绵延...
    狸堀酱riku阅读 89评论 1 4
  • 课时:12h(2天) 时间:9:00-12:00 13:30-16:30 课前准备:温馨提示、时间、地...
    王艺臻Pd阅读 10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