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上司的情人

48818560148769741.jpg

金冉今天没有穿黑白相间的职业套装,可她到小腿处的灰色长裙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强大的气场,黑色的镜片挡住了她好看的眼睛,薄唇紧闭。

今天总公司的老总过来检查分公司的工作,她作为分公司老总毫无意外的必须要来接机,金冉推了推墨镜与其说是来接老总视察,还不如说是偷见情人。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出口的方向,人群涌动里她看到了华海成的身影。

说来也奇怪华海成明明已经快四十岁的人了,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没有硕大的啤酒肚,也没有谢顶,这让本来平淡的五官里多了一分魅力。

华海成嘴角勾起,用捕捉到了自己猎物的独有笑容,大步流星走来。

金冉还未细细打量站在身边的人,就被用力拉进了怀里,随后唇瓣被封住。

机场出口不如家里,金冉几次三番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不曾移动过半分,直到对方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巴这才放过她。

她自嘲,明明是偷情,却搞得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

而她却在这样的关系里沉沦。

原以为见了他原配后能死心,可在她开车送了他老婆孩子去机场后,依然不能全身而退。

“想什么呢?还敢分心!”华海成警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修长的手指很自然的搭在金冉肩上,一路走到了地下车库。车门一关,他便迫不及待抱着金冉白皙的脖子一顿啃咬........
一番折腾后。

金冉气喘吁吁的看着跟前精力十足的人,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她感叹男女的精力还是有偌大的差距啊!

华海成接触到了金冉的目光,眼角憋着笑意说到:“想再来一次?”

金冉别过头。

车子这才发动,疾驰行驶在高架上。

“天驰这公司蛮有潜力的,为什么迟迟没有注入资金。”华海成眼睛看着前方的路手握方向盘问到。

“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金冉答,“不是说好了私人时间不聊工作的事情吗?”她不满的出声。

“好。”华海成的公私分明还没有出口,看到她这般也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他的人,他是相信她能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天驰这个公司的实力怎样,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金冉目视前方,回忆慢慢呈现。

有些人会被上天特别的垂爱,付出一点点努力就能得到更多的回报,金冉就是这样的人。

从初中高中再到大学,她都是第一的成绩走过来,最后也如愿进了名牌大学,玩耍和学习她一点也没有耽搁。

每年都是以第一的成绩上榜。

学校大了,人就多了,人漂亮了,谣言也就多了。

金冉年年以第一的成绩是通过和辅导员睡觉的消息,也从一小范围内的流传到了人尽皆知。

有那么一些人总能轻易定论人的努力,是嫉妒还是不甘,他们不愿意相信那么长的比他们好看的人,学习成绩还比他们好。

在这样的谣言里金冉成了万人骑的贱人。

甚至有同学在她下晚自习的时候拦住她说:“来,陪我睡一晚,我虽然不能让你得第一,却能让你欲仙欲死!”

金冉不堪欺辱一巴掌甩下去,可男的明显就是有备而来,他很轻易的躲过了这巴掌,继续说到:“你这种万人骑的货色,白送老子,老子都嫌脏!”

然后骂骂咧咧离开了。

那天金冉一个人跑到一颗大榕树下哭了好久,在橘色的路灯下,只能看到一个抖动的后背,和隐隐啜泣的声音。

那天的操场很热闹。

情侣约会的约会,夜跑的夜跑,成群结队出来吹凉风的也有,这些热闹却不属于金冉。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磁性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她顶着自己哭肿的眼泡看向跟前的人,橘黄色的灯光下,能看到他精致的五官。

他蹲下身来和坐在地上的金冉在同一个视线里。

“来擦擦,别哭了。”男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金冉没有想要接纸巾的意思。

男生见状也没有生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就是金冉吧!”

金冉以为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也和图书馆门前遇到的那个一样不堪入耳,便站起身来,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别听学校里的风言风语,身正不怕影子斜,做好自己别管别人会怎么说。”他的声音继续传入金冉的耳朵里。

“你相信我?”金冉不答反问。

“是的。”

“谢谢。”

自从谣言以来,金冉每走在路上被人指点一番,他们异样的眼光,金冉知道,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突破了她的底线,才会跑来操场上哭,她也没想到尽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认识吴辰。

吴辰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他不仅长的高大帅气,能跳会唱,还是校十佳歌手,虽然学习成绩一般般,但是人缘好,在校内人气很高,特别受女生的欢迎。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吴辰会看上金冉那个名声不好的女人,可他们在不理解,吴辰依然和金冉成双入对的出入教学楼,图书馆。

学校的后山橘园,校外的小吃街都有他们嬉笑的身影。

似乎和吴辰在一起后,金冉很多事情都变的顺起来,再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对她进行言语侮辱。

就连她的室友也对她友好起来。

在她和吴辰约会晚归的晚上,唐宁经常帮她做掩护,甚至有一次夜里晚归还未进门的金冉听到她们宿舍里面的谈话。

“唐宁,你没必要每次都帮那个贱人掩护。”

“我觉得金冉挺好的啊,外冷心热。”

“那是你不知道她的阴险,等以后就有你的亏吃了,反正我是提醒你了。”

“............”

金冉知道这是唐宁和沈月的对话,当然她也知道沈月为何如此。

因为唐宁的维护和她总是在一些事情上帮衬金冉,从此她们也成了心照不宣的闺蜜。

金冉不管做什么都会带上唐宁,在日常的约会里,以前是两个人,现在是三个人。

毕业季来临时,他们三人都约好去上海,所以即使是毕业季他们也没有经受泪别,快乐的依如同在校园里。

吴辰因为家里是做外贸的于是打算和金冉两人合开一家外贸公司,金冉作为一个有野心不服输的女性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她相信他们能经营好自己的爱情,也肯定能经营好这份事业。

唐宁去了一家杂志社上班,朝九晚六的工作,这样每有时间她总是往金冉这边跑,帮他们梳理业务。

这公司虽然是两个人的股份却有三个人在做事。

在他们的努力中,两年后终于有了不小的起色。

对此他们三人订了一间大包厢庆祝。

一杯杯相互鼓励的话语被酒水吞没,一句句相互扶持的话也在拥抱里释放,他们在五彩的光亮里有了几分醉态。

金冉看着左右摇晃的唐宁抱着吴辰不放手,红唇里吐着酒气说:“你们可别做过火的事哦!”

这句话似真似假,没有人追究,她顺着门去了厕所。

虽然她和唐宁已经好成了一个人,但是亲眼看到她趴在自己男朋友身上,眼底还是有几分不乐,随后她用水拍拍了脸说道:“金冉,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小心眼了啊,什么人的醋都吃!那可是唐宁啊,是每一次维护你的唐宁啊!不许在瞎想!”她对着镜子里别致的人儿警告了一番。

金冉永远是这样,别人对她好一分,那她便会对他人好上千万分,因为那天唐宁的维护,所以她才这样对她掏心掏肺。

可她万每有想到,从厕所回来见到的是这一场面。

唐宁坐在吴辰的身上,吴辰一边吻着身上的人,手不安分的伸进她的衣服里........

女子如蛇一样缠绕在他身上,久久没有停歇。

金冉双手捂脸,不想再看,也不想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

向来好胜的她,不知为何她退缩了,是害怕事实?还是........

里面的人并没有想放过她的意思。

“偷看这么久了,就直接进来吧!”

金冉看到吴辰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可身上的女子依旧斯条慢理的整理自己的衣服说到:“既然如此就直接摊牌了吧,你也不用每天面对她,你爱的人是我啊。”

吴辰最后还是和唐宁保持了一段距离,这让金冉觉得很讽刺。

“你不是一直说要分我股份吗?你还以为我在帮你做事呢!我在帮我自己啊!”唐宁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趾高气扬的说到。

金冉的身子和嘴唇都在颤抖,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发软。

唐宁慢慢的朝她走过来,可她不想在和她又任何的接触,金冉的身体在一步步后退。

唐宁停下来身子前倾凑在她耳边说道:“当年造谣你和每个辅导员睡的人就是我啊,没想到吧,我比沈月那个笨蛋可聪明多了,她也就只敢在背后说说你坏话,而我不一样了,给你个甜头,你看,吴辰现在就是我的了吧。”

“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年年第一我第二,最让我恨你的是那天晚上是我约了吴辰来操场表白,结果他为了你放了我鸽子,你这只莲花装的很纯啊。”

唐宁的声音很小,可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铁锤一样重重的敲打金冉的心脏,直至她瘫软的坐在地上。

唐宁纤细手指把她头抬起来,让她不得已面对她:“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失去他吗?”

“因为你的好胜心啊,你不管什么事情都是第一个冲上去,明明他也是老板,你看公司的人,完全就是你的走狗啊,你这样给他的压力你知道吗?”

“吴辰,是吗?”金冉的大脑一片空白,现在的她完全不像那个雷厉风行的女老板,反而更像一只被泼了水的小鸡崽,可怜又无助,即使如此,她还是想听到吴辰的答案。

只见他的手抓在头皮上,似乎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客户。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你还有什么资格问他,你抢风头的时候有问过他的想法吗。”

不管唐宁如何咄咄逼人,金冉都只想听到吴辰嘴里的答案。

她夏天盯着大太阳出去见客户,冬天又冒着雪花冰霜去见客户,只要那边一个电话,为了订单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她都毫不犹豫的踩着自己三公分的高跟鞋,跨上随身包。

因为考虑到吴辰晕车,所以很多出差的客户都是她亲自去签的单子。

鬼知道她为了一个单子被人灌了多少酒,为了保持清醒,到厕所里用手扣到喉咙,直到刚喝完的酒全部吐出来,才又继续。

而她又怎会说在外面受的委屈。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如此拼命的工作,竟然换来的竟是他的背叛.......

金冉认为现在他的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拿着你的股份给我滚吧!”唐宁继续出声。

事已至此金冉确实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第二天她便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回了南昌。

原本幻想在上海打拼出一片小空间,如今看来是对她多大的嘲笑啊,皇甫江的水肆意冲刷岸边,霓虹灯下这个城市对她再也没有了魔力。

可生活似乎并不想她平静的度过,两年后后她又回到了上海。这个让她伤痕累累的地方。

她去了飞跃集团也就是现在的公司。

她成了华海成的助理,在华海成的赏识下,一步步从助理做到部门主管再到现今分公司的老总。

她除了是华海成的助理,还有一个身份便是他的情人,她能这么快成为分公司的老总,有一部分自己能力的原因,当然还有一部分是领导的帮助。

一年前上海分公司刚成立华海成便让她去了,她知道这样把她支开了怕是能更加方便他的偷情了。

在这个城市华海成不必遮遮掩掩。

上海对于金冉来说是一个伤心的地方,却也是她梦开始的地方,如今她的回归也不是偶然。

华海成走后金冉拨通了一个电话:“你不是想要见我吗?我现在有空了!”随后她又继续“不行,我只有这时候有空!”

随后心情愉悦的挂了电话,慢悠悠的喝了一杯咖啡才回到公司。

老远处就看到坐在大厅等候的人,时不时的张望门口。

金冉知道她这是等的不耐烦了,可是为了想要拿到她们公司的资金又不得不坐在这里等。

金冉本以为唐宁会给她脸色看,看到她礼貌式的微笑后才明白了生活真的让人不得不低头啊。

进了办公室她们两个没有客套和寒暄,唐宁直接说:“和我们公司合作对你这个新来的公司百利而无一害,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同意?”

这个语气不像是来求合作的,到像是逼问。

金冉微笑:“怎么,这就等不及了,当年你可以在我身边潜伏了好多年啊,现在连这点耐性都没有了。”

“哦,对了,天驰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我在那段时间不是都很好吗?”

“我们不说过去的事情了好吗?先说合作的事情吧!”唐宁眼里都是疲倦。

可金冉偏偏不如她的意。

“你知道你公司为什么会在这一年之内一落千丈吗?”金冉没有继续坐在会客椅子上,而是直接做回了自己的老板椅子上。

唐宁也不傻,听到她这么说,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金冉,你真卑鄙!”

“呵。”金冉不以为意。对付她这种人还用得上卑鄙吗?

当初天驰的客户本来就是她签的单子,如今她又回来了,自然上前游说一番,天驰和飞跃只能选其一合作。是个傻子都很会做选择,一个是逐渐没落的公司在一个拥有强大背景的公司面前根本没有可比性。

这也是为什么天驰会在这一年里会变成如此光景。

打算来上海时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能创造这个公司,当然也能毁了她。

“金冉,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答应这次的合作!”唐宁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金冉眼底的笑意更浓,她突然想,她会为了这个公司做到何种地步?不妨一试?

“要合作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公司有几个人不好说话,你要是能让他们同意就好了。”金冉嘴里抿着一口茶用眼角的余光瞥向她。

当她看到唐宁眼里的异样的时候,心里却开始冷笑。

“你放心吧,只要你去了,合作的事情肯定成,我也是这样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地位。”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我靠着睡男人才有了第一的成绩吗?没错的,我现在就是靠着做领导的情人才有了老总的位置。”

金冉从她的眼里看出了鄙夷,但是又有什么用呢,她现在连和她吵架的资格都没有,天驰就掌握在她的手里。

这事了解后,她也得重新规划自己往后的路。

“你安排吧!”唐宁的嘴里最终吐出这几个字。

“这是门卡,明天晚上五点准时,别迟到了,不然.......”

金冉话还没说完唐宁转身出了她的办公室。

她并没有计较她的举动,反而很期待明天的戏。

唐宁抬手看着手上的时间,这会已经到了十二点依然没有一个人来。

第二天一大早金冉的办公室内一阵吵闹。

“金冉,你什么意思,你他妈耍我吗?”

“耍你?是因为我昨天没有满足你的幻想?”

“你他妈这样有意思吗?”

“有没有意思,我开心就好啊!”金冉一副要欠揍的表情。

然后拿起手机随手拨了一个号码出去:“你难道就不好奇,昨晚唐宁为什么一晚上没回家,现在我答应给你们注资了。”

然后很满意的挂了电话。

这个电话是拨给吴辰无疑。

她昨天本来是安排了李总去唐宁房间里面,可她毕竟心善,虽然她曾经那样诬蔑自己,但她金冉依然是金冉,做事向来行的端做的正,这种小人手段她自然是不屑。

这样并不代表她就会这样放了唐宁。

她倒要看看他们的感情能经受得起怎样的波折?

金冉嘴角噙起。

“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给我去解释清楚啊,解释清楚啊!”唐宁疯了一样冲到金冉的身边,拿起她的手机想要拨通刚才的电话。

可金冉怎么会让她得逞。

唐宁直接跑出办公室大喊道:“你们不知道吧,你们金总,金冉是个婊子,她靠着睡她的上司才有了现在的地位,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吧!她以前在学校被辅导员睡,现在被上司睡,她就是一个婊子........”

公司的人都面面相觑,她们透过唐宁看着她身后悠闲的金冉,谁都没有出声。

金冉的掌声为唐宁激烈的言辞喝彩。

她本就打算这事处理完就离开,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被唐宁闹的这么大,以至于不得不提前辞职。

她走前签了和天驰的合同。

当然后来她陆陆续续听说天驰两夫妻离婚了,公司也破产了,至于因为什么她也不想细究。

前面是湖,后面是树,手里有书,桌上有茶,还有习习微风,这样的日子才能算是生活。

“这里挺舒服的!”华海成看着对面的湖给自己拉了个凳子坐下来。

头顶传来的声音打乱了金冉的思绪,她自嘲已经过了这么久,听到他的声音竟然还会有微微的喜悦,她不知喜从何来?

“你不该来的。”金冉恢复到一贯的面无表情。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不能在这段感情里继续。

“我怎么不该来?”

“你还想我继续做你的见不得人的三吗?”

“谁说你是小三了?”华海成气急。

金冉不想在继续说下去,这种明显的事实,争论毫无意义,那天还是她开车送他老婆孩子去的机场。

“你走吧!”金冉在次说到。

“除非你和我一起走。”华海成现在像个孩子一样撒娇。

“你家里有老婆孩子,你还想我怎样!”金冉咆哮出声。

“我有孩子没错,谁和你说我有老婆了,上次你见到的那是我儿子和我前妻,五年前就离婚了。”华海成解释道。

“那你怎么不和我说!”金冉问?

“你从来没有问过我啊,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在说了离婚这种事也不光彩,我总不能挂在嘴边吧!”

金冉也不在说话,确实是她从来没有问过,只是单方面的以为那是他老婆儿子。

“那现在可以和我一起回去吗?”华海成继续问道。

“不好!”金冉生气的转身。

华海成在她转身的时候把她拉入了自己怀了轻声说道:“好了不生气了,都是我不好。”

金冉扬起笑脸看向西湖的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