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梦半夏悠悠心

3字数 1530阅读 197

夏日的天空,鼓噪,闷热。

白日里如极光般亮晃的烈日笼罩着整个大地,它示威地俯视被它炙烤的整个城市。

如蚂蚁般的人和车,在焦躁惰性的世界里,在纵横缓慢的车流中。

渐渐的,云在隐隐集聚,一声声沉闷的雷鸣由远至近。

一场暴雨正在蓄势待发。

期待中的暴雨节奏,希望更能彻底冲刷被车流人流掀起的蒙心尘土,居然在三伏盛夏滴滴答答下了半宿的簌簌细雨,眼前的夏雨却似春雨般绵绵,秋雨般潇潇,直接淋湿半梦半醒的整个夜晚。

翻看昨夜酒后小文,尽交集着连续两晚的杯中情绪,放飞由来已久的倦怠,点滴独自夜归的瑟瑟心境

也不知有多少时光,把自己扔在恐怖的鬼片中不能自拔,在诡异幽冥中刺激稍显麻痹的神经,感叹原来可以有的勇气早已被精灵所吸附殆尽。唯有在流淌杯中的琼浆玉液中,暂且丢弃忘却的虚无和漫无边际的神游之旅。

或许,暴雨将至,天际划过惨白的闪电,夜晚的霓虹,在城市上空繁华尽显,在有些迷醉的眼眸中一一掠过,略显奢侈的晚风还挟裹着白日里烈日的余威,从脸颊上温热的拂过。

儿时以来记忆中的夏雨都是猛烈短促的,那时常常听老人的话在窗前津津有味的数着三下三停的暴雨,心里惊奇于它真是如古言所流传的夏雨定律。

而今,天回地转,自然已不复存在,一切都好像乱了,呆呆的想着,尽力搜索已然远去的如梦记忆,仿佛就似这越来越看不懂的世界。

有时,夜是属于酒精和想象的,还有些许淡而无痕的怀恋。

那个若隐若显,却终不曾丢掉的一席空间,有很多不需要说透的事,也不需要有赞的结局,更无需华丽的拼接来虚荣自己的故事。

而我还是我,那个经常处于安静孤独的自己,纵使人喧酒畅时也可以偶爾疯一把的我,此时坐在回家的车里,脑子里天马行空的乱想一通,看窗外夏夜的风景,在微醺的酒精里过往身边的人或事,就如那图片里看似荒芜却凄美的孤岸那片静静停靠的弃舟,它也在心底默忆曾搭载的许多往事。

家的距离长不过漫漫思绪,万家灯火中有一盏属于自己的微亮,好似这城市夜空的霓虹,一明一暗,一闪一烁。

时间停滞,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慢,仿佛已凝固在黝黑续长的夏雨里。气温渐渐平和柔淡下来,在夜里甚至能感到阵阵舒适的凉意,听得见微风拂过树梢的沙沙声和夏虫啾啾,还有黃角兰飘来的阵阵清香。

之前的不经意,如今的刻刻在意,发现自己时时会眼羡青葱的美好岁月,虽曾有过数不清的得失,但早已匆匆而过,甚至会可笑的怀疑是不是做错了一个梦,醒來后依然是小小的我,还是那個永远不会把烦和郁深深背负在心上的我,那個大大咧咧,敢作敢为,有点小小野性的我。

可惜不是梦,时间早已帶走小小的我,留下沧海桑田尽蹉跎。

整夜都被一些奇怪的梦魇所纠缠,以致于清晨醒来都心神不宁,梦中的故人和亦真亦幻的往昔就这样在梦里交替演绎着,有激烈的争执,焦虑,恐慌 ,甚至哭泣。

也许,内心某种极不安稳的情绪只有在黑夜的睡梦中才能这样淋历尽致的宣泄。

我的担忧,压力和某种不安全感通通跳出心之最深处在呐喊,把平日里不得不隐藏抑或是我自己都不完全知道的郁结毫不留情的展露在我的梦中。

燃着眼前的这只烟,只想能透过飘逝的青烟慢慢平复,缓解。

湿漉清凉,好一场夏雨。

斜望的窗外,暗淡了夏日的火热,密细银针的雨在天地演绎倾斜而下的音符,淅淅沥沥的清雅棉雨把渐入酷闷的夏季仿佛带入一雨似秋之景象。

伞下,被风吹过的发,被雨淋湿的衣角,还有盈盈作笑的你的样子,以及被雨雾阻隔的视线,都在傍晚朦朦风情中用舒缓的心来听一场来自夏日的雨。

这样的夜,这样的雨,这样适合文字的心境,在这样的时刻,就这样随黑幕下的哗哗声流泻。

透明雨雾中醒来的清晨无疑是美丽的,虽然它打破了夜的宁静,也只是重复了每天的延续,更努力和夜比拼着各自的魅力。

惺忪的眼和漂移的记忆在有些失真的游梦中断断续续,花草树木间,塘池雨荷开,把流㵼在指间的心语渐渐铺满。

碾磨成文,细温如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