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胡子哥哥 (一)

如今你我成了同龄人

我站在你的眼睛上

耕田犁地

或许有一日你再也无法承担我的重量

就像早些年这世界对你

我想我是并不完全的追寻者

你的吐息

并不能撕裂我的身体

胡子哥哥

允许我以外观来形容你

你早该习惯

这冗长的时间如你的孩子一样

遭人唾弃

你一无所有的离开

在我的北方

开成丰满的果实

长成贫瘠的土地

我应该是刺痛了你的视觉

在无人问津的深夜

可我仍关心人类

更试图理解梵高的画笔

在多数人唾弃我异想的天开里

我望向你

你不眨眼

只当我是一滴俗套的眼泪

被违背的人文惯性抛弃

可我仍在这里

没有理由亦没有勇气

平白无故的追问曙光的意思

呵 傻子

为了明天的柴火能烧尽骨灰

我也融了进去

呵 活该

我的唯一请求就是你别笑话我

在疾病的怀里在命运的口中

我吃不下你的血肉

感受不到反叛的力气

胡子哥哥

春天又要来了

我的头发还能白吗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