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哥与大鹅

不记得是从哪一年开始,东北的一些吃货们把入冬的第一场雪和大鹅联系起来了。

现在网络上的短视频里也能看到很多借着一场大雪来铁锅㸆大鹅的段子。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大鹅可是家里的稀罕宝贝。我还常常要为它们去割草或者挖菜。要吃个鹅蛋都不是一件随便的事儿,更不要说吃大鹅的肉了。

现在的生活的确是好了。一场东北的初雪不知道要了多少大鹅的小命。

我同情这些大鹅的命运,但是,你要是让我说大鹅肉香不香?我还是真的要流哈喇子!

依稀还记得某年,也是一个雪天。和我同学老陈去青年路上的一家老店去吃㸆大鹅,那叫一个过瘾!尤其是第一次吃鹅肉馅儿饺子。那叫一个香跩了!

写到此处的时候,我隔窗望向上海街头泛黄的梧桐叶。忽然,很想立刻回到东北,裂开腮帮子,狠狠的造一顿铁锅大鹅烩酸菜!

可是,我不能任性的想走就走!

就在这初凉的江南,写一点关于大鹅的故事吧!

我与大鹅的故事,好像以前的文字里讲过,有一点儿悲情的色彩。今天讲一个让大家开心一点儿的故事,是我果哥的童年趣事儿。

时间上,按我的推算,果哥上初中的时候应该在上世纪的一九八几年。那时候的东北普遍生活贫困,尤其是乡下。

果哥是个淘气包,他三天不干点儿“坏”事儿,两天早早的。

话说,某一天,这小子闲来无事。在村子里晃荡,碰到他的小伙伴也是无聊的蛋疼。就商量着干点儿什么有意思的事儿。

突然,听到有一家的大鹅叫,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坏心眼子的想吃掉它。

于是,就和他小伙伴说,我们晚上把大鹅偷出来!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方案,果哥负责进到鹅架(就是正经过日子人家,给大鹅建造的小一居室)里抓大鹅,他伙伴负责“打眼儿”(就是瞭望的意思)。如果主人家有发现,就及时通知撤退。

直到了夜黑风高的时候,果哥和小伙伴翻墙入院儿。

果哥悄悄地打开鹅架的“木叉管儿”,钻进去抓大鹅。

他小伙伴突然看到主人卧房的灯亮了。以为被发现了,慌乱中忘记了事先预案里说好的:用木棍抵了主家的房门,然后,吹一声口哨,给果哥逃跑的时间……

他伙伴一着急,把鹅架的门关了,不单落了“叉管儿”,还抵了带来的木棍。

好家伙,果哥是无论如何也出不去了。

其实呢,主人家只是要到外面解手而已,哪里是要捉贼呢?

苦了果哥这一夜和大鹅一起睡在了他终生难忘的鹅架里。

第二天,他和大鹅一起爬出来的时候,主人家问:你这是干嘛呢?

他反应极快,说:嘘,我们在藏猫猫,你别吵!

然后,就比兔子还快的逃掉了!

这在鹅架里被大鹅啄了好几口的果哥怎么能咽下这个委屈呢?

他发誓,一定搞只大鹅烤了吃!

于是,在某一天,果哥乘着主人不在家。跳进院子里,掐脖子就把大鹅装进了化肥袋子里。

还是上次和他偷鹅失误的那个小伙伴。他俩一起背着大鹅进了村东的河套里。

找了些枯树枝,架起火堆,大鹅没经过任何处理,就是用河边儿扣来的黑泥给糊严实了。丢在火堆上烤。

烤到泥巴坚硬了,有小缝隙里冒出肉香和烧羽毛的焦糊味儿的时候,果哥再也忍不住馋虫的诱惑了。

他用石头砸碎烧硬的泥巴,迫不及待的扯着大腿用力往下拉。

只听一声巨响:“嘭”!

好家伙,用果哥的话说:和定时炸~弹爆炸一样,鹅肚子里的一通屎尿瞬间飞溅开来……

可以想象:果哥和他的小伙伴是怎样的狼狈——不单身上,手上,就是脸上,头发里,鼻孔里和因惊恐而张大的嘴巴里,已然被喷溅的到处都是大鹅肚子里的内容物了!

果哥说:那种由极度的期待突然变成巨大失败感的落差是很难平复的!

有人还好奇问果哥:那鹅大腿肉,好吃不啊?

果哥掩面长叹:你可别开玩笑了!从此以后,几十年里,再没有吃过一口鹅肉!

为啥呢?

果哥差一点儿被气笑了:为啥?我一看到鹅肉,就想到当年喷自己嘴里的鹅粪了……

看来,果哥是留下心里阴影了。

果哥的故事,一度让我想起来就好笑!

唉!哪个孩子没在年少的时候做过荒唐事儿呢?

果哥现在也是一个很有正能量的人。

这也是一种经历吧!回头看,没必要绑上道德的观点来评论。

少年,就是要经历!

用某种因果论来说:因为这事儿,从果哥嘴里,不是也救了更多大鹅的小命吗?

好了,故事讲完了,你也偷偷笑一会儿去!

我再构思下一篇文字给您赏玩儿……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