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的影楼

朋友发来一个链接:“影楼,还我童年!”我随手点开,瞬间笑崩!

还我童年

这种照片我也曾经照过,小时候,舅舅在我家对门开影楼,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时,奶奶就带我照相,照相哪能哭啊,得化妆得笑。所以啊,宝贝你就忍着别哭了呗。

照完相,我那小小的脑袋瓜里哪还想得起之前为什么哭?早就闹心的追着舅舅一百零八遍的问,照片什么时候洗出来啊,到底什么时候洗出来啊。

同学们要提问了,你这童年得有多少张照片啊!毕竟你有个开照相馆的舅舅啊!

我要说——骗子!大骗子!我舅舅就是个大骗子!他几乎没给我真照过,他总是装模作样的钻进老式相机的黑布里捣鼓捣鼓,告诉我:“别动啊,别眨眼,看这里,一二三,等等,脑袋向左歪一下,好嘞!一二三!动吧,照完了!”

面对我的苦苦追问,舅舅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没洗出来呢,可难洗了。”

我总是不厌其烦的问:“照相馆停水了吗?要不用我水壶里的水洗?”

对,就是这种老式相机

因为舅舅,照相馆成为我的一个领地,在我的领地里,我可以趾高气昂的指挥小伙伴。我常搬个小凳子钻进黑黑的布里,惦着脚尖够到照相机的小窗口。小窗口那边的世界没有什么新鲜的,但是每当我带着小伙伴偷偷溜进照相馆,就会阻止他们那无限的向往,坚决不许他们去看那个小窗口,只有这样,我才能保留我那点高贵的权威性。

但我的权威性还是遭到了质疑——小伙伴们说:“我妈说了,那根本不是你亲舅舅,你妈姓王,他姓冯!”

我幼小的心灵遭受重创,直到长大后才搞清楚真相:我的姥爷本来姓冯,他父亲给一个姓王的地主打长工,仁慈的地主没有孩子,长工就把姥爷送给了地主家。姓了王的姥爷被宠成王爷,最后把地主家都败光了,而冯家兄弟们勤劳致富,日子都过的风声水起。姥爷穷困潦倒的混日子,又把自己一个儿子送给了陈家。老一辈的故事貌似平淡,实则波澜起伏,舅舅也是听着那些故事长大的。

随着时代发展,舅舅不停的换高级相机,他学人家头上顶着瓜皮帽,脖子里挂着新式相机,特别有艺术家的范儿。舅舅拍人间百态,拍爱恨情仇,作品获过一些不起眼的小奖。舅舅曾经想,把冯王陈三家都聚在一起照个大合影,无奈岁月变迁,三家已经有了一百多人,分别散落在天南海北,再也难以聚齐。

我常想,舅舅的照相馆,拍尽了人间百态,却拍不尽那岁月变迁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