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贰)

现在的我站在美宜佳门口,背着闺蜜下楼吸根烟透透气。关于吸烟这件事除了前一任同事,和一起长大的朋友无人知晓。同事是因为都有烟瘾。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极少和别人透露我的太多,你们说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但我并不这样认为,我坚定自我。我被赋予着太多的标签,我在每一波人群中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近日家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从未想象过,我身上,我家人会面临这个。

那天我接到小姨的电话,电话里的小姨说:你有时间嘛?你外公住院了,初步断定,是癌症。”我愣了,很快,我不愿意想象这个事实,一直抓着电话问,假的这肯定是假的,而得到的回答却是,你有时间来医院看一下情况吧。沉默……只剩下沉默……在匆匆的几句对话后,挂了电话的我大哭了起来,我很怕,我也很慌,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妈妈的爸爸生病了,妈妈要怎么办?

我没有勇气去医院,家里人再一次打电话来催促,我真的很怕,我也不知道和谁说,我就像一个受伤的小松鼠,我对过年没有了盼头,我怕一家人围着讨论此事。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我就这么一天天的拖着,我是一个胆小鬼,更多的是我不愿意面对现实。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希望,我愿意说给你听,你也恰好愿意听。

我希望我对未来有盼头,我也希望你可以在身后。

张爱玲在《半生缘》里说: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日是一月三十日十点五十四,你在哪?我在长沙,我望你好,一如昨天般,我很乏倦,话不想说太满,所以这次我也不想全部说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