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六十六)存一块

字数 2529阅读 85

大梦过半(六十五)异地恋

梅凉拉着林筱锋去逛超市。

“买菜。”

“买菜干嘛?你想做饭给我吃吗?呵呵……”

梅凉不满地看着坏笑的林筱锋,他明明知道她只会烧白开水。

“不!买菜你做,我吃!”梅凉嘟着嘴说。

“呃……虽然我也会一点点,不过,仅限于煎蛋的水平啊!”

“我不管!我就要你做给我吃!”

……回到家。

梅凉拖鞋随意甩到桌子底下,光着脚丫在沙发上看电视,喜羊羊和灰太郎,看到懒洋洋的发型瞬间没什么食欲了。

林筱锋在厨房大战着。厨房扑过来一阵浓烟,呛得梅凉直咳嗽。

“咳咳咳……妈妈呀,你打仗啊?想呛死我啊?”梅凉冲到厨房,愣愣地看着林筱锋。

那是林筱锋吗?穿着人字拖,还拴着围裙,额头浸出大颗颗的汗珠,所有的油烟都扑向他,他也不停地咳嗽着。

“梅子,你快出去,这儿烟大,还有一个菜就好了。咳咳咳……”

梅凉面无表情地看看他,又把目光移向了他的头顶,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筱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原来,他的头顶就是抽油烟机。

沉默半晌。

“你说我怎么就遇上你这么笨的人啊!?”梅凉又好气又好笑。

林筱锋也傻傻地笑了。

回到沙发上,梅子偷偷地笑着。在家里,他也是独生子,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可是在她的世界里,就低到尘埃里了。

梅凉半躺在沙发上,客厅里还弥漫着未了的油烟,不知道那个傻瓜被呛成什么样了。隐约听到锅碗瓢盆平静下来,看来是大功告成。梅凉偷偷地摸到厨房,探出头看着忙碌的林筱锋。他的额头浸着几颗豆大的汗水,偶尔用手臂擦擦,整个厨房是浓浓的油烟,梅子心里莫名得温暖,鼻子酸酸的。

“梅子,你吃几勺饭啊?”

“一点点。”

“嗯,那就一勺,怎么样?”

……一勺肯定吃不饱。

梅凉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轻轻地走过去,在他不经意的时候,从他的背后,轻轻地抱住他,然后轻轻地收紧手臂。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一瞬间细微的颤动,然后静下来,就任由她这么抱着,抱着。

梅凉就这么抱着他,从厨房到客厅,像一只考拉熊,一直抱着,很暖。

我是一只考拉熊,你就是那棵树,一辈子就这么抱着你,死在你怀里,一直昏睡,一只迷迷糊糊。

“味道怎么样?尝尝我煲的汤。很香吧?”

“……”

梅凉喝了一口,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怎么?不好喝吗?”林筱锋猛喝一口,“还不错啊!”

“小锋子,”梅凉很严肃得看着他,“你是不是只放了盐?”

“对啊!”林筱锋很认真地回答,毫不含糊“难道还要放其他东西吗?

林筱锋的工资卡从第一次领工资就交给梅凉,可是梅凉从来没有用过。不知道女人是不是都有这种怪癖,喜欢攥着男人的工资卡,但不一定要用,拿着就很安心,好像可以操纵一个人的生死一样。可是事实上,那张工资卡并没有这么大的魔力。比如说梅凉有次叫林筱锋给她买车票,但是没给他钱,他还是成功买回来了,感动之余,梅凉问他你哪来的钱啊?

林筱锋非常高兴地说:“就工资卡啊!”

“那你哪来的卡啊,工资卡都在我这里。”

他一拍大腿。“你傻啊?有网银啊,我知道卡号跟密码!。”

梅凉瞬间觉得自己真的傻。

不过像林筱锋这种二货还是稀有,所以梅凉很珍惜,当梅凉吐槽的时候他总是很给面子。

“一女的跟他男人吵架,男人摔门而出,女人站在窗边问楼下的人:什么时候回来啊?那二货很有气节,开口道:孙子才回来!女人果断把门反锁了。两个小时后,男人一边敲门,一边恭敬地说:奶奶开门嘛,我回来了。”

林筱锋听了很开心,他说:“这男的够贱,我喜欢。”

梅凉想了想,也是,二货总是能嗅出同类的气息。

走在街上,总是会被广场上婚纱摄影摊位拦住。各种谄媚欺骗和无节操的阿谀奉承把你骗到摊位上坐下。

有次遇到一个做兼职的女孩儿,软磨硬泡的:“帅哥美女,你们去看看嘛,我就是做兼职的,我今天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去赶作业了。”

当时听完心就软了,梅凉想这孩子多不容易啊,于是拉起男人装模作样地去看婚纱照。

梅凉后来想想,那女孩儿分明跟我差不多大,怎么就把我骗到了呢?

反正也不会少块肉,于是就坐了下来。那工作人员热情如火,满嘴都是夸奖,夸梅凉漂亮高挑不说,还说她比她男人年轻,梅凉感觉自己都要飘起来了。林筱锋长得很黑,显得很成熟,经常被误认比她大五岁以上,其实他们是高中同班的。

那工作人员转过来想夸林筱锋,可瞬间就词穷了。最后还是憋了一句话出来:“额,帅哥的牙齿很白呢!”

林筱锋最讨厌听得就是这句话,说牙齿白其实就是反衬他黑,他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夸奖就是:“哇,你牙齿好白啊!貌似梅子高中的时候也这么说过。你说你以后找一个很白的女孩子,会不会生出斑马呢?”

那个时候林筱锋还不是男朋友,什么话也没说,他甩了梅子一个白眼。

原来他一早就是为了报复她这句诅咒,才来追我的吧,梅子觉得他城府太深了。

后来情侣婚纱照肯定是没照成,一千块多钱,肯定不行。

于是梅凉对林筱锋说:“我们存钱吧,每天存一块,两年下来,两人存的钱就可以照一套婚纱照了。”

梅凉存了几个月,渐渐地就忘记了,后来硬币都被她拿到洗衣房洗衣服,以及换给人家拿去洗衣服了。(注:因为是投币式洗衣机)存了一年多,林筱锋的罐子换了两个,他同寝室的一个单身汉看他存硬币,心里不服气的很,你这些白眼狼耍了朋友不得了了,我也要存钱,每天存两块,毕了业就可以充气娃娃了。

听说那哥们儿真的开始存钱,经常一丢就是好几块,结果很多时候想不起来,至于充气娃娃买没有,不得而知。

两年后的一个夏天,他们没有去照婚纱照,听说又涨价了,所以去买了个数码相机。玫红色的索尼,正在打折,两人对相机的要求不高,比手机好就行了,出去走走的时候能够带着随时定格风景。事实证明,那台相机比手机好太多了。

当时梅凉拿出七张霸气的百元大钞,男人抱了一个二十斤的大玻璃罐。五个工作人员数了一刻多钟,几百个硬币。最后两个人背个空罐子手牵手回家,觉得很是满足。

那天听到《离婚前规则》的主题曲,纯真年代,觉得自己很久没听这种小清新的歌曲了,有一句歌词很感动:想和你踏上梦幻的旅途,去追逐时光的脚步。

梅子反复对着男人唱这首歌,唱这句歌词。

他一直沉默,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

他说,等你哪天想结婚了,就告诉我。

大四学姐毕业前订婚,送来一堆巧克力。

以前总想着,女人也该有一份事业,毕业就结婚是绝对不可能。女人一旦结了婚,老得比大棚蔬菜还快,一不小心有了孩子,那直接就成大妈级人物了,满脸沟壑,每天监视丈夫和小孩的私生活,再妄加揣测,没事在家点点火,不老也会早死。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六十七)不真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