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 5464阅读 15

1、

2016年4月20日

尧,

学校的海棠花开了,这可能是凡最后一次走在校园的花路了,因为很快,她就要毕业了。

你什么时候来找她?她也想你看看簇拥的海棠花。

你喜欢花吗?凡挺喜欢的。

她希望未来能有一幢小房子,墙面由红色的砖瓦组成,房子周围种很多树,又高又大,让她很有安全感。

她要在后墙开一扇小窗,窗户下面是外窗台,周边歇了绿绿的爬山虎。窗台外周放一圈绿植,紧挨着绿植有很多漂亮的花,尽管凡叫不出它们的名字,它们让她心情好。有了绿植和漂亮花,她每次打开窗户就能闻到春天的味道。

春天是什么味道?凡也说不出来,但应该是希望的味道。

空闲的时候,她会倚在窗台浇花,偶尔听音乐、看书。

下雨的时候最累了,她必须把窗台上的小生命一盆一盆搬进屋里,谁让凡喜欢它们呢?

尧,那时候你已经回来了对吗?你一定会帮凡照顾它们的,对吧?

尧,学校的海棠花被风带走了,如果吹去你那里,记得是凡在想你。

2、

2016年5月1日

尧,

凡最近特别爱忘事,已经不是忘记带钥匙、忘记锁门这种小事了。

她把笔记本丢在了北京的地铁上,它是凡最贵的财产。它吃了凡刚修改好的毕业论文,还吃了她熬夜写的诗,可是怎么办?地铁吃了笔记本,它再也不会回来了。

凡哭着找U盘,U盘是最后的希望。哎呀,她这笨脑子又忘了,U盘好好地躺在电脑包里呢。

所以,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尧,没有它们,凡好像空了。

如果你在,这种事情一定不会发生。

你会紧紧抓着她的手,记得她的所有。

你会提上笔记本,紧紧地跟在她身后,甚至还开玩笑故意惹怒她,生气了,又贱兮兮地笑着哄她。

熬夜写的东西,你会帮她备份,无论什么时候,它们都不会远去。

你的肩膀比天地宽厚,笑容比春天温暖,你越远,凡越想念。

尧,凡很依赖你。没有你,凡的脚步是散的。

尧,你什么时候来找凡?没有你,凡的生活是乱的。

3、

2016年5月20日

尧,

凡今天跟芹子吵架了,吵得不凶,但很伤感情,矛盾起源于一次失败的谈心。

毕业季,大家就要分别了,凡视芹子为最好的朋友,可对芹子来说,凡却是可有可无的。

没有你,没有芹子,凡的生活又能剩些什么呢?

凡说,芹子,我们一辈子都会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没有名利纠葛,只有简单的欢乐。毕业后,我们还会一起工作,一起住,一起吃喝玩乐。

可芹子说,没有什么比誓言更不能承受打击的,你要面对现实,虽然我们现在在一起,但也只是暂时的,我们以后会分开,做着不同的工作,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慢慢地与社会磨合,最终变成陌路,毕竟,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有不同的理想,也会过不同的生活……

尧,凡害怕了,她不想和芹子分开,不想认识新的朋友。可芹子跟她不一样,芹子是一个现实的人,能享受现实带来的一切。而凡,胆小如鼠又情绪化,不能承受现实的压力。

争吵带来沉默与安静,连空气都是尴尬的。

芹子笑了,凡哭了。

是啊,她们本就是不同的人,芹子非常乐观,万事都会向好的方面发展。凡是一个爱抱怨又悲观的人,总是做最坏的打算。

生活从来没有让凡如意过,她本人,比失败本身还失败。

尧,如果你在就好了,你会陪她哭,陪她难过,任她表达喜怒哀乐,在你面前,她从不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

尧,你回到凡身边好吗?

4、

2016年6月1日

尧,

凡无数次地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矫情呢?为什么这么爱哭呢?

尧,凡今天和芹子去面试了,这份工作是芹子认识的一个外校老师介绍的,包住宿,补餐费。毕业即将来临,谁都没有做好准备,为了暂时在北京落脚,也只能试试这份专业不对口的工作。

面试官对凡很不满,他嘲笑了凡的衣服和脸。

凡不漂亮,衣服也很丑,不风趣幽默,不温柔大方,独自坐在角落闷不吭声,像极了小丑。

面试官对芹子很满意。

凡和芹子笑着从面试地点出来,芹子是真高兴,凡的心是真痛。

尧,凡感觉自己很失败,为什么她不漂亮?为什么没钱买衣服?为什么不爱说话?为什么……

凡不喜欢跟别人做对比,总是自惭形秽。

凡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小挫折却很轻易地挑逗泪腺。

尧,凡好害怕啊,每当她意识到自己不如别人时,就更害怕了。她怕因为一些东西失去自我,她怕未来没有方向,怕忘了初心,怕丢了梦想,她怕迷茫。

尧,你最近别来找凡了,她有太多的不好,即使你清楚,她也不想这样被看到。

尧,凡现在很像怨妇吧,你会烦她吗?你了解她的过去和经历,你知道她每个优缺点,没有人比你更了解凡。

尧,你不会厌烦她的,对吧?如果你会,你就不是尧了。

5、

2016年6月20日

尧,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对凡来说为数不多的好消息。

她的论文已经修补好了,毕业答辩很成功,可以顺利毕业了。

是啊,凡要毕业了。

可是尧,我还是忍不住抱怨你几句,当初约好高考后相见,四年过去了,你却迟迟不肯露面。

以前某个夜晚,凡叫喊着被噩梦惊喜,就在起身的一霎那,她看到了你的身影。

尧,你来找过凡对吗?如果没有,为什么她总能闻见你的味道、听见那熟悉的声音?

你一定在某个角落悄悄地看过凡,然后独自离开,不留一丝音讯。

尧,小木向凡表白了,他想和她谈朋友。曾经那么好的朋友,为什么突然尴尬了呢?小木很好,对凡也很好,在他说“喜欢”的那一刻,凡竟因那份短暂的真诚而犹豫了。

尧,小木说他是你,他一定是骗人的。凡虽然记不清你的模样,也不知你身在何方、头发多长,多年未见,她却依然记得你的眼。

凡,就是你眼睛的方向。

小木不可能是尧。在凡最难过的时候,小木不见;在凡最失落的时候,小木不见;在凡独自彷徨且懦弱的时候,小木不见……这诸多的“不见”足以证明小木非你。

小木只是想找一个女朋友,而这个“女朋友”并不一定是凡。

尧,凡不会再为别人犹豫了。

尧,凡在等你。

6、

2016年7月10日

尧,

凡找到工作了,和芹子一起。

由于她们初出茅庐,月工资只有3000元,而房租却2900元。

尧,北京是个吃人的地方,为什么凡讨厌它,却又离不开它呢?

凡和芹子被房东骗了,17楼的房间很热,巧克力一宿就化成了浓水。屋子里到处都是蟑螂的粪便,以前连只蚂蚁都怕的凡,现在都能活捉蟑螂一家了。

她们舍不得开空调,因为空调是要额外收费的。

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可是在人车嘈杂的北京,凡不敢骑自行车。芹子骑车很顺溜,凡总是追不上她,红灯就像是为凡亮的,车头也总和路人亲密接触。

尧,你说得真对,凡就是太笨了。

可若聪明的你在身旁,她笨一点又何妨?

尧,芹子变了,以前的乐观和沉稳统统消失了,她的笑脸,只有和公司领导说话时才能见到。

是凡太幼稚了,慢热的她无法快速进入成年人的生活方式。

尧,凡好累,想你不动,也爱你不动。

7、

2016年8月1日

尧,

凡已经一个月没吃过早饭了,你一定会骂她起床太晚,像头懒散的小笨猪。

今天中午提前订了外卖,可是送餐小哥一个多小时都没有送到,眼看就要到上岗时间,凡是新来的员工,不敢在工作时间吃饭,所以只得给送餐小哥打了退送电话。

12点59分,送餐员来了,旁边的女经理对他说,还有一分钟就是上班时间了,你走吧。

尧,凡真的很难过,本想强忍住眼泪,可还是流了下来。

一是心疼自己,早饭没吃,午饭也吃不上。自从来了这个公司,她好像没吃过一顿正经饭,注定是难熬的每天。

二是心疼送餐小哥,理解他的辛苦之处,可无奈大家都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员工,凡的能力也只能对其抱以精神上的同情。

尧,如果你在,一定不会让凡饿肚子,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讨厌怎样的人,讨厌怎样的事。

你会挽着她的手,为她买早餐包,奶茶或者可乐,盖饭或者面条,总之有你,怎样都好。

尧,为什么你还不来找凡?你就像你的名字一样遥远。

8、

2016年8月20日

尧,凡很想你。

9、

2016年9月1日

尧,

凡想离开北京,北京太大,而她太小。

如你所料,凡很快就厌倦了工作生活的千篇一律,她不太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根源就在于现状无法使人安心。工作每天都很忙,却不知道忙些什么,她总觉得的人生不能浪费在这么枯燥的事物上,好似枯燥结产的货币不值得她这样卖命,而她偏偏又是一个认真的人。

可是尧,她不知道除了北京,还能去哪里,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不会一辈子投身于这样的工作。尧,等你回来后,生活一定会变好,待凡40岁或是更早,开一家店,卖书也好,卖花也好,总之会开一家特色小店,养只狗,陪你慢慢变老。

听说男生中意大型犬,可凡总觉得大型犬有攻击性,尧怎么看呢?凡更喜欢球形博美,白白的,还像凡一样可爱。什么品种都好,等你回来一起商讨,总之你们一定会养只狗。

你们以后会吵架吗?就算吵架,也很快能和好吧?

尧,凡学会化妆了,大多时候是淡妆,她比以前漂亮了,也不怕见你了。

但是尧,凡最近近视得很厉害,有次雨天发烧后,度数似乎升了很多,由于视线模糊,凡偶尔会犯晕。

尧,她想去找你,但不想给你添麻烦。

10、

2016年9月20日

尧,

真正的房东从国外回来了,他们见房子里都是蟑螂,想让她们赔一大笔钱。

凡站在17楼阳台的窗口,破旧的纱窗被风刮走了,她瞬间也有想飞出去的冲动。

凡也是受害者,之前的房东是个骗子,拿完钱就不见了。

凡和芹子被轰了出去。她们扛着大包小包,穿过马路,穿过街道,穿过天桥。凡每次走到天桥中央,都会停住脚步犹豫着什么,芹子见情况不妙,就会把她拽走。

一只与主人走散的小狗被轧死在马路中央,围观的人群散后,清洁工将狗的尸体包裹起来,顺势扔进了垃圾桶。那一刻,凡真的很想成为那只狗。

尧,今天是凡的生日,迄今为止,最难熬的生日。

连续旷工几日,她们被公司辞退了。芹子一直闷闷不乐,凡却觉得豁然开朗。

心情不好也得坚强,凡带着芹子去南锣鼓巷散心,她很喜欢南锣鼓巷周边的环境和建筑,街上行人稀疏,天空落了几滴雨,凡静静地享受大地的香味。

雨越下越大,很快浇灭了城市的灯,此刻,凡最亲密的朋友不是芹子,而是奋不顾身落下的雨。

尧,为什么感觉你越来越远,又越来越近呢?

11、

2016年10月20日

尧,

芹子走了,她离开了凡。

凡以为自己会很伤心,没有芹子,她会活不下去。可是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她很坚强,渐渐地学会了一个人生活。

难过的反而是芹子,因为没人会像凡那么需要她,也没人再像凡一样对她那么好了。

尧,虽然凡在北京无亲无故,一想到你,她就很有精神。每当觉得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去老北京街头散步,那里不仅有人文气息,还有一种归属感。凡希望你回来之后,和你一起散步。

尧,凡找到了一份喜欢的工作,虽然收入不高,但她觉得很满足。她不会再租那么贵的房子,偶尔会开一次荤,她在努力攒钱,等40岁或是更早开一家小店。

尧,凡最近身体不太好,总是头晕恶心,许是工作太努力,身体有些吃不消吧。见到你之前,她发誓要把自己养得肥肥的,好送给你一个健康快乐的凡。

今天又下雨了,凡突然想起在南锣鼓巷散心的时候,也是一个雨天,那天心情有点糟,旁边还有一个心情更糟的姑娘,但凡怎么都想不起身边那个姑娘是谁了。

尧,你不在的日子里,凡的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不过幸好,她还记得你。

12、

2016年12月1日

尧,

今天北京下雪了,上个星期也下了。

尧,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听了请不必伤心。

凡好像不会再等你回来了,在一个美丽的下雪天,她认识了另一个男人,男人叫黎。白雪中伫立的黎,好像一个天使。

初雪那天,凡散步时头晕得厉害,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然后晕在了一个路人的怀里,那个路人就是黎。

黎将凡抱进了医院,医院的人都以为他是凡的男朋友,两个人并没有解释。后来黎以还日记本的名义找到了凡,两个人开始交往了。

黎每天接送凡上下班,每天为她准备三餐,凡闹小情绪的时候,黎总变着法儿地讨她开心,对凡来说,黎是天使般的存在。他们每天都会散步,每天都在一起。

他们养了两只狗,一只小的,一只大的,小的叫“半斤”,大的叫“八两”。

凡也质疑过自己,她怕负了你,又怕负了黎,她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

尧,你还会回来吗?生病的时候,凡把黎当成了你,怕是脑子烧糊涂了吧。黎说他不是尧,他觉得自己没有尧那么好。

13、

2017年1月1日

尧,

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你很善良,我写得每封信,你都认真地看了。

尧,凡生病了,是很严重的病,医生说她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不过幸好,她等到了你。

尧,请允许我喊你一声“黎”。黎,你像个天使一样出现在凡的身边,我就知道,你不会失约。书上说爱情终会来,只是迟与早。

黎,对不起,凡没有等到40岁,没有陪你慢慢变老。不过,凡相信你会把狗狗照顾得很好,也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昨天你问凡,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凡当时并没有认真回答你,而是扯开话题跟你臭屁。

书上还说,如果人实现了最大的愿望,就会无牵无挂地离开尘世。

黎,你可能不知道,当你问到愿望时,凡早已热泪盈眶。她是个贪心的人,所以在日记里提到了很多愿望,其实凡最大的愿望就是遇见你,如今你完美登场,她甘心落幕。遇见你,何其幸。黎,你把凡照顾地很好,她很依赖你,你比她想象中还要好。

黎,是你,让她遇见了美丽。

可是黎,有句话我总是问不出口,遇到凡以后,你还分得出爱情和同情的定义吗?

你会爱她,不知是因为真爱,还是因为初雪那天,她晕在你怀里,而你偷看了她的日记。

……

黎,我是凡,我爱你。

14、

2017年2月1日

凡,

你离开以后,我开了一家小店,卖书也卖花。我们的半斤八两又长胖了,半斤生性爱闹,总是抢八两的零食,八两老实,不与它计较,眼神里也满满的宠溺。

我们有了一幢红砖小房,四周种上绿油油的大树,后墙的窗台上还养了你最爱的绿植和花,我偶尔会倚在门边浇花,偶尔会看书、听音乐……呃……偶尔会偷看你的日记,你这么善良,一定不会介意吧!

唉,昨天下了暴雨,窗台上有两盆仙人掌被冲进泥里不见了,为了找它们,害我栽了两个跟头。

怎么?你很心疼我吧?

什么?!你更心疼那两盆仙人掌?!拜托,它们比你顽强,等天晴了就会破土而出的。

凡,我每天都会带着半斤八两散步,每天都会去打理我们有特色的小店。

对了,这家小店的名字叫“我想你”。

……

书上说,如果一个人太想另一个人,那人就会化作天使出现在梦里。凡,我想你。

凡,我是尧,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