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

     ——为什么我们会说“单身狗”“累成狗”“补课狗”“科研狗”“XX狗“?细数狗狗的小故事

     有一次走在路上,有人在我背后喊我的小名,“宝贝,过来”,我疑惑地回头,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又发现草丛里跳出一只华丽的小狗原来,不是叫我

     我们经常能看到遛狗的人,听见大爷大妈们对各种狗呼唤,我也曾看到一位寂寞的老奶奶对着小狗倾诉偌大的城市,宠物狗成了一些人感情的寄托

      小时候我生活在小镇,经常见到各种狗,朴实的家狗,乡间的野狗,怀孕易怒的母狗,纠缠打架的群狗,它们大都肮脏野蛮在欠发达的乡镇,狂犬病充满威胁感,小镇口耳相传的新闻里偶尔会有这样的消息:最近有癫狗出没,注意安全这时,大人们会骑自行车或开摩托护送孩子去河对岸的小学,我们不必独自跋涉,因此既害怕又期待这种“狗消息”曾有一条比人还大的深灰狼狗,后来传言说,它吃掉了一个小孩后,就被大人们杀死了有一回,我和好朋友肩并肩走着,一条大黄狗背后偷袭,从我们中间飞速穿过,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被吓得脚软的瞬间

     这或许奠定了我怕狗的基础

     然而,我与狗的亲密接触是在某个夏天,小区里有两位大哥哥开着摩托回来,后面跟着一只奔跑的小狗大哥哥说,那只狗在深圳的街头一路跟着他们,坐上长途汽车,一不小心就被带了回来

     小伙伴们惊奇地围观着那条与众不同的狗,它颠覆了我们对流浪狗的认识它不大不小,腿有些短,干净的白色的毛发微长,夹杂着错落的褐色,尖尖的头像只妩媚的小狐狸它看了我们,毫不羞涩摇着尾巴地追来这只大胆的狗被大哥哥送给了我们它跑累了就喜欢趴着,下巴拖在地上,我们给它取名“拖拖”

      拖拖被养在院子墙角的屋檐下,我们给它安了个纸盒做成的家每天饭后,我们都去喂养它有大人给它买来狗链,锁在窗栏外我们抱它,逗它,度过了快乐的几个星期,可是有天早晨,却只见扯断的狗链在窗下一动不动

      也许它的主人带走了它,也许它挣脱枷锁去另一座城市旅行,也许它被偷卖到市场成了盘中餐后来,有人说好像在马路上看到了拖拖,我和小伙伴激动得“小泪纵横”,在小镇到处搜索狗的影子,有人为拖拖写了作文,有人为拖拖整理小窝,我们在街道上贴出了手写的寻狗启示,然而,它还是没有回来

     拖拖就这样,像“寻狗启示”被风雨侵蚀,褪色消失

     狗有他们的“人生”,所以也有不同的命运

     朋友老家聚会,人们杀了一条大狗,大狗生前的好友小狗赶来,蹲在一旁,垂涎三尺,毫不知情地看着人们觥筹交错,纵享狗肉有人把狗骨头扔给小狗,我看着它仔细地嗅了嗅,突然不再摇尾巴,它沉静地蹲在墙角,眼神忧郁而愤慨那一刻,狗与狗的感情打动了我

     而如今,狗也早已成了网红,别说你不认识它:

      这只被做成各种表情包的狗的原型,是一只名叫Kabosu的呆萌的日本柴犬它被一名幼师收养,2013年偶然在美国网络走红,掀起了笑点低的“Doge”潮流

     仿佛在表达“我就看看哈哈哈,你拿我没办法吧”

     “救命!我变成了一条狗!”——景观设计师“使徒子”创作了系列漫画一条狗,描绘人与狗互换身份的笑话,尽管这些漫画里的节操意识堪忧,但生活的万象得到侧面吐槽,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喜爱

      而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XX狗”模式:“累成狗”,“单身狗”,“科研狗”,“大四狗”......这一系列借用“狗”的称呼都带着自嘲的况味,仿佛看见一个人在拼搏的道路上凄凉地吐着舌头的落寞身影

      据说,电影大话西游里有句台词触动了不少人:“你看那个人,好奇怪哦,好像一条狗”有人小题大做,用这句话感慨生活里的种种遭遇


      仅仅是一个量词的转变,“一条狗”的确比“一只狗”更能体现语境的轻蔑和压抑

     城市里的狗已经基本淡去了朴素的意味,那份守候主人的忠诚固然还在,而它们的攻击性大大降低,带来的更多的是温情

     然而狗的世界像人一样,有地位高低,境遇悲喜

     有时你觉得疲惫,觉得窘愧,没关系也许你是机灵又呆萌的柴犬,也许你是小巧可爱的蝴蝶犬,也许你是气质忧郁的沙皮犬,高冷酷炫的哈士奇,微笑迷人的萨摩耶......贵宾犬也好,流浪狗也罢,你追逐着你的目标,就像狗狗追着主人打转,但你也可以像它一样,欢快地摇尾说:

    “你看,你看,那条狗好像一个人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山之巅,海之角,松涛海浪,清风习习,一圈蒲团席地而坐,看老师双盘端坐,娓娓谈来。 一个好地方,三张神奇图,一首小诗...
    曲晓岩阅读 83评论 0 2
  • 在职场上我们会感到什么?迷茫找不到出口,认为努力才能让自己升值。然而现实是你付出了时间与身体得到的是嘲笑和冷落...
    Snow_Cy阅读 86评论 8 2
  • 数学真是博大精深。
    晓灯Shirley阅读 80评论 0 0
  • 那一年,是公元621年,有一局牌。 隋唐时代的牌局颇有不同,玩家可以很多。 这一年,隋炀帝、李密、薛举、刘武周等一...
    顶生阅读 155评论 0 1
  • 文:李沐遥 . 我曾认真的爱着你 想和你牵手一生 那条小路听过我的誓言 那里的风曾嘲笑我的红脸 爱极了你简朴的素颜...
    李沐遥阅读 51评论 2 1